第1421章入局

  自从那次大黑差点被尹三才强行契约之后,唐爱莲便跟大黑小黑也契约了,以免被别人强行契约。因此,此时,唐爱莲直接在识海里呼唤大黑。

  不一会,大黑的声音已经出现在唐爱莲的识海里:“主上,小黑被不见了,我正守在寻找它。”

  “不用找了,你回来吧。”唐爱莲说。随即,她就松了一口气,幸好,大黑没事。

  不过,这小黑竟然是被尹三才抓走的?

  说时迟那时,这一切不过是从唐爱莲出声都她出现在门口的时间而已,此时,唐爱莲盯着尹三才:“尹长老,你把我的小黑给抓到哪去了?”

  尹长老发现总经理室的门被打开,唐爱莲出来之后,就被惊呆了。

  这个女孩,果然就是当年夺走他和天目派弟子们陨石的女孩!

  据司马智通知,希望集团的总经理和她的女儿唐爱莲出现了,因此,他才赶来的。

  虽然之前就怀疑,司马智所说的唐爱莲就是当年那个夺他陨石,阻止他跟那个黑鹰契约,自称是黑鹰主人的女孩。

  但亲眼见到,他还是有点震憾:这个女孩可是一个修真者,也就是世俗界所称的神仙!

  在十四年前,她就能御剑飞走,如今的功力,恐怕

  而且,她刚才说什么,小黑?她听到了他打电话的声音?他没有开免提吧?而且,他的手机是防窃听的。

  不过,防窃听是针对普通人的,以修真者的手段,听到他的电话也不足为奇。他面对的是一个世俗所称的神仙!

  尹三才马上又想到这个唐爱莲已经怀孕,不能动用灵力,又想到自己当年还只是一个先天巅峰,后来机缘巧合,得了一样灵物才突破到了返璞境,后来又在地被困里得到了不少灵药加上希望园的聚灵阵修炼到了返璞境后期,他的自信心马上就硼彭胀了起来。

  他甚至忘记了刚刚到达总经理门口时感受到的危险信息。

  他挺直了后背,看着唐爱莲说:“你不是想说,小黑是你的灵宠吧?它应该不是当年你那只大黑吧?我记得,当年你的大黑可是能化形的,可我抓到的这只黑鹰却不能化形。”

  唐爱莲心中冷哼,自上次去捡陨石之后,她可是交待过大黑小黑,不许他们在人前化形。

  唐爱莲冷冷地:“你把小黑怎么样了?你最好马上还给我,否则,后果不是你们天目派能承受的。”

  尹三才眼睛一眯,她说的不是他尹三才,而是说整个天目派不能承担后果!

  她一个怀着身孕不能动用灵力的修真者,居然敢说这样的大话?

  一个冷到冰凝起来的声音敲响了尹三才耳鼓:“你最好老实说话,否则,她说的话真不是威胁。”

  尹三才心中一跳,这个女人的身边还有一个男人,他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

  这应该就是司马智说的那个凤家的小子吧?不是说,他在新婚的前一天被一个仇家找上门来,两人相打受了重伤吗?

  他怎么没有闭关疗伤?

  他记得,修真者要么不轻易受伤,受了伤,可是需要很长时间疗伤的,因为,普通的伤药对他们的伤无效,除非,有非常逆天的疗伤仙丹。

  而这个世界,别说效果逆天疗伤仙丹,就是灵丹也非常罕见。

  不对,司马家主就曾经送了一小瓶灵液给他,据说,那灵液还是唐爱莲送给她的记名弟子修炼用的,被司马家主从女儿手中拿来,献给了他尹三才。

  可就算是那种灵液,对高阶修士来说,也没有多大效果。

  或者,对方根本就没有疗好伤,只是因为自己对希望集团的逼迫,他不放心自己怀着身孕的妻子,所以提前出关了?

  不对啊,他听门派里的那些老不死说,修真者不都是非常自私的人吗?什么时候这么有感情了?

  尹三才正是算到了凤鸣要闭关疗伤,唐爱莲还身怀有孕不能动用灵力,才来想办法逼出唐爱莲,以便从她手里夺取她的修炼资源的。

  是情报有误,还是他错看了修真者对道侣的感情?

  不过,他马上又安慰自己:对方还负着伤呢,以自己返璞境巅峰的能力,可相当于金丹巅峰,就算对方已经突破到了元婴又怎么样,自己只要抓住唐爱莲这个孕妇,就能全身而退。

  建筑好自己的信心,尹三才强作镇定:“你们,到底要怎么样?”

  他不知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显示出了他内心的怯意。

  他身边的天目派弟子却没有感受到尹长老的惧意,眼光嚣张:“这是我们天目派的尹长老,你们说话都给我客气点。”

  凤鸣却根本不理那个天目派弟子,而是冷冷地看着尹三才。

  感受到尹三才的外强中干,唐爱莲却突然好笑了:“你们来强行收购我的希望集团,不就为了将我逼出来吗?如今我出来了,你们却来问我到底要怎么样?应该是你们来告诉我,你们想怎么样才对吧?”

  “你”

  那天目派弟子平时跟着尹长老出去,无论到哪里,对方都是毕恭毕敬的,连带跟随尹长老的他也养成了用眼睛下的余光看人的习惯。

  可今天,这些人居然一折挑战他的权威,他怒了。

  “你们想找死?”他上前一步,就要出手。

  “哪来的苍蝇,讨厌。”凤鸣挥了挥手,就将那弟子挥飞了出去,砸到了电梯门上。

  让唐爱莲厌恶的是,那弟子砸到电梯门还罢了,还在电梯门上喷了一口血。

  唐爱莲嗔道:“阿鸣,你砸脏了我的电梯门了。”却全然不顾,那个被凤鸣挥出去砸在门上的弟子落下地就昏了过去。

  尹三才冲了上去,扶住弟子,见弟子已经昏了过去。他肉疼地拿出一枚疗伤的丸药喂给了弟子,心中却非常震惊,这个弟子姓王名横,已经达到先天二层,他带在身边,本就是替他办一些自己不好办的事。没想到,这个凤鸣只是一挥手,就将一个先天高手给挥晕了。

  他的手甚至都没有挨到小王的身体。

  换了他来,绝对不能这样一挥衣袖就将一个先天高手挥成昏迷的地步。

  这个凤鸣,绝对不是他能对付的啊。

  更让他郁闷的是,那个唐爱莲不是个大搞慈善的人吗?她怎么就能眼看着她的丈夫伤人,却只怪他把她的电梯门弄脏呢?她不应该阻止她丈夫打人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