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7章不是良人

  司马智哪里知道他这好处怎么来的,他只知道,他们一同来逼迫唐爱莲,让他拿出好处,甚至,他还打了借刀杀人的主意,想要好好整治一番唐爱莲。

  可这个尹三才,得了好处不说拿来跟他分享,全然不顾自己还等在楼下,居然直接就用了,还用什么闭关为借口,给他一个避而不见。

  他的眼珠转了几转,眼睛看向了王横,心中便有了一个主意:先将这个天目派弟子拉回去作人质,看他尹三才敢不敢独吞好处。

  他抓住王横的手更紧了:“王兄弟,既然你师叔闭关了,不如,你先跟我回去吧。”

  王横想着这段时间在司马家住的舒服,也就同意了。

  但送他下来的一个年轻人却叫住了他:“王先生,你师叔已经将你交给了我们,我们就得负责安排好你的食宿,你还是跟我们去酒店吧。”

  但王横哪里愿意去酒店?他对送他下来的挥了挥手:“不劳你们送我去酒店了,我就跟司马家主去了。我师叔出关的时候,劳驾你们告诉他,我就在司马家等他。”

  “可是”那青年诧异,难道他就看不出来,司马家主对他师叔不满,带他回去,心思不纯吗?

  “不用可是了,我自己的安全我自己负责。”王横说着,已经推开那两个送他下来的希望集团员工,跟着司马家主走了。

  王横却不知道,司马家主这一次,并非是将他当成座上宾,而是将他当作了人质呢。

  到了司马家,王横带着希翼的眼光便四处打量着。刚刚进了大门,便恰好见到一个高贵美艳的十岁女孩从里面出来。

  他的眼睛登时便亮了:“阿夏,我又来了,你有没有想我啊?”

  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唐爱莲在术士交易市场收的弟子司马夏。

  司马夏已经三十一岁了,但唐爱莲早就给她服用过五行丹筑了基,又因被软禁之后,她整天就只管修炼,反倒让她功力大涨,三十岁年纪就突破先天,让她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

  加上她本就被唐爱莲改造过身体,还服用洗髓丹,又修了仙,身上带着不同一般的灵气,自然不是普通大家小姐能比。

  因此,王横第一次来司马家见大司马就看上了。

  之前,司马家主可是有意将司马夏嫁去天目派呢,那个时候,是说给尹师叔的弟子熊伟,可这个姑娘不答应。

  不答应熊伟,应该能答应自己吧?

  自己可比熊伟要长得好看,功力也比他高,熊伟才刚刚突破到先天一层,可自己已经是先天二层了。虽然自己已经五十岁,比司马夏年长了二十岁,但先天武者寿元两百,五十岁年龄看起来也就一个青年而已。

  王横正因为有了这个心思,之前希望集团的员工要带他去酒店住的时候,他才反对,硬是跟着目的不纯的司马家主回了司马家。

  司马夏很想翻白眼,但只是转过了头,继续往外走,根本就不理他。

  司马智却叫住了女儿:“夏儿,你打算出去吗?”

  司马夏停住了脚步,却并没有转过身来。

  司马智看着女儿的后背,心中很是复杂。

  女儿自拜师后,便成了唐爱莲的忠诚脑残粉,在她看来,师父做什么都是对的,错的都是别人。

  因此,在发现金家散布流言中伤师父之后,就马上站出来辟谣,后来又多次出面维护师父,反正有谁说师父不对,她绝对会站出来反驳,甚至因此跟人吵架。

  司马智听说她拜了唐爱莲为师,一开始对她的态度还是不错的,但唐爱莲进入地宫多年未还之后,他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了。

  特别是,在他跟天目派尹长老合作占据了唐爱莲的希望园后,这个女儿又跳出来出面指责他这个家主,见他没有听她的放弃希望园,甚至扬言要学习凤鸣,跟家族脱离关系。

  司马家主一气之下,便将女儿软禁了。后来见尹三才的嫡传弟子熊伟看上女儿,还打算将她嫁到天目派去。

  司马夏平时就是个颐指气使的小姐,哪里受过这种待遇?她愤然绝食反抗,坚决不嫁熊伟。

  幸而那个尹长老的徒弟熊伟听说她强烈反对之后,也不想强迫于她,这事也就拖了下来,但他也不敢再将她嫁给别人,这就造成了她三十一岁了还留在家里的现象。

  在司马智看来,唐爱莲收自己的女儿司马夏为记名弟子,不过是想利用她接近他这个司马大家族的家主罢了。

  司马智只以为女儿也就跟着唐爱莲去了一次术士交易市场,后来也很少接触,根本就没有学到什么东西。

  因此,他虽然垂涎唐爱莲的先天功法,也只是从唐爱莲别的弟子那里去想办法,没有为难司马夏。

  直到上次尹三才来他家里,发现了司马夏正在突破先天,才知道她居然得到唐爱莲传授了功法,而且,女儿还因此修炼到了先天。

  发现自己的女儿就得到了唐爱莲的先天功法,还修炼到了先天,他自然是想方设法要她将功法吐出来,让司马家的人修炼。

  只是,司马夏宁死也不肯吐露功法。还是尹三才知道各家功法不会轻易透露,便说:“她应该被下了禁制,无法说出功法。”

  司马智想起那两个投奔自己之后被唐爱莲放弃的弟子,不仅功法忘了,还功力都没了,他怕女儿也会步他们的后尘,只得作罢。

  不过,他却没收了司马夏的修炼资源,并将她的灵液献给尹三才,再次请他出面对付唐爱莲。

  至于司马夏,他虽然依然不许她出门,但已经是先天高手的她,哪里还能够被他软禁得住?

  此时,她应该是准备出门吧?

  这就是他的女儿啊,天资好,还长得跟前妻一样漂亮,可偏偏不跟他同一条心!

  见王横看女儿司马夏的眼光,司马夏哪里不知道对方看上了自己的女儿?

  可是,这个王横,不是良人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