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429章 你有预约吗
  第1429章你有预约吗

  司马夏担心啊。

  她两个月前听说师父回来,就想去找师父了,只是,一直被父亲软禁着,她为了自由,这才拼命修炼,将师父给的灵液不要命的服用,居然被她冲破了先天的屏障。

  其实,她早年曾经服用过师父给她的五行丹,直接筑了基。

  只是,师父说过,做人要低调,因此,她从来没有在人前用过法术,显露过自己是个修仙者的秘密,而是加紧了体修的修炼师父说过,她是直接服丹筑基的,今生想要功力增长,就必须突破先天。

  她现在突破了先天,也算是仙武双修了。

  司马夏的师父唐爱莲给她的纳物符,已经过了十年期限,不能再用了。纳物破那天,师父赐给她的所有东西,都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她正在收拾,父亲就来了。

  父亲是被她突破先天时带来的劲气波动引来的,见女儿突破先天,并不怎么高兴,因为,这个女儿心生外向啊。

  他一样就看到了师父送给她的小灵液瓶。

  “这是什么?”

  “这事我师父给的,快还给我。”

  司马智打开盖子,一股天地本源之气涌了出来,闻一口都感觉十分舒服,便知道那是好东西,他收起东西,走了。

  她虽然暗恨,却没有办法,这几天,她一直在稳固着先天的修为,今天好容易稳固了,马上就想要去找师父。却听到下人说,她的父亲和天目派的什么尹长老找人并购公司希望集团,想要逼出师父。

  她急了,想要马上去找师父,却发现父亲带着那个讨厌的天目派弟子回来了。

  她没有多作停留,继续往外走,幸好,父亲没有拦她。让她成功离开了司马家大院。

  以前是她自己隐瞒了修炼的事,谁不知道也有那么强的武力,现在他突破了先天,而且,突破的时候还恰好被尹三才发现了,她干脆不隐瞒武修的事了。

  只是,她修仙的事,依然没有打算说出来。

  果然,她父亲知道她突破了先天之后,就不再拦她了。哼,就算拦了,她也不会再听从她,乖乖地守在后院。

  之前被父亲软禁,那是她自己想要强大,自己一心放在修炼上,才顺了他的意被软禁。

  她跑到了希望集团,对前台小姐说:“你好,我要见董事长。”

  前台小姐宁静兰见前脚才送走司马智,这司马夏后脚就跑来了,虽然听说过她也是师父的记名弟子,但她更相信,师父当年只是口头说说而已。

  毕竟,她只是跟着师父去了一趟术士交易市场,回来之后,几乎就没有见面了。特别是师父去了地宫这么些年,她几乎都没怎么跟师兄弟姐妹们来往,就连师父从地宫回来,她也没来见师父。

  现在突然来见师父,还是在她父亲被赶回去之后来见,谁知道她会有什么事呢?因此,她只是用官方语气跟她说话:

  “司马小姐,请问你有预约吗?”

  司马夏本就是单系冰灵根,在人前总是一服冷面孔,在别人看来就是高高在上,加上继母故意错误引导,她的兄弟姐妹都不怎么理她,让她的性格更加孤僻。

  平时在外面,别人看她是司马家小姐的份上,对她都是恭着敬着,现在见眼前的前台小姐这种面带着微笑心却冷漠的问题,她有点理解不了。

  “你们董事长是我师父,我你帮我通报一下吧。”

  宁静兰当然知道她是师父的弟子,可她就是看不上这样的大小姐啊。

  其实,她还有点小小的忌妒。因为她是被拐卖的孤儿,自己连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呢。

  “对不起,我们董事长真的没空。再说,你也知道,你的父亲跟我们董事长作对呢,你”宁静兰打量了一下司马夏:“你觉得你现在来见师父,合适吗?”

  “你”司马夏看着对方眼中隐隐的鄙视,感觉手有点痒,很想一拳打过去,打掉对方的微笑面具。

  司马夏将拳头握了又松,松了又握,还是没有出手。

  她在心中告诫着自己:这里是师父的公司,一切以师父的利益为重,她不能在师父的公司里闹起来。

  只是,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师父了,她想念师父啊。

  看着司马夏隐忍的样子,宁静兰很得意:“师父真的没空,你还是走吧。”

  司马夏听到她这话,意识到了什么,她一把抓住宁静兰的手:“你也是师父的弟子?那你就是我的师姐了?师姐,你快帮我通报一下吧,我真的很想见师父。”

  宁静兰顿时尴尬了:“你”

  是啊,从司马家主那方面来说,她司马夏是司马智的女儿,她为师父挡了没话说,可司马夏现在以她师姐妹的名义请求,她还真的不能拒绝。”

  “我”

  正在此时,宁静兰的头脑里忽然传来唐爱莲的声音:“让她上来吧。”

  宁静兰一瞪司马夏:“好了,师父让你上去,你从那个专用电梯上去见师父吧。”

  司马夏大喜,说了声:“谢谢师姐。”便冲到电梯前按了电梯。直接上了三十三楼。

  司马夏出一了电梯门,便迫不及待地敲总经理室的门:“师父,我是司马夏。”

  门开,一见到唐爱莲,司马夏便扑过去抱住了师父,哭了起来:“呜,师父师父,我想死你了,师父师父,我终于见到您了。”

  唐爱莲有点感动,这个女孩虽然有点刁蛮,有点公主病,可她却没有忘记,她是所有的弟子里对她最感恩的。

  当年,金家散布对她不利的流言,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也就只有她才勇敢地站出来,替她辟谣。

  她拍了拍她的背:“咱们的大小姐那么坚强的一个人,怎么掉起金豆子了?”

  司马夏不好意思地抹了抹眼泪:“师父,您不知道,我因为谴责了父亲侵占师父的希望园,这么多年一直被司马家主软禁在家里,只能拼命修炼,好容易突破了先天,却又”

  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了什么:“师父,我听下人说,司马家主跟天目派的尹三才勾结,要来逼迫于您,他们把您怎么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