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0章正式拜师

  唐爱莲注意到,她对司马智的称呼,从父亲变成了司马家主。心中暗叹,恐怕,司马家主已经失了这个女儿的心了。

  听到司马夏后面一句话,她笑了:“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从家里跑出来的?”

  司马夏勾头:“师父,我对不起你。”

  唐爱莲扶起她的头:“你没有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师父的是司马家主,他是他,你是你!”

  司马夏还是想哭:“可是,师父,他把您送给我的灵液夺走,献给了尹三才那个家伙。”

  唐爱莲好笑:“别可是,尹三才现在已经成了你师公的徒弟,你以后还得称他一声师兄呢。给了就给了吧。”

  “真的啊?”司马夏惊奇:“那个家伙眼睛长在头顶上,居然拜了师公为师。哼,便宜他了。”

  “是啊,便宜他了。”原本只是自己的奴才,却成了丈夫的弟子,怎么可能不占便宜。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你修炼到了先天?”

  一个已经筑基的女孩,尝到了术法的甜头,居然还肯下大力气炼武?

  司马夏顿时一脸求表扬的神情:“是啊是啊,师父,我已经突破先天了,我勤奋吧?”

  其实呢,司马夏被父亲软禁了没事做,就只能修炼了。

  她想起师父说过,想要再进一步,就必须炼武的话,便开始炼武了。也是因为她的身体被改造过,因此,炼起武来居然事半功倍,几年的时间,居然被她突破了先天。

  唐爱莲都有点忌妒她的资质了。不过,她倒是不吝称赞:“不错不错,是够勤奋的,要继续发扬噢。”

  她想了想,又说:“跟师父来吧,你已经经过考验,从今天起,你就是师父的正式弟子了。”说罢便打开了另一个房门实际上打开了空间的门:“进来吧。”

  司马夏大喜,连忙跟着师父进了那个房间。

  她耸了耸鼻子:“师父,这个房间灵气好浓啊。”又发现师公也在,连忙称呼:“师公好。”

  凤鸣含笑点头。

  唐爱莲笑:“是啊,这里设了聚灵阵。”

  小青端来茶,司马夏重新敬了茶。

  正式拜师后,唐爱莲告诉她:“以后,你就是我的正式弟子了。我先给你说一下,师父的记名弟子很多,但真正收作正式弟子的,只有白器晚、汪书海、向军、乐文章、木笑笑、宁静静、郭子竹、郭子兰、姚天虎、李元青、叶长生、简金好,现在再加上你。一共十三位,你自己记好,他们都是你的师兄姐,以后有事都可以找他们。”

  “好的师父。”司马夏激动影难言,她现在也是师父的正式弟子了。

  “你的纳物符坏了吧?”唐爱莲又拿出一只储物袋:“来,师父给你一个用不坏的储物袋,里面的东西就送你了。”

  司马夏连忙恭敬地接过:“谢谢师父。”她把念力探入,马上“啊”一声叫了出来。

  实在是,里面的东西太多太好了。

  里面不但有师父特有的一大坛灵液,有三千多块可以助她修真的灵石,还有各种丹药,灵器两把,法器一堆,还有法衣,以及各种不认识的材料。

  “,你师公刚刚收了个徒弟,师父给的是同样的见面礼,我这是同等对待呢。”

  凤鸣在一边直抽嘴角,之前他收了尹三才,唐爱莲给了一只金丹期修士的储物袋作见面礼,可现在这个司马夏,居然也给了一只金丹期修士的储物袋。

  可尹三才是返璞境修为,而这个书面夏是先天修为啊,虽然她筑基了,但跟尹三才相差的还不是一点半点啊。

  这个阿莲,还真是“同等对待”啊,不待见尹三才就直说嘛。

  唐爱莲见凤鸣在一边侧目,却没有放过他:“夏儿,快过来拜见你的师公,他一定会给你见面礼的。”

  司马夏连忙拜见凤鸣:“拜见师公。”停了一下又说:“虽然师父说您一定会给我见面礼,不过,如果师公手头不便,也可以等以后再给。”

  唐爱莲忍不住,噗的一声就笑了起来。

  凤鸣哭笑不得,这个阿莲,居然还替她徒弟问他要东西。

  他炼制的阵盘都不多了呢。而且,练阵盘的材料很难找好吧。

  他只得拿出一个新阵盘:“这个阵法有防御和聚灵的作用,只要插上灵石,开启之后就可以在周围形成一个防御圈,还能提供灵气,随时随地都可以修炼。”

  “哇”司马夏惊呼:“太感谢师公了。”

  凤鸣好笑:“谢你师父行了。”

  司马夏果然就向唐爱莲致谢:“我知道,这是我师父替我向师公要的,我就只感谢师父就行了。师公您也记得,欠您情的是师父,可不是我。”

  她这话一说,唐爱莲和凤鸣都笑了起来。

  司马夏又想起一事:“师父,还有一事得向您汇报。徒儿我用了您的名头挡了一件事呢。”

  “噢,什么事?”唐爱莲诧异。

  她可是知道,这个司马夏对她非常维护的,身为司马智的女儿,就算有点刁蛮任性,还有点公主病,但心地却并不坏。

  “还不是司马家主搞出来的事。他把天目派的人带回家,尹三尹师兄的弟子熊伟看上了弟子,司马家主就想把弟子嫁给那个熊伟。

  弟子不愿意,就跟他说,我是有师父的,我的婚事,得我师父同意才行。”

  唐爱莲一听,松了一口气:“你说的很对啊,你的婚事,自然该师父同意才行。”

  司马夏犹豫地:“可是,现在天目派的另一个叫王横的家伙又看上弟子了,恐怕,还需要师父帮弟子挡呢。而且,而且,恐怕这个王横,没有当年的熊伟好说话。”

  唐爱莲哼了一声:“你有没有看上他们?”

  司马夏连忙否认:“我怎么可能看上他们。”她飞快地看了凤鸣一眼:“我就算要找,也要找个象师公这样的英雄,那些人还不如我呢,我怎么可能看得上!”

  唐爱莲似笑非笑:“你莫非还想嫁给你师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