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5章风流小过

  唐爱莲发现,这些司马家的人之中,有的一看到司马智挨打就心痛得恨不得代替,有的一看到就大哭大叫,有的却在喊别的同时,眼中藏着幸灾乐祸。

  而且,幸灾乐祸的人还不少,真正心痛他的,只有一个老女人,一个人年轻人,还有几个女人带着同情之色,其他人虽然嘴上说着情,可没见有多着急。

  可见,司马智这个家主当得并不合格。

  但无论男女老少上前说情,唐爱莲就是不出声让小白停止殴打司马智。

  唐爱莲没有出声,小白就一直在打,故意打他身上最痛的地方。司马智痛得打滚,想要避开小白的拳头,却没有避开过一拳。

  小青还在一边给小白加油:“打,打,打,给我用力打,不打痛他,他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小白有点哭笑不得:真用力打,这个司马智根本就禁不起他一拳。可看主上的意思,根本就没有打算打死他,只打算打他一顿,自己出气,让司马智出丑,给他一个教训而已。

  说真的,他这活儿才有点难办呢,既要打得人痛,又必须控制着力量,不能打死。还得让人表面上看着打得非常惨,让外面的人看着就心痛。或者,让被他欺负过的人看着就解气。

  他看了一眼站在隔绝阵外的司马家人,又看看唐爱莲,再打下去,就不中用了。

  唐爱莲干脆给司马智喂了一颗丹药:“你放心,吃了我的药,打不死的,给我继续打!”

  小白继续打了起来。

  司马家的人看着唐爱莲为了能够让司马智能挨得起打,还给他吃丹药,一个个都嘴角抽搐起来:能让人打不死的丹药,肯定非常珍贵,这女人,这是有多恨家主?难道就不心痛丹药?那可是打不死的丹药啊。

  可他们只能看着司马家的家主被打,却没有一点办法。

  一个白胡子老头如飞般赶了过来,高声叫道:“唐道友,请高抬贵手。”

  唐爱莲翻着眼皮看了他一眼:“你是哪个?”

  白胡子老头连忙自我介绍:“我是司马家的上代家主。”

  唐爱莲打量了他一下,心中暗暗吃惊:这个家伙,居然也是个返璞境强者。看来,这些大家族每个都有底牌啊。也不知道,这个上代家主会不会就是司马家的最后底牌?

  应该不是,最后的底牌不会这么轻易就出来。

  “哦,原来你是上代家主啊。这一代的家主就是你选出来的了?”

  白胡子有点尴尬:“是,是我选出来的。”

  唐爱莲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你司马家没人了吗?居然选了个这种东西出来?别的不说,一个不知道尊重原配的男人,配当家主吗?”

  众司马家的人一个个脸色难看起来。

  但唐爱莲说的不错,司马家主的原配正妻救了他的命,他还助他当上了家主,可他在当上家主之后,却抛弃了原配,跟别的女人好上了。

  白胡子还想替司马智说话:“唐道友,智儿不过犯了男人都容易犯的风流小过而已”

  “只是风流小过吗?”唐爱莲盯着白胡子:“别告诉我,你修炼多年,依然只是将女人当作附庸,当作玩物,或者,当作生育的工具?

  男女结交伴侣,应该互相付出,互相尊重,互相爱护,互相宽容,互相谅解,共建美好家庭。如果一方对另一方的付出较多,另一方应该感恩,并于生活之中予给补偿。

  一个男人,如果娶了一个女人,就应该对一个女人负起责任来,为这个女人,遮风挡雨,撑起一片天。同样的,一个女人嫁了一个男人,就应该对这个男人负责,为他生儿育女,为他营造一个温馨的港湾。

  无论男人或是女人,都不应该辜负对方的付出,将对方的付出看做理所当然。甚至,将对方的一片情践踏于地上,跟别的男人或是女人勾搭成奸。”

  “你们或许会认为,男人在外面玩几个女人,不过是风流小过,可你们想过没有,女人如果同样对你们,你们也会认为是风流小过吗?”

  众人一愣,这世间,向来是认为男人烂,是朵花,女人烂,烂冬瓜。似乎男人在外面出轨了,根本不足为奇,女人应该忍耐,否则就是不贤惠了。

  但女人若是出轨了,则是被谴责,被鄙视,名声甚至被传得臭不可闻。

  熟不知,女人出轨,男人定必不能忍受,男人出轨,女人一样不能忍受,以双重规格要求女人,是对女人最大的不公。

  但这社会打老祖宗以来,就这么过来的,人们似乎也就这样认为了,根本就没有人为女人想一想,男人不能忍受的,凭什么要求女人忍受?

  唐爱莲一挥手,地上出现一张凳子,她站了上去,扫视着院子里的人,严肃地说:

  “其实,如果你们把妻子当作是一个合伙人来看,你就想想,你为你的合伙人付出了,是不是也要求你的合伙人给你回报?

  如果你的合伙人只管一味要求你付出,甚至受了你的深恩却不报,还为了找新合伙人的人把你害了,你会甘心吗?你会不会觉得他忘恩负义?”

  众人一想,如果把妻子当合伙人看,那就大不相同了。可是,凭心而论,为什么,合伙人就应该有付出就要有回报,而夫妻,就能只要求妻子付出,丈夫不给回报,受了妻子的恩不报,不正是恩将仇报吗?

  唐爱莲又说:“你们再想想,一个家庭里,如果男人有了外心,在外面有了情人,外面的那个女人是不是想要上位呢?为了上位,是不是要使不正当手段呢?那么,害死男人的原配,甚至害死原配的子女这样的大事就极有可能会发生。

  再有,如果男人出轨的女人是个有丈夫或者有情人的呢?那女人的男人或是情人,会甘心自己的女人被人抢走吗?他肯定来跟他争夺这个女人,这明面上争不来,会不会暗地里报复,杀死这个男人,甚至杀死这个男人的全家?

  如果这个男人仅仅是一个普通男人,最多害的就是他自己一个小家,但如果这个男人还当了一个大家族的家主,那又会不会给整个大家族带来覆巢之祸呢?

  唐爱莲转向那个白胡子老人:“司马老家主,真到了那么一天,你还会以为,男人出轨,仅仅是风流小过吗?”

  白胡子老家主被唐爱莲这一番话说得面红耳赤,一时说不出话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