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1章影响升职

  唐爱莲听了这话,也觉得他说的不错:“行,你注意点,千万不要让人认为我们有什么不良企图。我们是修士,不管庙堂。”

  “放心吧主上,我不会让人抓住把柄的,而且,我们要的只是保证我们的正常权利,又不是要搞风搞雨。”

  看来,下次徒弟们来拜见她时,她得敲打一下这些在体制内的人了,做官可以,但必须做清官,做好官,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不过,她知道,很多身居庙堂的人,一开始都想造福百姓,并不想贪财,却在一些谋利益的人各种无孔不入的侵淫下变了。

  试想,看着那些昔日各种方面不如自己的商人开着名车,戴着名表,过着奢侈的日子,自己明明很优秀,却只能领着那点可怜的工资,吃不饱饿不死,甚至,家里老人重病的时候,还拿不出钱来治病,哪还有平衡?

  这一不平衡心理一起,就容易被人抓住,各种礼物金钱送上门来,只要点一下头,就能轻易获取,于一旦放开了口子,有一就有二,慢慢地养得胃口越来越大,慢慢滑入深渊。

  因此,她的弟子,她要从一开始就堵住这个源头。

  于是,所有做官的弟子得到一个他们的师父唐爱莲一个通知:每人每年可以到希望集团领一份廉政奖励,这份奖励根据官职大小来领,与希望集管理人员年工资等同(希望集团的因果工资是庙堂同等级工资的十倍)。

  但领到奖励的必须是清官,若是发现有弟子贪污受贿,作奸犯科行为,核实后即逐出师门,并通过所有弟子。

  作官若是能造福一方,另外还有重奖。这个奖励是修炼资源,如培元丹、聚元丹、灵液等等财富无法买到的宝贝!

  唐暗关于造官场功德的话,倒是打开了唐爱莲的一扇窗户。她不能参与庙堂的竞争,但如果发现那些有品德又有能力的官,适当的时候帮一把,当他们造福于人,自己也有功德。

  特别值得关注的一点是,这种人往往不太注意身体,她若是给这些人予身体健康上的帮助,将会事半功倍。

  于是,唐三的情报组又多了一项任务,发现地庙堂中德才兼备,造福一方者,给予健康援助。

  唐爱莲没想到的是,她这一举措,居然让她功德大涨,居然比希望园所获得的功德还多,这是后话不提。

  白大荣怒气冲冲回到家里,老婆水玉秀见他情绪不好,不敢惹他,连忙进了厨房去做饭。

  白大荣见老婆一声不吭,心中又是冒出一股邪火:“你这副死了人的样子给谁看?”

  水玉秀怯怯地:“我没”

  “你没什么?一幅死样子!”白大荣恨恨地说。

  当年若不是以为她是周九夫的女儿,他怎么会娶她?运动时期虽然划清了界限,但还是受了影响。

  虽然后来弄清不是周九夫的亲女,而是冒充的,牵连倒是没了,但一个冒充货,还是个农村人,谁都能踩上一脚,偏偏他儿子死了,自己还因为参加武斗受伤没了生育能力,不好离婚。

  再后来,周九夫官复原职,他也沾不到光。好容易有人看上他,想要提拔他,却附带了条件:想办法干掉周九夫。

  他好容易想办法干掉了周九夫,才爬上了这个副局长。眼下,马上就要升职成为局长的时候,特么的当初他开后门闹进来的章开用居然出事了。

  这事,肯定会影响到他的升职!

  章开用原本只是一个混混,虽然弄死周九夫的时候,他没有出力,但处理那个小子的时候,他可是出了大力。

  如今居然暴出他还在家乡的时候杀人的事来,再查下去,会不会查出他做手脚让那个货车司机“被自杀”的事来?

  难道,他又要再出手一次,将章开用的口也灭掉?

  吃饭的时候,白大荣见只有两人,又问了一声:“玉凤吃过了吗?”

  “她,吃了一点点。”水玉秀很想跟丈夫说,把女儿放出来,但是,话在嘴里含了很久,却只说了一句:“她很瘦。”

  关了两年了,怎么能不瘦?

  两年前,白玉凤答应了父亲的要求,接近那个追了她一年的货车司机向小阳,将他带回了家中。

  白大荣告诉他,他的女儿之所以不答应他的追求,是因为她其实个有血海深仇的人。

  她并非是白大荣的女儿,她其实是一个孤儿,她的父亲是一个在战场上牺牲的军人,本来她还有母亲带着,但有个老头却看上了母亲,强逼她做他的情人,母亲不依,就将孩子留给现在的父母,自己自杀了。

  因此,她发过誓,不报仇就绝不考虑结婚的事。但他是个公家的人,不能为女儿报仇。

  实际上,白玉凤的母亲未婚先孕生下一个孩子,未婚夫却死在战场上回不来,她接受不了,便自杀了。而水玉秀恰好自己的儿子得病死了,又一直怀不上,便将孩子接过来,取名白玉凤,当作自己的女儿养大。

  而并非白大荣说的,是因为什么老头逼迫才自杀的。

  向小阳果然自告奋勇,要帮他女儿报仇。他甚至连对方是什么人都没有问,只想着替心上人报仇,然后从此跟心上人双宿双飞。

  当时,白大荣很是“感动”,表示,只要他替女儿报了仇,他就可以马上让他跟女儿订婚。

  就这样,向小阳有阴谋地开车没有车牌的货车撞死了周九夫,而且还安全地逃逸了。

  但白大荣怎么可能将女儿嫁给一个货车司机呢?而且,他不能给自己留下隐患,于是,他找了两个小混混,去给那个小子服下致幻剂,让他自杀了,造成“开车误撞死人,内疚自杀“的假象。

  白大荣升官了,只是,白玉凤却从此背上了巨大的精神包袱,她认为,那两条人命都是因她而死,她怎么可能还能象正常人一般生活?

  她整天疑神疑鬼,一点风吹草动,就能让她大声惊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