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6章一个局

  “肯定是那个唐爱莲干的!”司马智咬牙切齿地说。

  “为什么说是她?”老家主奇怪他那么肯定。

  “那个唐爱莲,明明是仙门中人,却办了希望集团,在世俗之中与凡人争利。除了她,哪还有仙门中人办企业的。”

  “按理说,仙门中人不会贪图钱财啊!”老家主不相信。山门中人还有可能会贪世俗财利,他们或派人下来办赚钱,或者控制世家帮他们赚钱。

  但仙门中人所用的资源,都不可能从凡俗界获得,他们拿着世俗财利干什么?

  司马智狠狠地说:“他还在全国各地办了收留孤儿残疾儿童的希望园,以及收留孤独老年人的怡乐园。听说,她还在不少地方开了什么义诊楼,免费给人看病。这什么希望园,怡乐园,义诊楼,哪样不花钱。所以”

  老家主明白了:“所以,她其实是在行善积德,她修炼的是功德之光!”

  他想了一下,又说:“按理说,她这种人最讲究因果,是不会做偷窍之类的事的。你是不是还做过别的冒犯她的事?让她不惜背上因果也要跟你作对?”

  司马智只好将当年金家被灭,他们在全国各地收集的天才美资孩子都被希望园收留,他为了那些孩子,在唐爱莲进入七年多未回时,跟天目派合作占领了希望园等等事情都说了。

  “两个多月前,唐爱莲回来后,仅只发作了当时留在希望园的人,对投靠我们司马家的弟子,也没有怎么惩罚,也没有动我们司马家和天目派。我以为她怕了天目派,就想着得到她手中的资源,所以才做了后来的那些事……”

  司马老家主听着司马智说了这些话,倒抽一口冷气:“你居然在两年多前就冒犯了她!也难怪,她会这么对你。”

  “说来说去,还是你先去打她b市希望园的主意,后又让人恶意并购她的希望集团,虽然你的意思只是想逼她出来,但若是她不出来,你也就将她的希望集团吞并了。

  所以,别说你没有证据证明是她拿走了你的所有收藏,就算你能证明是她拿了,你也怪她不得她不过一报还一报罢了。她就算拿了你的,也只是就着你的因还她的果而已。”

  司马智整颗心都凉了。

  更何况,他留下来的那些军火,特别是榴弹发射器,是打算用来对付她的,因为,他猜到普通子弹是打不穿她的防御的,但是,榴弹就很难说。

  但现在,这一切都没了。

  他们正要走的时候,又有人来了。

  司马智看着那带头的蓝安,那原本是他的发小,但长大了,他们却属于不同的阵营。有个几次交锋之后,两人成了敌对。

  而且,蓝安是安全局的。

  “你来干什么?”司马智忍不住问了。

  “有人举报,你司马智贩卖军火,而且,将军火藏在你的这座别院里。”蓝安打量着司马家的众人,以及他们开着的大解放。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

  他再看了看大解放:“你司马智此刻不是应该在你们不会是不会想听到风声,想来转移军火吧?不好意思,你们的车也在搜索的范围。”

  司马智很有些难堪。

  他翻过了脸:“你们去查吧。无论是车,还是别院,随你们查。”反正,他所有的东西都不翼而飞了,就算放过让他们查,也查不出什么。

  蓝安挥了挥手腕,就有几个人爬上司马家的大解放去检查。

  “报告,车上一切正常。”

  “既然车上没有,那就查一下院子里吧。”

  虽然蓝安也知道,他们司马家先到了,这院里哪怕真的有军火,现在也不在了,但他还是要搜索一番的。

  “司马家主,你们最好是给我们带路,否则,你们不在场的话,要是搜索出什么东西,我怕你们会说,是我们放进去给你们栽脏的。”

  司马智狠狠地瞪了蓝安一眼,但还是老实跟着蒋难安回到了院子里。因为,他还真怕,这个蓝安给他栽脏。

  蓝安带着人仔细搜索了整个院子,自然是一无所获。

  蓝安很干脆地问司马智:“我们得到的举报,说你的军火就放在地下库房里,你还是带我们去地库房里检查一番吧。”

  司马智邪气地笑着:“呵呵,什么举报,我贩卖军火?我怎么会做犯法的事?那根本就是诬告。你凭着一个诬告,就来搜我的别院,要是什么都搜不出来,你要公开向我道歉。”

  就算以前的确有,但现在也是什么都没有,因此,司马智很狂。

  “没关系。”蓝安说。

  对方可是很肯定地说了,东西就在地库里。

  为了表示坦荡,司马智打开了阵法,将蓝安他们带入了地下库房:“我都说了,这里什么都没有。”

  只是,他的话音未落,整个人就懵了。

  之前他来看地下库房,的确是什么都没有,但此时的地下库房,却装得满满当当。

  一箱箱的长枪,短枪,子弹,甚至还有榴弹!

  因为随地丢着,没有整理,因此,看起来整个库房都占满了。

  天啊,他从来就没有库存过这么多的军火!

  “不,这不是真的!刚才明明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司马智大叫。

  “什么都没有?”蓝安冷笑:“我们可是跟着你下来的,库房的锁也是你亲手打开的,你不会想说,是我们将这些军火放进你的地下库房的?

  我们只有五个人,可这里的军火,恐怕用一辆卡车都装不完,我们又不是神仙,能凭空变出来!”

  司马智大叫:“神仙,对,就是神仙,就是她在我们走后才放进来的。我放在这里的军火明明没有这么多。”

  只是,这话一出口,他又懵了:他这话却也等于亲口承认了,他在这里放了军火。

  “哦”蓝安拖长了尾音,意味深长地看向司马家的老家主。

  司马老家主则是一脸不忍卒睹:这个笨蛋!居然不打自招了。

  蓝安向看着一个小丑般看着司马智。他心中暗自感叹:智多星司马智啊,居然会落到这个地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