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448章 水莲被软禁?
  第1448章水莲被软禁?

  最后,唐爱莲在空间里的阁楼里设置了库房,将这些东西都放了库房里:每个大种类占一间库房。就连储物装备都占了一间库房。

  因为是以精神力做事,看起来这么多事情,也就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全部做好了。

  凤鸣出任务已经半个月了还没有回来,他不在,唐爱莲既不能去y国,也不能去捣x组织。

  虽然他交代他不在的时候好好在家养胎,但守在家属基地整天跟那些家属们玩实在有点无聊,便想还是去看看水莲吧。

  现在唯一要防的人也就是李新野了,但以唐爱莲的计算,他的伤没那么容易养好,估计不养个十年八年根本不可能好,他肯定找了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躲着疗伤了。

  因此,她决定以自己的本尊去看水莲。唐暗不放心,也要跟着。

  水莲在西南山区支教,那里也没有火车直达,唐爱莲干脆带着唐暗小青小白直接坐上了花篮,向西南飞去。

  到了水莲所在的乡镇,到乡教育组打听,才知道,水莲是回到了一个叫牛角冲的山里。

  教育组的一个中年男人见到唐爱莲四人开着车子到来,很是热情:“你们是周水莲的什么人?”

  “我是她的好朋友,姓唐。在外地工作几年没有回城了,这次回城才听说她来支教了,马上就来了。”唐爱莲说:“她在这边怎么样?”

  “她啊,回乡两年了,唉,一言难尽。”

  “回乡?”

  唐爱莲听到回乡两字,心中很是震惊,水莲的家乡不是在城郊么?

  难道,这里是周九夫的家乡?

  唐爱莲只知道,周九生去世后,他的老伴也跟着走了。剩下水莲和她母亲,也不知怎么的就到山区支了教。

  唐暗虽然查过了,但只查到,水莲去支教是自愿的,她带着母亲一起走的。走之前,还将周九夫那个小院也以一万块钱的价格卖掉了。

  至于她为什么要去支教,谁也不知道。最奇怪的是,连周九夫那些朋友,她都没有告诉。

  唐暗只能猜测,应该是因为外公外婆的突然离去,让她受到了打击,所以想远离城市了。

  可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是属于回乡!

  “是啊,据说,她的外公是我们麻山乡牛角冲的,据说,她外公是个大官,死前很遗憾,没能报答生养自己的乡村,所以在死前留下遗言,让他外孙女回来替他报答养育之恩。”

  教育组的余组长说话间透出浓浓的遗憾。

  是啊,直到周水莲到来,他们才知道,本乡居然出了个大人物,之前却从来没有透露出来。如果早知道了,本乡出了个这么大的领导,怎么可能不去找?

  “我记得,她外公参加革min前是个孤儿?”唐爱莲说。

  “虽然是个孤儿,可家族里还有人呢。也不知道,以前为什么没有找回来。这个水莲也真是实在,进了牛角冲,一干就是两年,一次都没有出来过。”余组长还在遗憾。

  唐爱莲的心中,却划过疑惑,周九夫是个很重恩义的人,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家乡,怎么可能自己不回来?

  还有,据唐暗所说,周九夫是被撞后送到医院不到十分钟就死了,然后,随后赶到的外婆也倒下了,水莲并没有能够在外公死前见到外公,仅仅见到了外婆最后一面。

  她是怎么知道,外公让她回他的家乡报恩的?

  而且,她是去支教,不是去坐牢,怎么可能进去两年都不出山来,她不会被软禁了吧?如果真是那样,那她就必须将眼前这位余组子一起拉去了,否则,恐怕她连人都见不到!

  “对了,牛角冲离乡政府有三个小时的车程,三个小时的脚程,现在已经四点多了,你们还是在乡里住一天,明天再进山吧。”余组长关心地说。

  “行啊,那就麻烦余组长了。”唐爱莲忙说。

  正好,有人上楼,踩得年久失修的木楼梯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她看了看教育组破旧的二层木楼:“余组长,你们的办公条件很差啊。”

  “唉,乡里条件就这样啦。”余组长看了看唐爱莲:“我们这里,山高皇帝远,上面有什么好政策,都给离县城近的乡镇了。”

  唐爱莲笑了笑:“如果给你们捐栋砖混结构的办公楼要多少钱?”

  看这余组长是个正派人,她要利用他,就必须拉拢他,还不能有痕迹,必须想他所想。

  余组长大喜:“不多,有五万块不,有个两万就行了。”

  唐爱莲算了一下,这个时候的物价较低,人工也很便宜,建砖混结核房子,有一百多块钱一个平方就能建好了。

  她看了看这栋破烂的木楼,楼上住人,楼下办公,大约有五百多个平方,的确需要五万,看来,这个余组长并不贪。

  “行,我捐五万块给你们乡教育组建一栋办公加住宿楼,你给我写个发票吧,单位就写希望集团。”

  余组长没想到,今天遇上个“大款”了。听到唐爱莲说捐建单位写希望集团,又是一惊:“你们是希望集团的?”

  “呃,你听说过希望集团?”

  “噢,我只是听说我们常乡县正在筹建希望园,是希望集团提供资金。”余组长的眼睛很亮:“希望集团,听着就有希望。你是希望集团的人?你也是来筹备希望园的?”

  “不象吗?”唐爱莲微笑。

  余组长有点尴尬:“呃不是不象。只是”只是没想到。

  唐爱莲对唐暗说:“给五万块钱给余组长吧。”

  唐暗答应着,从背包里拿出五捆老人头。

  余组长很震惊:“就这么给?”

  唐爱莲好笑:“你想要怎么给?难道还要开个大会,在会上给?”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余组长汗,他还真是被唐爱莲打败了,以前也有人说要给他们乡教育组捐款的,只是,开口给几万,到头来能给个几千不错了。

  从来没有人象唐爱莲这样,说给就给的。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唐女士,我能不能拿着这笔钱先不建房,而是用来修一下我们乡中心小学的危房?”

  唐爱莲心中对这个余组长更满意了:“中心小学的房子成了危房?需要多少钱,五万块够吗?不够的话跟我说一声。”

  余组长心中激动,他看了看唐爱莲开来的车子,试探地:“反正,您今天也不能去牛角冲了,要不,咱现在去看看?”

  唐爱莲想了想,说:“行,那就去看吧。”

  余组长交代了一下办公室人员,便上了唐爱莲的车,向着中心小学而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