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2章敲诈勒索

  办了外公的后事之后,水莲整个人昏昏糊糊的,她还来不及处理跟丈夫离婚的事,就有人代表组织上来告诉她,她的外公在临终前,为没能报答家乡的养育之恩而遗憾,留下口头遗嘱,让她代替外公回他的家乡替他报恩。

  那人说,为了完成老领导的心愿,让他安息,组织上已经替她作了决定,由她代替周老回家乡支教两年,报答家乡对周老的养育之恩。

  那人还告诉她,她的单位也已经同意,让她以支教的形式回外公的家乡报答家乡对她外公的养育之恩。她的丈夫很支持,连她的行李都帮她打理好并带来了,她只要直接拎着行李去可以走了。

  而且,她的妈妈已经答应了,跟着她一起上路。

  她懵了,组织上怎么能替她作决定呢?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答应了没有,就被人推上了车,车里有她的妈妈,母女两人都还处于悲伤绝望之中,就被送到了牛角冲。

  到了牛角冲之后,她们母子基本就失去了自由,而且还被分开了。她的母亲水玉春被送到了外公的“家乡”牛角冲,住进了破烂的“祖屋”,还被分了两亩田,靠种田生活。

  而他则被分配到了牛角冲小学当老师,而且,还被不断压榨着,身上的钱财都被榨干了。要不是水莲懂武,恐怕她都被人逼着成亲了。

  唐爱莲叹了一口气:“你听到你或者看到你外公的遗嘱了?”

  水莲脸上露出嘲笑,摇头:“我既没有亲口听到,更没有亲眼看到我外公的什么遗嘱。我从县里赶回来,我外公已经去世了。我外婆也只跟我说过存折和老物价的放置位置,其他都没说,就过世了。”

  “他们既然说是口头遗嘱,难道没有录音?”

  水莲摇头:“没有!”

  “那,你妈听到过你外公的遗嘱?”唐爱莲很认真地问道。

  “呵呵,他们说我妈听到过,可实际上,我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听没听到过我外公的遗嘱。那种情况,我妈都昏倒了。可他们坚持说,我妈听到了。”

  那个张老师刚才你说欠了钱,是怎么回事?

  水莲撇了一下嘴巴:“还能是什么回事?我来这里的时候,那些人跟我唱苦,让我捐款修学校。那个时候,我看到学校的确很破败,有不少地方还是危房,就拿钱把危房拆了重建,旧房也维修一新。

  他们又跟我说,村委没有自己的房子,用的是祠堂,让我拿钱出来修村委房子,这个时候我不干了,他们就说,我既然是代表外公来报恩的,怎么能连个村委房子都不建?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怀疑,外公让我报恩的遗嘱是假的,而且,来之前那些人也说了,只能来两年而已。因此,多少还带了报恩之心,想着反正自己还有钱,这钱拿了也就拿了,于是便又拿了出来。

  只是,后来他们又要求我拿钱出来投资修建砖厂,还派了村里的人来求我,说是他们村致富的关键就是建砖厂,要不永远富不起来。

  我就不干了。这哪里是报恩,分明是敲诈勒索吧?而且,我也开始思考,外公为什么要让我来他家乡报恩?开始怀疑这遗嘱的真实性了。

  可就在我开始怀疑之后,他们就拿我妈说事。他们开始折磨我妈妈,我送去我妈妈那里的粮食,总是被人偷走,我妈地里种的菜,不是被放了鸡进去叮了,就是被猪进去啃了。而且,妈妈晚上经常被吓醒来。

  我去守着,那些人就不动,但我又不能天天在妈妈那边住,毕竟,牛角村离学校有五六里路,我去了,又抓不到人,哪怕再有武力,都用不上。

  我想要把妈妈接到学校来住,学校却不允许,说是学校只允许老师住,不能住家。其他的老师也的确没有家人在学校住的。村委又不是没有给我妈安排地方住。

  甚至,没有那些人的允许,我连粮食都买不到!

  最后,我无奈之下,只得又拿钱出来投资了砖厂。结果,钱一交出去,我妈那边就安然了。我愤恨,却很无奈。很后悔当初没有好好跟你学武功,如果我是个先天高手,他们哪还敢这样对我。

  他们建了砖厂之后,应该是赚了钱的,但他们却对我说,要扩大生产,我说我没钱,他们就说,替我借钱,以后就从我的工资里还。

  工资能有多少钱啊?我终于明白了,他们千方百计弄我的钱,只是不想让我身上有钱而已。他们不知道我身上有多少钱,但见再难从我身上拿到钱,就打上了我工资的主意。

  有几次,我甚至发现我宿舍有人翻过的痕迹,幸好我的钱大部分没有带来,带来了的也向来喜欢将钱和存折都直接贴身收着。因此,他们并不知道,我外婆是个有钱人家的女儿,我从外婆手上得了多少钱。更不知道,用掉的钱只是我手上的钱之中的九牛一毛。”

  唐爱莲越听越气:“那个张老师说她哥救了你,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水莲更气:“也不知怎么回事,村里就传出流言,我是被老公抛弃了,厌弃了城市生活才来到这里的,结果,村里不少男人都打我的主意。我解释说我没有离婚,也没有人相信。

  有一次,在我去牛角村看我妈妈的时候,有个老光棍在路上拦住我动手动脚。我忍不住要出手的时候,村支书的儿子过来,将那个老光棍打走了。这就是她说的所谓救了我的经过了。

  第二天,村支书的老婆就上门跟我妈提亲,要让我嫁给他们家的儿子。我妈不同意,但因为身在屋檐下,怕村支书报复,因此便话说得很委婉,结果他们就认为我妈没有拒绝。

  结果,当天晚上,那个支书的儿子就找上门来,我一怒之下,将他打了出去。他们这才知道,我不好欺负,也就不敢太逼我了。

  我很气愤,很多时候都想大打一场,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可是,他们知道我有武力之后,从来不跟我正面冲突,但学校的工资,却是被他们扣了大部分,只剩下堪堪够我生活的费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