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440章 跟白大荣有关系?
  第1440章跟白大荣有关系?

  那两人,一个莫大为,一个叫章开用,居然是两个民警。

  她心中怒火燃烧,他们或者他们背后的人害怕向小阳说出真相,所以将向小阳灭口了。

  一个民警,本该抓坏人,如今却当上坏人。

  “查他们的直接领导!”唐爱莲下令。这样的人,最有可能就是奉令行事,而给他们下令的人,最有可能就是他们的上司。

  但她马上又说:“算了,查出他们现在在哪里,我亲自去问他们。”

  很快地,唐暗就打来电话:“莫大为今天休假,章开用在盛世酒店吃饭。”

  “我马上去盛世酒店,你让人那就把章开用叫到另一个包间来吧。”

  十分钟后,唐爱莲已经出现在盛世酒店的一个贵宾包厢。不一会,章开用被人带了过来。

  唐爱莲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就对他下了真言术。

  “你是谁?”

  “章开用。”

  “职业?”

  “警察。”

  “在哪就职?”

  “白水区朝月街派出所。”

  “1988年3月28日,你跟莫大为去找长途货车司机向小阳做了什么?”

  “给他喂了致幻剂,然后言语挑动他,让他误以为,周九夫来找他报仇。”

  “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他开车撞死了周九夫,所以要让他冲到马路上被撞死。”

  “他撞死了周九夫自有法律对付他,你们为什么要让他致幻被撞死?”

  “为了让别人认为他是内疚自杀。”

  “向小阳开车撞死周九夫是谁指使的?”

  “不知道。”

  “谁让你们去害死向小阳的?”

  “是我们白副局长白大荣。”

  “白大荣?”

  “是的。”

  唐爱莲忽然就想到了当年周九夫认的那个假女儿水玉秀,她的丈夫就叫做白大荣。那个时候,水玉秀拿着水莲的妈妈水玉春的玉坠,去目认周九夫这个“父亲”,却在那场大运动来临时,又跟他们划清界限。

  那个时候,还是唐爱莲带着水莲的妈妈水玉春去拆穿了水玉秀的假身份,并将水玉秀和白大荣从周九夫的院子里赶了出去。

  难道,这个派了莫大为和章开用来给向小阳灭口的人就是水玉秀的丈夫白大荣?

  难道,周九夫被车祸的幕后黑手,就是白大荣?

  唐爱莲又想到了从向小阳的情人姜两萍那里读到的记忆,向小阳一直在追一个叫白玉凤的姑娘,追了很久一直没有追到,可就在周九夫出事没多久之前,他却突然就追到了,据说,还准备跟白玉凤订亲,因此要跟姜丽萍分手。

  向小阳撞死周九夫前后,经济上都没有什么大变化,因此,才让人认为,他是真的不小心将周九夫给撞死了,然后又因为内疚和害怕自杀了。

  可现在看来,这个向小阳之所以没有经济上的变化,极有可能是因为指使他撞死周九夫的幕后人不是给的是钱,而是女人。

  向小阳追了很久都没追上的女人,却在追上后就做了撞死周九夫的事,想说他开车撞人跟那个女朋友没事都不可能。

  看来,这个白玉凤有很大的问题啊。

  她姓白,会不会,她就是白大荣的什么人?

  难道,撞死周九夫的幕后黑手就是水玉秀的丈夫白大荣?

  可是,白大荣跟周九夫并无大仇啊,就算有矛盾,也是当年他白大荣对不起周九夫,周九夫并没有对不起他白大荣。

  再说,周九夫可不是平常人,他的行踪并不是那么容易得知的。

  周九夫向来爱惜羽毛,平时私事从来不用公车。因此,他平时有点私事,经常是骑自行车去办。一来,骑自行车能锻炼身体,二来,他的身体也是真的好,骑自行车根本就不吃力。

  被撞那天,他也是骑着自行车去看望一位在家养病的老战友。

  能知道他的行踪,开资拆了车牌号的大货车去撞他,还能在撞了之后从容逃跑,肯定是事先计划好的。

  以白大荣的的圈子,根本可不能摸到周九夫的行踪。

  因此,真正的幕后黑手,不可能是白大荣,最多,他白大荣只是一个马前卒而已。

  看来,她得找时间去“看望”一下那个白大荣了。

  接下来,唐爱莲就把章开用交给了唐暗熟悉的一个警察去问,原本只是想问出点别的给他定个罪,谁想却问出了别的大问题这个家伙曾经在家乡杀过人,只是,他杀人的事并没有暴露出来。

  白大荣这段时间也很烦躁,他被市局某位领导叫去骂了一顿。因为,他的手下章开用杀人的事被暴露了。

  而章开用,是他走后门给弄进来的。

  不过,他也听说,市局那位领导不爽,是因为有几位领导被抓出经济问题下台了,而这些人,似乎跟市局的那位领导有关,都是司马家罩着的。

  他想不通,司马家还好好的,怎么就有人敢动司马家罩着的人呢?

  唐爱莲接到唐智汇报的时候才知道,这些年,唐暗居然暗中给一些体制内的人提供助力。而且,还密切关注着一些体制内的人,这一次司马家主一倒,他就将司马智罩着的一些人给举报了,又让人推荐了自己的盟友上去。

  而且,她的记名弟子之中,有些进了体制内,她是知道的,可没想到,这些进入偷制内的人爬得很快,有的才三十多岁,就已经是一些地级市的一二把手了。

  唐爱莲大汗:她可没想掺合到体制内去啊。

  她现在也算术士一脉,跟庙堂是两根平行线。就算当初收了催尚,又给周九夫施恩,也不过是希望自己的产业受到保护而已。

  唐暗保证:“主上,我们并没有去控制谁,也不会去推动什么,只不过是搞好关系,关键时刻有人说话而已。

  至于您的那些记名弟子,他们并不算完全的修士,进入体制内不是很正常吗?我们只是顺势推了一把而已,他们若是没有能力,能上去吗?

  再说,您不是想要功德吗?如果能把那些有品德又有能力的人推上去,他能够造福一方,不也是大功德吗?”

  白大荣是真的幕后黑手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