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4章拉他垫背

  唐爱莲的念力也在等着司马智的回答。是啊,之前明明是盟友,为什么要杀他?杀了他又没有好处。

  难道,真是因为他想要希望园,而周九夫之前一直护着希望园?

  可是不对啊,司马家家大业大,希望园那点钱,他们根本就不会看上眼才对,至于那些曾经被金家从全国各地选出来的孩子,他司马家也没有真的纳入他司马家啊。

  当然,也是那些孩子们不愿意离开希望园,他们无法强迫。

  但不管怎么说,希望园跟一个已经在高位上的盟友,谁都不会选择杀掉盟友。

  更何况,他司马家还有一个女儿,是唐爱莲的记名弟呢。

  所以,唐爱莲怎么想都想不通。

  因此,她才在“白大荣”告发司马智之后,以念力监视了整个司马家,特别是司马老家主和司马智所在的密室,她就想听听,司马智要怎么向老家主解释。

  虽然,她可以直接读取别人的记忆,但是读取记忆必须靠近百米之内,而他现在跟老家主在一起。虽然她有自信,自己的隐身符能够骗过老家主,但是,象司马家这样有底蕴的家族,她不敢保证对方家里有没有骨灰级的人物。

  她怀疑象司马家这样的家族,神识会保护呢,如果在她进入司马智识海读取司马智的记忆时,遇上其神识有保护的话,就会惊动对方骨灰级人物。

  因此,还是谨慎点好。

  不是说她怕,而是,能不惹麻烦,尽量不惹麻烦,只要达到目的即可。

  司马智沉默了一阵,这才答道:“我让人贩卖了一点军火,他让人追踪,我怀疑,他发现了我的秘密。”

  “军火?”唐爱莲没想到,司马智居然还贩卖军火!

  而且,他贩卖军火的事还被周九夫发现了,不对,仅仅是怀疑他发现了,就朝他下手。

  “好、好、好,你居然”司马老家主指着司马智的手在发抖,

  老家主闭上了眼睛,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你现在还有货吗?”

  司马智愣了一下,才知道老家主说的货是什么意思。

  他连忙说:“货还有一些,但不多了。”

  他不敢说,那些都是有点重的武器,不打算卖的,特别是狙击榴弹发射器,是用来对付仙门中人。最主要的,是要对付唐爱莲。

  “在哪里?”老家主问。他必须将那些东西马上处理掉。

  “在,在我购置的一个别院的地下库房里。”

  “那个别院的位置!”

  不知为何,唐爱莲感觉司马智说了谎,他应该不止在别院库房里有军火。

  她不会让他逃脱贩卖军火的重罪。因为,杀周九夫的证据实在不足,只有一个白大荣的出首,并不足以将司马智拿下。

  但如果司马家出现大量军火就不同了。

  唐爱莲想到了空间里曾经收进去的大量军火,她心中冷哼,哪怕老家主想办法将军火运走,她也会让司马智以贩卖军火罪受刑。

  而此时,白大荣还在受到审问:

  “你确定,是司马智指使你派人杀害周九夫的?”

  “是的,我确定,在1988年的3月20日,我还只是朝月区一个普通民警,司马智亲自找到我,告诉我,只要我想办法杀掉周九夫,就能让我当上朝月区公案局的局长。

  3月25日,我找到女儿白玉凤的追求者向小阳,告诉他,只要他能开车撞死周九夫,又能安全逃脱,我就把女儿白玉凤嫁给他。

  当天晚上,我把他放进我女儿的房间,实际上房里等着他的是一个按摩女,他跟按摩女春风一度之后,以为跟我女儿的婚约确定了,便于3月27日开车撞死周九夫后逃逸。

  3月28日,我派人给向小阳灌了致幻药,并用言语刺激,导致他大叫着“我不是故意的”冲向车流之中被撞死,造成了向小阳“因无意中撞死周九夫后内疚而自杀”的局面。

  当年六月,我被任命为朝月区公案局的副局长。我当时还不满意,跟司马智提出,明明说的是局长,为什么是副局长。马智说,饭要一口口吃,官也要一级一级上。这次是副局长,两年后让你当局长。

  以上是司马智交待我杀害周九夫的过程,我保证内容属实。”

  审问员不解:“按你说的,司马智派你杀人,你得手后他给让你上位,那你为什么要举办司马智?”

  “因为我作天晚上受到了袭击,我逃脱后,怀疑是司马智派人灭我的口,所以,我就想啊,哪怕是死,我也要拉他垫背,所以,我选择了出首。”

  两个审问人员面面相觑,就因为受到了袭击,就怀疑是司马智灭口?

  司马智真要灭他的口,哪里等到两年后?

  正在此时,司马智跟司马家老家主坦白了贩卖军火的事,唐爱莲马上又控制着白大荣大声说道:“我还有一事要举报,希望能将功赎罪。”

  “你还有什么要举报?”审问员有点没好气了。

  “我举报,司马智贩卖军火。”“白大荣”也算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了。

  正在审问白大荣的两人都是面露震惊:

  “白大荣,你要以事实为依据,不得诽谤他人,更不得捏造事实!”

  “我没有捏造事实,不信的话,可以马上搜查司马智的别院地下库房。那里应该还有一些存货。”

  连审问人员都在替司马智痛心了,他怎么把贩卖军火这样的事告诉了这么个二货。

  “你怎么知道的?不要告诉我,是司马智亲口你的。”

  “不是!”

  白大荣一本正经地说:“是我自己查到的。我替司马智做了杀人的事,肯定担心着他杀我灭口,就象我自己派人杀了向小阳灭口一样。

  我猜想,他找到我,应该是因为我跟周九夫有恩怨。如果我让人杀周九夫的事败露了,就说我是因为跟周九夫有恩怨,所以才杀了他。以此来掩盖他派我杀人的事实。当时候,我就成了炮灰了。

  为了不当炮灰,我就悄悄跟踪了司马智。想找到他的短处。只要他有短处捏在我手里,我就有办法让他忌惮我,不敢轻易将我当炮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