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8章老翠撒泼

  出人命了?

  这可是大事,张支书也顾不得去追已经走了的水莲,急忙朝着村委那边跑去。

  只是,当他气喘嘘唏地跑回牛角冲村委,却在通往村委的路上,发现了脚上还带着淋巴,扛着锄头锹的众村民。

  只是,众人都没有再走,而是三五成堆地说着话,有两个人群,却是超过了十几人,而且,在众人的包围之中,还有女人在哭天喊地。

  一见到张支书跑过来,治保主任赵治民就跑了过来:“支书,不好啦,老六和小三子被鬼头蜂给蜇了,现在已经昏迷不醒,看样子有点不好呢。”

  张支书大惊:“什么,鬼头蜂?我们这里哪来的鬼头蜂?”

  若是这话被九彩听到,一定会大骂:什么鬼头峰,鬼头峰有这么好看吗?自己的子民明明是玉皇蜂!

  不过也是奇怪,玉皇峰都是彩色的呢,也难怪被人误认为是彩色的。

  赵主任无奈:俗话说:七月蜂八月蛇。七月是蜂的活跃期,现在刚好是七月呢。这些蜂,应该是从山上下来的吧?

  “你让我把大家聚集在一块,去支援您。我马上就回来挨家挨户去喊人,不在家的,又跑到田间地头代销店牌桌上去叫人,好容易把大家聚集起来,从小路往小学跑。

  可我们刚走到一半,这突然就听到一片嗡嗡声,然后就看到了一大片彩云。”

  张支书:“什么彩云?”

  “就是一大片彩色的蜂飞在一起,形成一片彩云。”赵主任比划着说。

  刚开始大家还没有注意,后来那些彩云突然就朝大家飞了下来,追着人蜇,大家只好往回跑,

  说来也怪,见我们大家都往回跑了,那彩色的蜂也见停住不追了。只是停在空中,不停地嗡嗡嗡地叫着。

  后来,老六见那些彩处的蜂不过来,就说了一声:“什么鬼头蜂啊,我们这里人多,应该不敢过来,不如我们找点东西点火,把它们烧了,再去找到它们的巢。这么大一窝鬼头蜂,应该有很多蜜呢。还有啊,这么大的鬼头蜂,那蜂蛹肯定好大一根,油炸起来很好吃呢。”

  小三子听老六这么说,顿时就流口水了:“太好了,我去找些草来。”真的在旁边田里弄了些稻草,拿根竹杆绑了,准备做个火把,去烧鬼头蜂。

  谁知道,这边还没点火呢,那群彩色的蜂就嗡嗡嗡地飞了过来,大家连忙又跑,那彩蜂就追,大家直跑回了村口,发现那些彩蜂没有追过来才停下来。

  只是,等大家喘匀了气,才发现老六和小三子不见了。

  有人还在开玩笑:“这两人,莫非真上山找蜂巢了?”

  “还真是想吃蜂蜜想疯了。”

  “大家别说了,快回去找吧。这可是鬼头蜂呢,能蜇死人的。”

  大家沿着路往回找,找到了老六和小三子,只是,他们两人都倒在地上昏迷不醒了。而远处,那群彩色的蜂还在空中嗡嗡嗡地叫着,象是示威一样。

  有人就说,那些彩蜂好象就是专门拦我们的路,不许我们过去呢。

  还有人说,那些彩蜂真要飞起来,不会追不上我们,可它们谁都不蜇,就蜇了老六和小三子两个,恐怕是因为他们两个要烧它们,所以它们才蜇了他们呢。

  支书,您看看现在怎么办?咱们,还去抢那个水莲吗?

  还有,老六和小三子他们两个怎么办?”

  张支书一个头两个大:“派人去找了老严吗?”

  老严是个土医生,在这一带都有些名气。

  其实村委会还有以前的赤脚医生,但他们一般就懂治点感冒之类的小病,遇到被鬼头蜂蜇了这种事,他们根本就没有办法。

  其实,哪怕是老严过来,也没有多大几率能治好。只是,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这可是鬼头蜂啊,真能蜇死人的。

  张支书的一个老表,就是上山烧鬼头蜂,被鬼头峰蜇了,回来后全身浮肿,半夜回来,第二天早上就死了。

  当时,那老表的情况还没有老六和小三子严重,脸上没有这么黑,开始还能说话呢,却根本就没有熬过六个小时。

  如今,老六和小三子却都是满脸的黑气,还昏死了过去。恐怕,他们连一半的时间都熬不过去。

  有人提出:“还是送乡卫生院吧。”

  但马上就被人反驳了:“送乡卫生院有啥用?时间够吗?”

  是的,送乡卫生院时间上根本来不及,被鬼头蜂蜇了,如果只是一只两只蜇的话不会要命,但看两人全身都肿了,明显是被群攻了。

  这山路空着手都要走三个小时,抬着人走,至少要走四五个小时,到了有公路的地方,还有三个小时的车程。

  所以,时间根本来不及,只能等待老严来帮他们治。

  张支书流水往肚里流:这事,真有可能要死人了。

  他要做什么办才好?老严怎么还不到来啊。

  老六的老婆老翠突然就跑了过来,揪住赵主任的胸前衣服大骂:

  “就是你,就是你,要不是你组织大家去拦什么水莲,我家老六怎么会死?”

  众人醒过神来了,是啊,要不是治保主任让大家去拦什么报恩的女人,大家怎么会被蜂追,老六和小三子又怎么会被蜂蜇成这样,生死不知?

  大家都知道,鬼头蜂可是毒蜂,能蜇死人。

  赵主任被老翠抓着骂,口水喷到他的脸上不算,老翠的手还他的脸上抓了几道血痕。

  他只能向张支书求救:“支书,您快过来拉开她,我都是执行您的指示而已。”

  老翠一听赵主任的话,马上放开了他,扑向张支书:“原来是你,对了,就是你,你这个坏人,你害了我家老六。”

  她双手张开,一张带着石灰不象石灰的指甲就抓向张支书。

  张支书长得高大,老翠没抓到脸,指甲就抓到了他的脖子上。几道血痕马上就出现了。

  张支书想让,却让不开,又不敢打老翠,毕竟,人家是受豪放者,男人还躺在那里生死不知呢。

  关键是,他张支书现在根本就没有救老六和小三子的办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