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459章 痛骂张支书
  第1459章痛骂张支书

  老翠还在大哭大骂“人家一个大姑娘又不是我们牛角冲人,你要强留人家报什么恩?人家欠你们什么恩了?

  什么外公是牛角冲的,谁不知道,那女人住的什么周氏祖屋,根本就是我爷爷让给那个五保户住的,那是我家的祖屋!

  那个五保户虽然姓周,那根本就是个绝户头,他连婚都没有结过,哪来的什么有出息的子息?”

  众人听着老翠的骂声,这才想起来,是啊,那个五保户虽然姓周,可却是个绝户头,连婚都没结过,哪来的儿子?

  “就算他周大牛真的留下了儿子,就算他周九夫真的要报恩,可他周大牛都死了,他向谁报恩,向你们吗?你们有什么资格受人家的恩?

  什么替外公报恩,外公的恩关一个女孩什么事,哪个外公会害自己的孙女,会留下让孙女用自己的一生来报答?

  那不是外孙女,那是仇人!

  是你的话,你还会认这这种要毁了自己一辈子的外公?你会愿意放下城里的好日子不过,来这山沟沟里过一辈子?说什么报恩,你们分明就是要强制人家,人家走都不准,人家又不是劳改犯,你们管着人家走不走?

  明明是有人要算计这个姑娘,想要毁了她一辈子,你就这么助纣为虐,将人家一个花朵一般的姑娘,留在这里,生生迫害成了一个黄脸婆?”

  众人听着老翠的话,再回想水莲刚刚来的样子,虽然说是三十多岁,但看起来就是年轻,就象村里二十多岁的姑娘。可见人家之前日子有多好过。可才来这里过了两年,样子就跟村里三十多岁的妇女差不多了。

  将一个娇养大的姑娘送进山里来让人搓磨,这样的外公哪里还是外公,那是仇人!

  张支书刚才才被唐爱莲喷了一顿,现在又被老翠喷,他很想说,这不是我的本意啊。可是,老翠说的话也是事实,水莲刚来的时候,三十多岁的人了,还象个二十多岁没结过婚的姑娘。就两年的时时间,就变成了黄脸婆。

  这是他造的孽啊。

  “可是,当初是上级将她送来的,还说让我们监督的啊。”张支书还是不想背这个债:“而且,可说她当初也是自愿来的。”

  老翠反驳:“就算是上级将她送来,你也不能将她当劳改犯管啊,就算是人家以前是自愿要来,可人家来了,就不能走了?

  人家又不是来劳改的,你凭什么要管着人家,不给人自由?人家要走,你凭什么要去拦人家?

  我可听说了,你还派了女儿在学校里监视着人家,连星期天都不能出去。你们这是把人当劳改犯来管,把人当贼来防了!

  可是,你助纣为虐,别害我们家老六啊,人家要走了,你自己找死去拦也罢了,你还组织大家去拦,你这是自己造孽不算,还让大家替你造孽吗?

  好,人家要走,你们要拦,结果呢,就是一大帮彩蜂来了,让你们拦不成!她现在还是走了吧?否则你张支书就不会站在这里,说不定,这群蜂啊,还是什么神仙放出来帮她的呢。

  可是,你张支书造的孽,为什么要我们老六和小三子来当?

  为什么,你张支书不去死?你张支书当了官,有官印护着农村有种说法,当官的人,有官印护着,鬼怪都不敢招惹,我家老六命不好,就该为你造的孽替你去死?

  我告诉你张大正,若是我家老六救不过来了,我就带着一家老小去你家坐着吃饭去。”

  张支书很绝望,任由老翠拉着他拼命推搡。

  他是真正的后悔了,早知如此,他为什么要组织人去拦水莲?

  如果老六和小三子救不过来,他这一辈子都会被极度的愧疚噬心的。

  张支书被老翠推搡着又骂又打,但因为老六和小三子生命垂危,因此,平时在村民之中颇具威望的张支书,此时却没有人去替他解围。

  这还是小三子的家人上山未回来,否则,恐怕骂他打他的还有小三子的妈妈。

  因为,至少大部分的人都认为老翠说得对,这一次,支书做错了。这世上,没有人会这样强迫一个女人来报恩,还控制了人家的人身自由。

  他们都忘记了,张支书从水莲处得到的利益,他们所有人都享受了。而张支书,并没有多享受一点点。

  余组长原本跟着唐爱莲他们走,但走出学校那些人的视野之后,唐爱莲对余组长说:

  “余组长,你这样直接跟我们走,就不怕以后乡长认为,是你带着我们来带走了水莲?”

  余组长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

  “就不怕,他以后给你小鞋穿?”唐爱莲看着他,饶有兴味地问。

  她发现,这个余组长居然不怎么在乎那个乡长。

  余组长摇头:“他能给我怎么穿小鞋?我们算是属于教育局直管的,他当乡长的,还真不能拿我怎么样。难道,他还能不给我发工资?最多,不给我们拨其他款项?不过,这么多年,他还真没有给我拨除了工资之后的什么款。”

  更何况,他也不是没有背景的人,否则也不会在全乡教师中脱颖而出,当上乡教育组的组长。

  更何况,87年的时候,上面还有意要让他去当乡长呢,是他自己嫌弃那个位置勾心斗角搞不清,守着教育战线不想去,

  唐爱莲想了想,除了经费,乡里还真是没怎么管得到乡教育组。如果本就是除了工资没怎么拨款,还真不能更差了。

  唐爱莲叹了一口气:“刚才,张支书带着人去拦我们的时候,还分派了村里的治保主任去组织全牛角村的人来拦人。”

  余组长大吃一惊:“那他们现在”

  他担心啊,真是全村人来拦,他们走得了吗?

  唐爱莲叹了一口气:“结果,那些人遇到了一大帮毒蜂,其中有两个被毒蜂给蜇了。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余组长倒抽一口冷气:“生死不知?刚才,张支书去接电话,就是因为毒蜂蜇人的事?而且,他后面没有追我们,难道就是因为这事?对啊,也只有人命关天的大事,才让他那么焦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