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1章要不要救

  余组长不知道的是,其实唐爱莲的玉皇蜂蜜的价值远远超过一万块钱。因为,它是能增加功力的东西,已经属于天材地宝了。

  张支书这次差点弄出人命,哪里还敢再将水莲强留在这里?但是,让他道歉,让他还钱,这不可能。

  只是,他却忽然想起了之前让治保主任做的事。心中忽然就是一动。

  “这些城里人就是小气,一瓶蜂蜜,居然还开口要一万块钱!”一个三十多的女人撇嘴。

  “小气?这可是救命的东西,怎么能算小气?”余组长听不得有人说唐爱莲小气。

  “实话告诉你们,唐女士不是个缺钱的人,她给我们乡教育组捐了五万块建办公室,又给我们乡中心校捐了三十万,还答应给我们乡所有小学的危房进行改造。

  你们知道改造全乡的中小学危房要花多少钱吗?至少是上百万!上百万的资金,人家都能眼睛不眨就能给人,你们以为,她缺这一万块钱?人家是就是不愤你们欺负她的朋友,给那个水莲出气而已!”

  唐爱莲收一万块钱,不过是知道,这里村里很穷,凑一万块还勉强,多了凑不出而已。

  牛角冲的众人听说唐爱莲一送就上百万,一个个都目瞪口呆:那个看起来只有十**的女孩,居然是个百万、不对,千万,甚至亿万富婆?

  而且,还那么任性,两嘴皮一碰,就捐出上百万?

  “人家上百万都能轻易给出来,你们还说人家小气?人家哪是看上这点小钱,人家不过就是要惩罚某些人而已。再说,这救命的东西,收一万块钱,可不算贵一条命,一万块贵吗”

  余组长停了一下,看向张支书:“张支书,你决定吧,你村里这两个人,到底要不要救?唐女士说,被毒蜂蜇了三个小时之后就会毒发身亡,你们没多少时间了。”

  老翠一听到三个小时,顿时急了,拉着张支书:“张支书,我家老六是为了集体的事出头才被蜂蜇的,你得给我家老六要来解毒蜂蜜,要不然,我跟你没完。”

  张支书被老翠一激,也气了:“好,我帮你要。”他朝着余组长狞笑一下:“余组长是吧,你这是收了那个唐女士的贿赂,所以要来压迫我们了?既然她们见死不救,也就不要怪我做事不留情面。

  你也替我给她们带句话,要是他们不老实把解毒蜂蜜给拿出来,就别怪我对不起水玉春了。”

  谁知,他这句话才刚刚说出来,就听到一个声音插了进来:“噢,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要怎么样对不起周水莲的妈妈水玉春?”

  余组长抬头,就看到唐爱莲站在眼前。

  唐爱莲又说:“忘了告诉你,水玉春已经被我的人救走了。”

  张支书见唐爱莲居然敢一个人跑到村委会来,不由暗自狞笑了:这个女娃子还真是不知死活啊,水玉春被救走了又怎么样?他只要用话挑一下,就能让大家将她给拿下来,还愁蜂蜜不到手?

  道歉还钱?他压根儿就没有想过。那是乡长叫他干的,有事自然有乡长承担!

  至于犯法,哼,不知道有个名词叫法不责众吗?

  余组长发现,自唐爱莲出现后,张支书的眼睛就发亮。

  他转念一想就知道他的打算了,心中不由更加着急。

  一来,他看得出来,这个唐爱莲不是个简单的人,怕她伤害了这村里的人

  二来,他又怕,唐爱莲不足于跟这整个村的人为敌,会吃亏。

  他大声叫道:“张支书,你快作决定啊,要不要救人?我知道,你这个月刚好拿到了上面批给你们村的修水利的一万块钱,我知道你取了现金回来,不如,就先拿这些钱买下这救命的蜂蜜吧。”

  余组长也是前天看到张支书去取钱,问了知情人,才知道自从水莲被送牛角冲支教之后,乡里就每年给他们拨一万块钱修水利,实际上,这牛角冲是山区,哪有多少水利可修,这钱领回来,恐怕也是分给众村民的多。

  张支书听余组长说出他前天领回那一万块的事,很是郁闷,这钱是要分给大家的,之所以没有立即分,只是为了吊着大家的积极性。否则,这村里以后谁还会听他的话?

  可现在却给余组长给暴露了。

  有钱,不帮买解毒的药,不说别的,老六家里和小三子的家里就不会放过他。因为,他们两人都是为了公事才被毒蜂蜇的。

  而且,他原本想以无钱为由,要求唐爱莲先给蜂蜜,不给的话,就以人命关天为由,挑拨几句,别人不敢说,那个老翠是肯定会伸手抢的。

  她一动手,其他人就会跟着动手,到时候,谁知道是谁动的手?

  反正,法不治众,抢了就抢了。她还能怎么样?说不定,还能扣住这个女人,将周水莲逼回来呢。

  可这一切,都被余组长给破坏了。

  他狠狠地瞪着余组长:“你胡说,我哪有取钱?我有什么钱可取?”

  不得余组长说话,他马上转向众人喊道:“乡亲们,我根本就没有取过钱,我家里也不会放那么多的钱来招贼惦记。余庆荣被这个女人用钱买通了,带着这个女人来带走我们的福星财神,你们说说,我们该怎么办?”

  老翠却是早就瞪着唐爱莲了:“我不管什么,救命要紧,把救命的蜂蜜拿出来!”

  余组长看穿了张支书的把戏:“我亲眼看到你取钱的,还会有错?你不想拿钱吧?你想用见死不救的名声来逼着唐女士拿出蜂蜜?”

  唐爱莲冷笑了一下:“张支书打的好算盘,你以为,你用道义逼我,我就会把蜂蜜拿出来吗?不说这毒蜂的蜂蜜有多难取,就只说,你这些人集中起来是干什么的!他们两人又为什么被毒蜂给蜇了?”

  是啊,他们集中起来是干什么的?为什么被毒蜂给蜇了?

  他们是被治保主任叫来,准备要去抢人的。而他们要抢的人,就是被这个唐女士带走的来“报恩”的周水莲。

  他们本就是抱着要来拦下水莲,甚至还打算着连这个姑娘一起抓了的目的,跟人家算是敌对的,人家愿意将蜂蜜卖给你们救你们的命已经不错,还想让人家免费提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