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2章围攻

  “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过,这些毒蜂为什么会去拦你们?就是有人看不过意你们仗势迫害无辜的水莲,还不许她回家,所以才驱了这些毒蜂来阻拦你们,避免你们在一错再错。

  你们想想,这些毒蜂一开始是不是仅仅是驱赶你们,并没有蜇人?”

  众人回想,还真是那样,那些毒蜂虽然追他们,但他们一旦往回走,那些毒蜂就回停步不追,直到他们再次要闯过去,他们才又追了过来。

  唐爱莲又说:“这些毒蜂既然是被人驱使,应该不会轻易伤人,你们想想,若是它们真正想伤人,你们还能逃得掉吗?我敢打赌,定是你们之中,有人想要伤害它们,所以它们才会伤人。”

  众人怔了又怔,可不是吗?

  “是老六,是老六说要把蜂烧死,再去找它们的巢穴,挖蜂密吃。”

  “还有小三子,是他去抱的稻草,要点火烧毒蜂。”

  “还真是这样,这毒蜂,别人都不蜇,就蜇了那两个打算要伤害它们的人。”

  “对啊,之前小三子还跑在我前面呢,我都没挨蜇。”

  “对对对,老六已跑在我前面。可见它不是所有人都蜇。”

  “太有灵性了。”

  “太可怕了。”

  ……

  唐爱莲轻蔑地笑了一笑:“你看,我没说错吧?我告诉你们,让我拿蜂蜜救人,两个条件,一个就是你们全村人向水莲道歉,并由张支书代表你们全村人写下欠条,数额就是你们逼着水莲拿出来建村委房和建砖厂的钱,还必须写上砖厂的债务跟水莲无关。

  至于建校的钱,水莲说那是她自愿拿出来的,就不要了。第二个条件,就是以后不得对水莲有任何行动。如果符合这两个条件了,你们就拿出一万块钱来买我的救人蜂蜜吧!

  还有,我很确定地告诉你们,这瓶蜂蜜,你们一万块钱绝对不买亏!”

  实际上,拿出一小瓶蜂蜜救人她已经很亏了。这一小瓶蜂蜜拿去地下黑市,至少能卖个几十万。

  不过,人是必须救的。收这一万块,不过是对他们的一点惩罚而已不是水莲心甘情愿拿出来的钱,都应该让他们吐出来。当然,也包括了利用水莲得到的利益。

  修士不得欺负凡人?只要我不动用法术,你就说不得我!更何况,还是自己的朋友被欺负了。

  众人听唐爱莲说的话,一个个都瑟缩起来,要道歉,要写欠条,还要拿钱。哪一条都不好办。

  不过,老翠和另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女人已经向唐爱莲扑过来就叩头:“我们道歉,我们道歉。对不起了。”

  唐爱莲连忙让开:“你们搞错了,不是向我道歉,而是向水莲道歉。”

  “可是,水莲不在这里啊。”老翠不解

  唐爱莲淡淡地说:“你们决定,就由张支书带两个代表一起过去,解毒蜂蜜也在水莲手中。”

  原本还跃跃欲式的老翠听说解毒蜂蜜在水莲手中,而不在唐爱莲手上,顿时泄了气。那个保镖,应该也在水莲身边吧?

  张支书也没有想到,唐爱莲敢单身过来,居然是因为没有带着救人的东西。

  见众人的眼睛都看向他,他也是一头两个大。道歉,丢他张支书的脸,写欠条,更是要命,再把一万块钱拿出来,今年就没钱分了。

  而且,他也在堵,堵唐爱莲不敢见死不救。

  因此,他垂着头不吱声。

  余组长见张支书到了这个时候还看不明白,很想挖他头脑看看,这脑子里还有什么。

  唐爱莲都说得那么明白,那毒蜂是人驱使的,是人家驱使来拦意图抓堵水莲和唐爱莲的众人的,而唐爱莲手中又有解蜂毒的蜂蜜,这还不说明问题吗?

  哪怕这毒蜂不是唐爱莲所驱,也跟唐爱莲有关系啊。只恐怕,她一声招呼,这毒蜂又来了,你居然还敢打人家的主意?

  除了乖乖接受条件,你难道还能有别的选择?难道等惹怒了唐爱莲,才去答应条件?恐怕,到那个时候,这条件又有变化了。

  果然,唐爱莲见张支书摆出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怒了。

  她冷笑道:“原本我还念着你们也是因为贫穷,才被逼无奈,但现在看来,从你这个支书开始,就没有认为自己做错了。既然这样,告辞了。”

  唐爱莲说罢,提步就走,毫不停留。

  张支书顿时急了,上前就要抓住唐爱莲:“喂,你不能见死不救。”

  只是,他还没抓到唐爱莲,就自己弹了出去,跌在地上,而且是脸着地了,爬起来来,脸上沾满灰尘,狼狈万分。

  余组长惊愕万分:“这是,沾衣十八跌?”

  唐爱莲心中好笑,什么沾衣十八跌,不过是启动了自己的法衣,将对方弹了出去而已。

  防御牌很好用,只要有攻击,攻击力量多大,这回击的力量就有多大,但若是对方不是攻击,却是没有反应。

  但这法衣就不同了,只要开启了,只要有人碰上来,都能将对方弹出去。如果唐爱莲现在走进拥挤的人群,都没有人能靠近她的身边,只会向两边让开。

  治保主任一见支书被弹开,马上大喊了起来:“你敢打支书?大家快给我上,这个女人打我们的支书。”

  他平时就很能领会支书的意思,知道他正愁找不到动手的理由呢,此时见支书倒地,马上就抓住了时机,一边喊着,一边带头朝着唐爱莲冲了上去。

  平时跟治保主任关系好的几个狐朋狗友一听治保主任的喊声,也冲了上去。

  余组长一见大急:“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想围攻唐女士?你们看到张支书倒地,可你们看到唐女士动手了吗?啊?”

  张支书却飞快地爬起来就抓住了他:“余组长,你还是别动的好。”

  唐爱莲连连冷笑,也不出声,就那么看着几个人冲上来,挥起拳头朝她打来,或是踢出脚来,要踢向她。

  这一次,却是听到几声咔嚓的渗人声音,这几个人却是比刚支书更快的速度就飞了出去,跌在地上,出拳的手断,出脚的脚断,一个个不是抱着手就是抱着脚惨叫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