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3章伤人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是的,牛角村的人都不敢相信,唐爱莲会伤人。

  在他们看来,这就是一个娇娇的城市小姐,他们可以抓她,可以从她手里抢东西,甚至可以打她,但是,她绝对不可能打人,更不可能伤人。

  就连余组长,也从不认为,唐爱莲会伤人。

  可是,眼前跌飞出去的三人,却刷新了他们的观感:这个女人,不是个吃素的!

  沉默一阵之后,之前责备唐爱莲小气的三十多岁女人指着唐爱莲大骂:“你,你好毒的心,居然把他们的手脚都折断了。”

  牛角村所有人都瞪着唐爱莲,眼中流露着跟那个刻薄女人一眼的眼神,他们都在责备眼前这个十岁女孩的恶毒,同时,他们的眼神之中,也都流露出隐隐的惧意。

  张支书定定地看着唐爱莲,心中震惊无比。他看得很清楚,四牛、大狗,强子三人扑上去要打唐爱莲的时候,他们根本就还没有打到唐爱莲的身体,就飞了出去。

  然后,用手打的手折了,用脚踢的脚断了。

  还有一个,虽然也动了手,但打出来的时候,又觉得对一个女人动手有点不妥,因此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因此,他的手也很痛,却没有断。

  而且,他自己也记得很清楚,之前,他想要去抓唐爱莲时,也是根本就没有碰到唐爱莲,就跌出去了。

  也就是说,唐爱莲根本就没有动手,是他们向她动手,但所有向她动手的人,都受到了或轻或重的惩罚。

  果然,唐爱莲冷冷地看了大江妈说:“你看到我动手了吗?”

  大江妈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

  她当然没有看到唐爱莲动手,实际上,无论是刚才支书弹出去倒在地上,还是后来四牛、大狗,强子三人被弹飞出去还断了手脚,都不是唐爱莲动的是。

  “我根本没有动过你们一根手指头。”唐爱莲不屑地看着那一群人:“我身上有护身防御罡气罩,谁要动我的手,它就会自动把你们的力量弹回去。你们想要打我时,用出的力量有多大,你们受到的力量就有多大。”

  唐爱莲看向那三个倒地的人:“从你们的使出的力气来看,你们是恨不得一拳不打死我也要将我打个半死,一脚不踢死我也要将我踢倒在地,所以你们都用出了全身的力量,因此,你们自己全身的力量回击到你们的手脚上,才让你们的手断了,脚折了。所以,你们是被自己打断了手,打折了脚,与我无关!这是你们自己自作自受,是你们自己的报应!”

  唐爱莲又朝着那位没有断手的年轻男人一指:“他应该是觉得把人打死不好,所以临时收了自己的力量,结果,他自己受到的力量也就相对较小,没有象他们两个那样断手折脚。”

  “还有”她又指了指张支书:“张支书并没有想伤我,只是想要将我抓住,折辱于我,所以,他自己被弹了出去,跌倒地上,狼狈不已。这也是他的报应!”

  众人看着唐爱莲淡漠的脸,听着她无情的话,一时竟然都说不出话来。

  大家回想刚才的镜头,的确,唐爱莲自始至终,都站在那里,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四年、强子和大狗去打她的时候,她甚至将双手抱住了胸,站在那里,象看小丑般看着打向她的人。

  “你,你懂得武功?”张支书看着唐爱莲的眼中,隐隐带上了惧意。

  他再看看余组长,他一开始就站在那个女娃那边,是因为了解这个女娃吧?

  对了,他还说,那个女娃给了乡教育组五万起办公小楼,又给了三十万给乡中心小学,还准备给一百万给各村小学。

  正因为这样,他才以为,这个女人就是个有钱任性的拿着家里的钱大手大脚乱花的傻女人,因此,才对她拿着蜂蜜卖要一万块钱非常愤怒。

  也因此,才动了要拿下她,逼水莲回来的心思。

  早知道,她有这样的本事,他哪里还敢动她啊!

  他想怪余组长不告诉他,却忽然就想起了余组长劝他的话:“张支书,有些事不能做,有些人不能得罪。村里的事情,不是靠讹诈别人来做的,别再勉强了。”

  余组长一定知道这个城里女娃的底细,他才能说出“有些事不能做,有些人不能得罪”这样的话。

  可现在,他已经做了,他要怎么办?

  他抖索着去拉余组长:“余组长,你帮说说情”

  却发现,余组长的身体也在微微抖动他原来也在害怕。

  是的,余组长在害怕,他也没有想到,唐爱莲居然会伤了那几个人,而且,还伤得很重。

  唐爱莲说的那一套,自己的力量伤了自己,他信,但他也敢肯定,如果唐爱莲不想伤他们,她绝对做得到。但她还是伤了他们。

  因为,她不是一般人,他们冒犯了她,就该受到惩罚。

  而且,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唐爱莲身体里暴发出来的惊天力量,再联想到她能驱使着一大窝毒蜂,她绝对是个不世出的强中强者,高中高手!

  这样的一个人,他居然敢“敲诈”她,是的,他就是“敲诈”她的,因为,发现她很有钱,还发现她心地善良,于是,他一步步引着她,敲诈着她的钱。

  先是请她去看中心小学的危房,让她出了三十万,然后又告诉她,全乡各中小学都有不同程度的危房,并顺利地又从她那里得到了一百万以上的承诺。

  他居然从高手中的高手,强者中的强者手中敲了一百多万出来啊,你说说,这是多可怕的事?

  也不知道,等她回过神来,会不会记恨他?

  “余组长”

  余组长回过神来,看着张支书。

  “余组长,您能不能帮我们跟唐女士说说情?”

  “你还不快答应她的条件,还想干什么?”余组长对张支书有点厌恶起来:这个贪得无厌的家伙。

  张支书若是听到他这句话,肯定会很委屈:我怎么贪了?我做事,从来都是为了村集体,而不是为个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