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4章跪下

  如果唐爱莲听到张支书这话,肯定会狠狠地鄙视他:谁说的为村里贪就不是贪了?打着为集体的旗号,就能够损害别人的利益,压榨一个可怜的女人,甚至不惜将人软禁,要毁了她的一生?

  张支书做可怜状,低声道:“可是余组长,您知道的,道歉我到是可以,忏悔书我也可以写,可我哪来那么多的钱还给唐女士啊?还有,这前天取的一万块,那是上级拨下来修水利的钱啊。”

  余组长狠狠地鄙视他:“别跟我说你没钱,人家说了,用在学校的钱不用你们出,就只是建村委的那些钱和投资砖厂的钱,建村委的钱,你不会向上面用?

  投资砖厂的钱,别跟我说你砖厂亏了,骗骗别人可以,可骗不了我,你们的砖厂一直在赚钱,那些钱谁吃了,就让谁吐出来。

  还有前天你取回的那一万块钱,别以为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想拿着那些出卖水莲的钱去收买人心?你拿来救人了,别人可说不得你。

  在我们看来,人命关天,但在异人的眼中,人命如蝼蚁,你自己想想吧。”

  张支书听到“异人”二字,心中顿时一惊,他就算没见过,也不是没有听到这世上有一种异人,有着非凡的本事,甚至还能上天入地。

  莫非,这个女人就是那种人?

  再看唐爱莲只有十岁的面容,美如天仙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猛然想到她是水莲的朋友,水莲三十六岁了,怎么可能跟一个十岁的人是朋友?说不定,她都已经三四十岁了。

  再看水莲,之前还是脸色腊黄三十几岁近四十岁的农村妇女样子,可今天看到的水莲,却已经是二十多岁的水灵灵的姑娘了。

  再想想那毒蜂,之前,他们这牛角冲可都没有见过这种毒蜂,最毒的蜂也就是鬼头蜂,可这蜂可比鬼头蜂毒了一倍。

  (其实可不止一倍,被一头鬼头蜂蜇一下,并不能致死,而是被鬼头蜂围攻才会致死,可只要被一头玉皇蜂蜇过,没有玉皇蜂蜂蜜解毒的话就根本救不回)

  那毒蜂,分明是那姓唐的女人带在身边的护卫,只要一声呼唤,就会来护卫她啊。

  也不对,她根本就不需要护卫,因为,他们这些人根本连她的身都近不,想打别人,这力气明明用在她身上,却反作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一切,自己怎么就没有看到?

  或者,看到了也没有多想?

  居然还想着她一个人过来,身边没有保镖,自己可以让乡亲们将她拿下,逼水莲回转来?

  把别人当傻瓜,可实际上,自己才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啊!

  他猛然就跪了下去:“我错了,唐女士,我错了,请您大人大量,原谅我吧。”

  不但是他,这个时候,就是其他村人也转过弯来了,认识到了唐爱莲的强大,一个个都跪了下来,向唐爱莲认错:“唐女士,请您大人大量,原谅我吧。”

  唐爱莲冷冷地:“你们要认错,还是向水莲和她的母亲认错吧。”

  说着,她朝后面一指。众人就发现,水莲和她的母亲水玉春正从不远处的树林里走了出来,向着众人走来。她们的身边,跟着小青小白还有唐暗。

  唐暗刚才就想跟过来了,但唐爱莲不让,她身上带着防御牌,还穿着法衣,这些人都是凡人,谁能伤到她?

  就算要动手,她一个超凡境的武修,还打不过这些凡人?

  她以前动手被迫动用灵力,那是因为对方是高阶灵修,眼前这里,可没有人出窍期的仙修用灵力攻击她。

  众人看到水莲母子,一个个都怔住了。

  无他,水莲母子刚刚来的时候,都是一幅城里贵夫人娇小姐比实际年龄小很多的样子,但来这里两年,早已经变成了跟年龄一样的村妇。

  可现在,这两人都换了衣服,又恢复了刚来时的贵夫人娇小姐的样子了。

  就这么一会儿,她们就能变化,这哪里是平常人能做到的?

  张支书更是惊骇:难道,这两个女人也是“异人”,来这里,只是一时落难?

  听说,异人都会化装在凡人之中历练,难道,这两人根本就是来“历练”的?可笑自己居然以为将两人分开,就能利用母亲对付女儿,利用女儿对付母亲?

  张支书一时又是惊又是怕,对着两人就跪了下去,很诚心地忏悔:“对不起,是张某的错,让两位受苦了。对不起了。”

  其他也都跟着跪了下去:“对不起,我们错了。”

  水玉春可是知道这山村里的确很穷,他们也是穷怕了,又听信别人所说,才做出逼着女儿拿钱投资那样的事。而且,这两年这些村人对自己还算照顾。

  此时见着大家都朝她们跪下,连忙去扶近前的老女人:“大家别这样,都起来吧。”

  但众人哪里敢起来?一个个跪着不断认错:“对不起,是我们错了。”

  水莲见母亲这样,心中明白,母亲在村里的确是受那些人照顾了,否则,她虽然种过菜,但哪里懂种田?

  那些人得了她投资的砖厂分到的钱,总算对母亲还不错。他们好容易靠着砖厂分了钱,过上好褥子,真让他们还回砖厂分的钱,恐怕他们又要返贫吧。

  因此,她的心也软了,便说:“大家起来吧,投资砖厂的钱,是我为牛角村做的一件实事吧,这钱,不用还了。”

  她说的牛角村砖厂的钱不用还,却没说牛角冲村委的钱不是还。那是因为,她感谢牛角村的人照顾她的母亲,却对牛角冲村委,特别是张支书的做法反感。

  众村人一听说砖厂的钱不用还了,顿时笑逐颜开,一个个从心里感谢起水莲母女来:

  “谢谢水莲。”

  “谢谢水婶子。”

  “好人会有好报的。”

  “人家水莲还拿了钱修了学校呢。”

  “是啊,水莲和水婶子一看就是个好人”

  ……

  唐爱莲觉得水莲这事办的倒是蛮漂亮,这些人以后啊,都会记得水莲的好,于她修行可是大大的有利。

  张支书却是一嘴巴的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