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5章打算告他

  张支书怎么能不苦?

  明明是他千方百计选出来的项目,好容易替村里人赚了钱,这下子,就因为投资的钱是水莲的,大家都只感谢水莲母子了。

  他连个人情都落不到。

  而且,这造福小学生修校钱免了,大家以后只会记得水莲的好,这办厂的钱免了,以后办砖厂的福利分下来,大家也只会记得水莲的好。

  可他建村委的钱,水莲却不肯免,他还不知道从哪拿来还呢。

  他这才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张支书连忙说:“谢谢你们免了村砖厂的投资钱,”

  可他却不得不向水莲道谢:“谢谢周水莲同志。那个,建校委的钱,我会尽快找齐,还给您的。忏悔书,我马上写。”

  他进村委办公室写了一份忏悔书,签上自己的名,按上手印,然后连印油一起拿了出来,交给治保主任:“让大家都签名吧按手印吧。”

  又转向唐爱莲:“我马上就把回去把一万块钱拿回来,向您购买解毒蜂蜜。”

  说罢就跑步回村了。

  不一会儿,他拿了钱回来,递给唐爱莲。

  治保主任也已经让大家都签名按生印,不懂写字的,就请别人写上名字,自己按上了手印。

  唐爱莲收好了忏悔书,示意小白收下了支书给的钱,然后才从口袋里掏出一小瓶蜂蜜:“快给他们服下吧。”

  说罢转身就走。张支书很想让她等那两人醒来再走,但却不敢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唐爱莲带着水莲母子走了,背后,跟着那一对少年男女,以及那个中年保镖。

  张支书连忙拿着蜂蜜给老六和小三子服下。

  刚刚喂下一会儿,两人脸上的黑气就退下了,紧接着,两人都猛地跳了起来:“好热好热。”

  众村人都目瞪口呆:这还是刚才中毒垂死的人吗?

  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这是玉皇蜂蜜,他们两服用了这种蜂蜜,这一辈子都身体强壮,不会再生病了。”

  众人都大吃一惊,看着两个热得欢蹦乱跳的人,眼中都带上了羡慕嫉妒:为什么中毒的人不是我呢?

  张支书却想起了唐爱莲的话:“我很确定地告诉你们,这瓶蜂蜜,你们一万块钱绝对不买亏!”

  这哪里是不买亏啊,这简直是得大便宜了。别说一万块钱,十万块都值啊,要是让有钱人遇到,一百万都愿意买!

  一辈子身强体壮不生病啊,他也想要,可惜,刚才怕老六和小三子中的毒得不到解除,他将所有蜂蜜都让两人服用了。

  唐爱莲留下的几只玉皇蜂看着这个张支书的丑态,心中很是鄙视:切,它们玉皇蜂一族的好东西,怎么可能让他们这些人吃到。

  除了那两个需要解毒的人吃到,剩余的部分已经被它们偷吃掉了。

  张支书见两人被救过来,想到自己没有完成任务,心中又有些感觉不安,便去打电话向何乡长汇报。

  只是,他拿起电话要打的时候,却发现根本没有一点声音。连忙拿起话机检查,也查不出毛病。

  他又跑去牛角冲小学打电话,依然打不通,这山里还没有信号,手机在这里基本没用。这个时候的手机也贵得要死,他也买不起手机。

  最后,他决定第二天出山一转,亲自去向何乡长汇报。

  只是,第二天一早,他带着干粮,带了点土特产走路出手的时候,才走了不远,就突然发现一小群彩色的蜂,正拦在路上。

  他大吃一惊:这些大拇指大的蜂,就是那蜇伤老六和小三子的毒蜂么?

  那些蜂在路上,他不敢再走正路,便想着要从旁边的林子里绕过去。

  只是,走到山上的林子里,没走几步,就一脚踏进了陷井,整个人掉了进去。只听得咔嚓一声,他的脚断了。

  他惨叫一声,破开大骂:“这是哪个短命鬼,怎么在这外围也挖了陷井,还不作好警示?”

  他不知道这个陷井,正是有人挖了埋伏水莲的,水莲想要逃出山外,自然要走这里,路上怕人发现,自然不敢走,那就必须走山上,从林子里穿过,但又不会离路太远。

  结果,那天晚上,水莲逃过了陷井,又被人射箭,最后只好返回。

  而张支书却没有水莲的本事,掉下了陷井,跌断了腿,还没人发现。

  一直到下午,才有人从山外回来,张支书听到声音,连忙大声喊叫,这才被人发现,找人来将他抬了回去。

  只是,他这腿一断,至少两个月不能出去,自然也就没有人出去找何乡长汇报了。而这种隐秘的事,他又不敢找人汇报。

  回头细想,也许老天就不许他出去汇报呢?不然的话,为什么村委和小学两部电话都突然坏了,而他想要出山,又跌进陷井断了腿呢?

  他干脆闭紧了嘴巴,不管了。

  另一边,水莲得知自己外公是被司马智所害,因为怕自己留b城出问题,还将自己母女两个打包扔到牛角冲,水莲恨意满胸:“我好想打死他!”

  唐爱莲:“要不,我想办法让你进去打他一顿?”

  想到监狱,水莲却不想进去:“算了,让他判个无期徒刑,然后让人在里面每天打他一顿吧。”

  唐爱莲笑:“这个可以有。”其实她早就这样做了。

  而且,为了让司马智的里面的日子“好过”,她已经用药化去了他的功力。

  水莲搂着唐爱莲的肩膀:“谢谢你爱莲,本来,救命之恩当以身相报,可惜,你有凤鸣了。不如这样,让我进希望集团,我以后就给你做牛做马吧。”

  唐爱莲不干了:“去你的,还做牛做马。我希望集团的精英工资,可是比你以前的工资要高十倍,多的是人想要进我的希望集团呢。”

  水莲切了一声:“哼,别说得你是个好老板似的。我要是愿意去别的公司,也有这么高的工资。”

  “你去别的公司,也要人家愿意要你啊。”唐爱莲笑着说:“算了,看在你还要养老娘的份上,我保证给你一份高工资,别的不说,灵液管够,还有那种普通的灵桃,也管够。突破的时候,还有玉皇蜂的蜂蜜。怎么样,这份工资,别人能开得起吗?”

  水莲狗腿地搂住她:“开不起开不起,只有阿莲你才开得出这样的工资。我跟定阿莲了。”

  “切,马屁精!”唐爱莲看着水莲:“不过,你确定不回那个家了吗?”

  唐爱莲想起了水莲的婚姻。

  水莲的脸上,迅速暗淡下来:“我还回那个家干什么?”

  唐暗偷看了水玉春一眼,很想说话,却又欲言又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