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6章同样是贪

  唐爱莲见唐暗的神情,便说:“唐暗,说话。”

  唐暗权衡了一下,这才说道:“将她们母女打包丢到牛角冲,恐怕不仅仅是司马智做的事。”

  唐爱莲:“噢?”

  水莲母女也看向唐暗。

  唐暗居然有点心慌慌的感觉,忙说:“我怀疑,叶文川也参与了,甚至还是主谋。”迟疑了一下,又说:“前两天,叶文川正准备婚礼。估计是准备在八月一日结婚。”

  叶文川,正是水莲的丈夫。他是个转业军人,选择八月一日结婚很正常。

  “你们办了离婚手续?”唐爱莲皱着眉头问水莲。

  水莲摇头:“没有。”

  她记得很清楚,“组织上”让她代外公去“家乡”支教两年,叶家就迫不及待地将她行礼准备好了。

  而那个时候,正是她发现丈夫在外有私生子,却没有闹开的时候。她是想离婚,但根本就来不离婚!

  唐爱莲看着水莲:“你怎么打算?”

  别看水莲平时没有什么大的理想,对人温柔,对丈夫一心一意,甚至非常痴情,但这种人一旦伤心,却最是绝情。

  果然,水莲淡淡地说:“还能有什么打算?如果查实是他把我搞到牛角村的,就把实情大白于天下,然后告他重婚,最后离婚!”

  “呵呵,不愧是我唐爱莲的姐妹,够爽快,这样的渣男,就该狠狠地虐他!”

  被告重婚,还将原配发配到山沟里去,没有了司马智撑腰,这叶文川,绝对没有好下场!

  这一路上,却是比进山的时候慢了许多,因为有水玉春这个五十多岁的中老年人在。水玉春虽然在村里,虽然说乡亲们都很照顾她,但毕竟,从锦衣玉食的环境中到杂粮糙米的饮食,让她很不习惯,整个人都瘦了很多,也虚弱了很多。

  还是唐爱莲将灵液掺在水中让水玉春服下,才总算是用了三个半小时就走到了。

  他们回到了乡里,余组长马上去找手下,核实修理本乡中小学危房的费用了。

  唐爱莲告诉他:“把一切都查清楚后,把数据报给在县里筹备希望集团的人,我会派人核实,然后给你拨款的。”

  余组长全身是劲:“谢谢唐女士。”

  得知蜂蜜服用后一生身体强壮,一生无病的好处后,想到一直缠绵病蹋的母亲,他舔着脸问唐爱莲要。

  唐爱莲给了他一瓶:“相识一场,也是缘分,这一小瓶蜂蜜,就送给你吧。你母亲用一小勺就够了,你自己也可以服用一点。”

  余组长自己先服了一点,果然觉得全身是劲。

  当唐爱莲为这蜂蜜问张支书要一万块钱的时候,他还觉得贵,以为是唐爱莲惩罚他们,到了这时他才知道,这蜂蜜实在是个宝贝,唐爱莲只问那张支书要一万块钱,真的是便宜他们了。

  不过,多要了他们也拿不出来吧。

  余组长觉得,自己的运气实在好,也欠了唐爱莲很大的人情。他主动告诉唐爱莲:“那个何乡长的后台,叫叶文川。”

  唐爱莲大吃一惊:“叶文川?”会是水莲的丈夫叶文川吗?

  “叶文川现在是f市的副柿长,他的老家就在常山县。他是当兵出息了才当官的。听说,他娶了一个大官的外孙女,然后才步步高升的。”

  唐爱莲了然:水莲“回乡支教”的地方,就是常山县麻山乡的牛角冲小学。

  原来,叶文川是将老婆丢回了家乡,水莲还真是“回乡支教”啊!

  “那个叶文川的家乡是哪里?”

  “他的家乡啊,就在常山县定远镇吴南村委大桥村。”

  “好,谢谢你了。”唐爱莲很真诚地向余组长道谢。

  其实,余组长也贪,为他管辖的中小学贪,还为自己的母亲“贪”,但同样是“贪”,而且都是为集体“贪”,余组长还添了个为母亲贪,但余组长的“贪”让唐爱莲欣赏,而张支书的“贪”,却让唐爱莲厌恶。

  因为,余组长的“贪”,有他的原则和底线,而张支书的“贪”,却没了原则,失了做人的标准,是没有底线的贪,哪怕他为的是村集体,这种贪也害人害己。

  唐爱莲忽然想起了什么,告诉余组长:“我给你们中小学捐款的事,先别告诉何乡长,调查的事,也要低调进行。还有,我们住教育组的事,也别跟人说。”

  余组长一听唐爱莲这话,便知她有行动了,连忙点头:“一定。”但心里却是很担心:“可你们这么多人,住两间房,真的够么?”

  “没关系,反正你这里也是木楼板,不用担心湿气,我们直接打地铺就行。”

  实际上,小白小青哪用得着睡床上,他们一个边一个,圈在唐爱莲的手腕上当手镯了。而唐暗,却是习惯睡在屋顶上,因此,真正在房里睡觉的,只有唐爱莲和水莲母女而已。

  待疲惫的水玉春睡着后,唐爱莲拉了拉水莲,水莲便悄悄跟着唐爱莲出来。

  唐爱莲给了水莲一个隐身符:“咱们去看看那个何乡长。”

  仅仅让张支书跌倒躺床那里够。水莲母女出来的消息,可不能传到叶文川的嘴里去,要不然他有了准备怎么办?

  要找何乡长很容易,乡政府的大门口宣传栏上就有何乡长的照片,唐爱莲的念力一转,就找到了何乡长住的地方,乡政府大院的一个带前后房以及厨房的套间宿舍里。

  此时,何乡长正拿着手机打电话,语气里是说不出的巴结:

  何乡长:“是是是,我肯定不会让周水莲出来,我让人好好看着她呢。”

  唐爱莲集中念力,便听到了对面电话的声音:“你不仅仅是要看好她,不能让她跑出山来,而且还要看好别人,别让任何从外面进去的人接触到她,更要注意她接触的人,也不能让她把任何信息传出来。”

  一听到这个电话里的内容,唐爱莲就知道了,余组长说的不错,这个何乡长的后台,果然是叶文川。这个叶文川电话里说的“她”,就是指水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