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8章重婚罪

  此时,招待所门口很是热闹,因为叶文川的身份,整个招待所被包场了。没有请贴的人是不能进来的。

  唐爱莲和水莲远远地看着这里的一切。

  虽然说,唐爱莲也能弄到请贴,混进酒店里,不过,唐爱莲觉得,在这招待所门口所发生的事更容易传出去。

  谁让这招待所所在地方,是个风景优美的湖滨呢,哪怕平时,这里都有不少人游玩,更何况,今天叶副柿长结婚,自然有不少人想要来观看热闹,还有不少人本着见世面的心思,想要看看一个副柿长的结婚典礼有多高档。

  看着叶文川跟司马美玉已经站了半个小时了。唐爱莲知道,这个时候,正是最人多的时候。早了,大部分人还没来,晚了,大家都进了招待所。

  而这个时候,不早不晚,有一些朋友三四也在门外不远处等着,准备邀着朋友一起进去。

  当一个身材中等的中年男子带着妻子和秘书走向招待所门口的时候,叶文川连忙迎接过来:“尚舒记,刘大姐,欢迎光临,不胜荣幸。”

  “叶副柿长,祝贺你新婚大喜啊。这位美丽新娘是司马家的小姐?”

  唐爱莲见重要人物到场,马上拉着水莲走了出去。

  “哟,叶文川不是有老婆吗,怎么还能再结一次婚啊,这是,我们国家什么时候改了婚姻法,实行一夫两妻制了?”

  唐爱莲人还没到,声音就传了过去。而且她还用灵力将声音散开,不但外面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她的话,还传进了招待所里面。

  她这话,一说出来,就如平地一个惊雷,炸开了。

  “这个,谁在说话啊?”

  “叶文川是谁?”

  “就是今天结婚的新郎啊,叶副市”

  “他有老婆的?”

  “好象是呢。”

  “有老婆还能再结婚啊?”

  “哟,这叶副市能讨两个老婆,是不是我们以后也能讨两个老婆哎。”

  “你想得美,人家的大领导,你是吗?平头百姓也想要两个老婆,你美的你……”

  ……

  叶文长听到这个声音,大吃一惊:“谁,谁在乱说话?”

  唐爱莲拿开隐身符,从转角处走出来:“乱说话?你老婆还好好活着呢,我怎么是乱说话?”

  唐爱莲将水莲推上前:“尚舒记是吧?这就是叶文川明媒正娶的妻子周水莲。你应该见过吧?”

  尚舒记看着眼前的水莲,眼中闪过惊艳。

  今天的水莲穿着唐爱莲为她以精神力缝制的精美垂地红色长裙,青丝挽在头上,插着一根价值非凡的红宝石孔雀簪子,露出她凝脂般的优美长脖。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而红,脸上打粉嫌太白,涂朱嫌太红。

  尚舒记心中滴咕,这分明是一个美得带点不食人间烟火味的仙女吗?再看司马美玉,虽然浓妆艳抹,站在那里跟别人一比,感觉很美,但跟水莲一对比,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叶文川搞什么鬼,放着这么美的老婆不要,去要那个丑的。难道就为了攀上司马家?不过,听说司马家现在的势力已经不如从前,就算是司马家新家主的私生女,听说她从小流落在外,能有多大感情?

  其实,唐爱莲比水莲更美,但今天唐爱莲为了突出水莲,故意将自己扮得不显山露水。从而让大家的视线集中在水莲身上。

  叶文川见鬼一般盯着周水莲:“你,你怎么在这里?”

  而且,她不是为了怀孕吃了不少药变得又老又丑还带点浮肿吗?怎么变得这么漂亮?还年轻了这么多?

  司马美玉一见水莲,就想开口说话,但唐爱莲只看了她一眼,她就感觉全身血管收缩,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已经进入了招待所里的人都从里面跑出来看热闹。

  从招待所里出来的叶家父母以及兄弟一家人,想挤上前说话,却突然就站住不动了。

  特别是叶母,见以前在自己面前唯唯诺诺的水莲居然敢跑来破坏她儿子的婚礼,想要上前抓住水莲,然后打骂,被唐爱莲重点照顾,直接跪了下去。

  水莲的有点红红的眼睛盯着叶文川:“呵呵,明明被你以支教的名义送到山沟沟里的我,居然没被害死,还逃脱了你的爪牙出现在这里,奇怪吧?”

  叶文川很快镇静下来:“水莲,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去支教,不是你自己因为离婚不想面对我而自己申请去的吗?”

  离婚?

  水莲愤恨地:“叶文川,我什么时候跟你离婚了?我外公刚刚车祸去世,你就以外公遗嘱说让我但他去他的家乡代他报养育之恩为由,把我的行李送来,将我送去了常山县麻山乡牛角冲小学支教。我什么时候跟你离婚?更何况,你一直在我外公面前扮演一个好外孙女婿,怎么可能跟我离婚?”

  叶文川象是受了冤枉似地:“水莲,我们之间早就没有感情了,而且,你一直为没能为我生下一男半女而感到内疚。

  在你外公去世的时候,你说之前没有离婚,是因为两位不想两位老人伤心,现在老人走了,我们可以离婚了。所以,我们就办理了离婚手续,你怎么说没有离婚呢?”

  尚舒记看着水莲:“水莲同志,既然你们已经离婚,你不应该来这里闹,还是先回去,有什么事,等办完婚礼再说吧。”

  水莲哈哈哈地大笑起来:“叶文川,你要重婚,也要找个好借口。我外公去世,我身心都遭受重大打击,伤心欲绝,你一说我外公留下遗嘱,让我代他去他家乡报恩,我不辩真假就,迷迷糊糊就被你送上了车,那个时候,怎么可能还跟你办离婚?更何况,我去了之后,才知道什么外公的遗嘱,根本就是个骗局。”

  水莲一指叶文川:“你将我送到牛角冲之后,让牛角村的张支书骗我捐钱修学校,修村委楼,投资砖厂,将我的钱榨干。你们还控制了我的人身自由和通信自由,不许任何外面进山的人接触我。所以,别说什么在我支教期间跟我离的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