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9章不作数

  叶文川想辩驳,却被唐爱莲施了禁口,根本说不出话来,急得要去拉水莲。

  唐爱莲眼光一凝,射向叶文川,叶文川顿时全身如坠冰窖,动惮不得。他顿时明白,自己中了暗算了。

  叶文川跟司马家联系上后,已经知道这世界上有古武者,有修仙者,还有异人。

  他是在唐爱莲进入地宫之后才认识水莲的,而唐爱莲一去近十年,因此,他并不认识唐爱莲,不过也听说过,水莲有个朋友进入了地宫。只是,那人一去九年未回,世人都认为她已经死亡,因此没将她当回事。

  能入地宫的人,自然非同小可。

  看来,跟着水莲一起来的这个女人,恐怕就是水莲的那个朋友,从地宫回来了。她应该是属于“修练者”或者“异人”了。

  他心中暗暗责怪,司马家的人怎么都还没有到呢,他们家也是古武世家,只有他们才能压得住这个女人啊。

  他急得头上直冒虚汗。

  其实,他不知道,司马家的人已经来了。来的人还是司马家的新家主司马粟。只是,刚刚来就听到唐爱莲那句话,因此就隐在了外面。想要看看形势再决定是否进入。

  结果,还真听到了对叶文川非常不利的话,一个私生女罢,从小不在身边长大,不过是听说嫁了个副柿长,这才将她认回来罢了。

  不可能为了她,明知叶文川陷入了重婚门,还凑上去找没面子。

  尚舒记也想阻止水莲说话,这可是丑闻啊,就这么说出去,很影响官员的形象。

  可是,当他想要开口阻止的时候,还想叫人来将这两人先稳住,但他还没有行动,马上就感觉自己身上一重,接着便连呼吸都感觉困难起来,更不要说说话了。

  水莲的声音还在响着:“我周水莲自外公去世的第二天就去了牛角冲,一去两年,不得出来,一直到前几天,我的朋友找到我的去处,进山将我从那些人手中抢了出来。我今天才能站在这里。所以,我根本就没有时间跟你领那张离婚证!

  你说你跟我离婚,请问是什么时候离的婚?请问有证据证明我跟你去过民政局领过离婚证吗?什么时候去的?

  更何况,离婚不是儿戏,我外公在的时候,我们还恩爱着呢,怎么我外公一去世就闹到离婚的地步?就算我外公去世了,你要离婚了,总得需要机会有时间去办离婚证吧?

  所以,我没有去过民政局,就算你拿出了离婚证,也是没有经过我同意,你一个人滥用职权去办的离婚证。我想请问诸位,没有经过另一方同意,一方去办的离婚证能作数吗?”

  叶文川懵了。

  叶文川当年找司马美玉,一开始只想要个孩子,将司马美玉作为生育工具。但沾上司马美玉之后,却喜欢上了司马玉。

  两相对比之下,一个年轻美丽鲜活的身体,一个为了生育被迫吃下叶母找到的药物,变得有点发胖甚至浮肿的身体,他自然遵循着本能,选择了司马美玉。

  但再喜欢,他也仅是将司马美玉当作生育和发泄的工具而已。

  可没想到,一个偶然的机会,让他知道了,他为后代计找到的这个女人,居然是司马家的私生女!

  于是,他开始有了想法,想要司马美玉来代替周水莲了。

  只是,周水莲有周九夫这个外公撑腰,他不敢提离婚,更何况,作为官场上的人,他也不能就这么离婚。只要水莲一闹,他的仕途也就到顶了。

  周九夫车祸去世,他先周水莲赶到了医院,周九夫弥留之际,遗憾没能见到外孙女,遗憾手头的工作没能完成,还遗憾不知故乡在哪,人人都可报故乡养育之恩,他却不知死后魂归何处。

  听到他的那句不知故乡在哪的遗憾,叶文川突发奇想,他不是不知故乡在哪吗?他替他找一个,他不知遗憾没见到外孙女吗?他帮他安排外孙女去故乡报恩。

  于是,周九夫尸骨未寒,他就借着周九夫的遗嘱,将妻子打包送到了所谓的外公故乡报恩。还交待当地的干部,用尽一切办法将她留在山里。

  将妻子送走之后,他跟司马美玉的来往再没有了阻碍,还有了跟司马美玉结婚的想法,但他一时还不敢这样做,除非,妻子主动离婚,或者,妻子死了!

  因此,他一直装作不知道,美玉是司马家的人,就这样过了两年。

  直到前段时间,司马美玉的生父司马粟上位成了家主,被人将当年事揭发出来,司马粟干脆认了这个女儿。

  但司马粟认女儿是有条件的,想要回到司马家,就必须离开他叶文川。他绝对不许自己的女儿不明不白跟着男人。

  于是,他只能跟司马美玉结婚。

  他想办法散布出他的妻子因无法生育内疚于心,自动离开了他这个消息,并伪造了妻子的签名,拿着离婚协议书去办了离婚证。

  可他没想到,他连离婚证都还没拿出来,人家就已经指出来,他的离婚证是假的。不作数的。

  众人听着水莲的话,再看张口结舌的叶文川,不由都站到了水莲这边,有不少人大声答道:“不作数!”

  水莲又问尚舒记:“请舒记来说,如果他叶文川一人办的离婚证,能作数吗?”

  尚舒记很复杂地看了叶文川一眼,只能回答:“离婚必须双方到场签字,假如是一方去领的离婚证,自然是不作数的。”

  话刚说出,就觉得奇怪,之前他想要说话,怎么都说不出来,怎么这一下就说出来了呢?而且,当他意识到自己能动能说话,想要有所行动时,马上又不能动不能言了。他心中恐惧,今天的事,有点他么的见鬼了。这两人女人一来,就掌握了舆论导向,控制局面。

  而且,他发现,不但是自己被压制了,而且,所有想要有异动的人都被压制了。能做到这一步,这人绝对不简单。

  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异人”吧。

  他心中明白,叶文川,完了。

  不说他做下这种囚妻另娶的事,就凭他得罪了异人,他也走不远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