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1章要证据

  人群中有人问了一句:“你说的这些,有什么证据吗?”

  唐爱莲看了人群一眼,说:“这位朋友问得好,说话要有证据,我自己是一个证据,但仅有我个人的证据还是不够。我这里还有牛解冲张支书签下的忏悔书和欠条。可以证明水莲在牛角冲的遭遇。”

  唐爱莲说着,将忏悔书和欠条的复印件先给了尚舒记一份,再发给众人。

  尚舒记看着那份忏悔书,上面写着他受上级指示,怎么压制水莲,巧立名目将她身上的钱榨出来,不许她出手,不许外面进山的人接触她,不许她的任何信件传出去……

  当然最后是忏悔,并保证将建村委的钱凑出来,还给水莲……

  看着那忏悔书下面众村民的签名和手印,尚舒记的心象堵上了棉花,透不过气来。

  这份证据,太重了!

  唐爱莲又拿出一个录音机:“另外,我们从山里出来的那一位,我去找乡长,恰好听到了何乡长跟叶文川的电话。很庆幸,何乡长有将电话录音的习惯,我把何乡长的电话录音放出来录了音,大家听听。”

  唐爱莲说着,拿出一个小型录音机,按下了放音键:

  录音机里传出了何乡长跟叶文川的声音:

  何乡长:“是是是,我肯定不会让那个周水莲跑出来,我让人好好看着她呢。”

  叶文川:“你不仅仅是要看好她,不能让她跑出山来,而且还要看好别人,别让任何从外面进去的人接触到她,更要注意她接触的人,也不能让她把任何信息传出来。”

  何乡长:“是是是,我一定让人看好,不会让她的任何一点信息传出来。就让她在山里过一辈子吧。”

  叶文川:“一辈子太久了。”

  何乡长:“您的意思是说,让她消失?”

  众人听着录音,心中都提了起来:这个叶文川,会说出让老婆消失的话吗?

  叶文川:“她的身份有点特殊,若是把她弄死了,会对你的仕途不利,当然,若是她自己带学生出去搞活动的时候不慎从山上跌下来跌死了,那就是她自己不慎,也算光荣殉职。”。

  何乡长:“是是是,您说的不错,他们学校也应该多搞点课外活动,山区嘛,自然免不了要上山。我会办好的,叶柿长您就放心吧,就算她光荣殉职了也不会让您受到牵连的。”

  录音机里的对话,被唐爱莲以念力放大,无论是招待所里面还是外面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众人听着录音,都听傻了:这个叶文川,不但将妻子骗去山沟沟“支教”,不让跑出来山,不让外面进去的人接触她,不让她把信息传出来。

  这也还罢了,他居然还授意别人,利用带学生出去搞活动的时候杀掉妻子?

  这得有多丧心病狂啊。

  周围一片寂静,一股风吃来,虽然是还是八月初,正是最热的时候,但众人却感觉一阵寒冷。

  唐爱莲关掉了录音机,冷冷地看了一眼叶文川:“大家听到了吧?他叶文川,甚至想要何乡长暗杀掉周水莲。”

  “尚舒记,叶文川在有妻子的情况下,与司马美玉同居五年,还生下了孩子,孩子已经四岁,今天又在这里举行盛大的婚礼,这一切都可证明,他叶文川跟司马美玉已经构成了事实婚姻,叶文川更是犯了重婚罪。

  另外,将妻子送到山里囚禁起来,还打算让人将她害死,犯了阴谋杀人未遂罪。您是他的领导,您看看怎么办吧。

  不过您不办他也没关系,反正水莲已经请了律师将叶文川告上了法庭。除了告他这两宗罪之外,还诉请离婚。”

  唐爱莲说罢,将录音带拿出来,重重地往尚舒记的手中一塞,便拉着水莲走了。

  水莲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看着叶文川:“对了,我外公的那座院子,听说被你们卖了。我好象记得,那座院子并没有过户给你,房产证上,还是我外婆的名字呢。所以,你还是尽快把院子拿回来吧,要不然的话,哼!”说罢,骄傲地走了。

  叶文川想说什么,张了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两位看起来如同二八少女般的女人所到之处,众人立马让道,目送着两位天仙般的姑娘远去。

  唐爱莲和水莲一走远,所有压制都失效了。

  尚舒记第一个动了起来:“哎,你们不能走。”

  只是,哪怕他是舒记,也没能留住两位美女。

  叶文川则是跳了起来,去抢别人手中的亲子鉴定书,撕烂之后,又去抢尚舒记手中的录音磁带。

  尚舒记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以为,对方手里就这一份?”

  叶文川呆呆地看着尚舒记:“我、我、我”

  “你好自为之吧。”尚舒记说罢,昂首挺胸走了。

  叶文川懵了,他在想,这一步,他走错了!

  今天来吃酒的人,不是叶文川在官场上的朋友,就是他结交的富豪商人,见到今天的势头,连尚舒记都走了,便知道叶文川大势已去,纷纷离开了招待所。

  一些做人油滑的还上来跟他打声招呼,更多的人却是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

  叶母一能动作,却是哭喊:“我的宝贝孙子”

  一个白胡子老头抱着孩子带着徒弟走了过来:“这是谁的孩子?刚刚检查过了,一切正常。出诊费三十元。”

  原来,是某个有名的中医被人叫了过来,给孩子检查身体。现在检查完毕,来问大人要检查费。

  叶母一把抢过孩子:“我的宝贝孙子。”

  “老人家,你的孩子没事,给钱了。”老中医的徒弟说。

  叶母一脸苦大仇深:“我为什么要给你们钱?”

  “你们不是说孩子有问题,叫我们过来给孩子作检查吗?我们检查过了,没事。但在出诊费用你总得给啊。”老中医的徒弟说。

  叶母还想说,叶文川却认出这是清华街上有名的老中医,连忙拦住母亲,说:“我给我给。”

  掏出三十块钱给了老中医。

  老中医看了他一眼,说:“其实你孩子没病,但你自己有病。”说罢也不管他,带着徒弟走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