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2章谁势利

  原来,唐爱莲怕这叶家的人到时候说她把孩子怎么样了,先请了个中医过来给孩子诊断,这样,就算叶母拿着孩子说事,也没办法了:人家名中医都说了没事了。

  让叶文川头大的是,这头刚刚处理,礼物登记处又闹了起来。

  原来,有几个送了重礼的商人“朋友”,跑到礼品登记处,要拿回自己的礼金,而负责收礼物的叶文川的妹妹叶文英自然不给,于是就闹了起来。

  叶文英大叫:“这世上,哪有送出的礼金还收回去的,你们这是看我哥哥今天出了事就欺负我们吗?不行,这礼金不能退。”

  笑话,进了她腰包的钱,她怎么可能退出去。她还打算着要用这些钱回家乡来起一栋大房子呢。新嫂子说,以后把爹妈都接到市里住。这大房子起好了,她正好有理由带着孩子回去住。

  这些来退礼金的人,都是送了重礼的人,有的是几万,有的十几万,有的甚至就是一张支票。就这个几个来退礼金的人加起来,就有五六十万!

  但是,那几个人也不是吃素了。

  今日这事,如果不传开,还能想办法捂住盖子,内部消化,但他那个大老婆可是在这个公开场合把事情给说了出来,这个盖子就算想捂都捂不住。

  因此,他们断定,叶文成完了!

  他们送礼给叶文川,是想要以后从叶文川这里拿到好处的,如果叶文川不当官了,甚至,成了阶下囚,那他们送的礼不就打了水飘了?

  如果是小小礼物,他们也就罢了,可他们偏偏送的是重金,因此,他们非要将礼物要回来不可。

  而且,他们的理由很充分。

  “这个没办法啊,平时送出的礼金是不能收回,但今天,你看看你们这个酒席还办得下去吗?既然办不下去,自然应该退礼金了。”

  叶文英愤怒:“谁说办不下去?这酒席还摆着呢,你们自己不吃,又不是我们没办。”

  一个有点附庸风雅的男人摇头:“可是,你们自己做的事,太过令人匪夷所思,你们的酒席仍在,可我们不想参加了。既然退出酒席,这礼金自然要索回。”

  “就是,我可不想参加一个讨小老婆的宴会。”

  “是啊,我老婆最恨第三者了,要是知道我参加一个第三者结婚的酒席,非让我跪搓衣板不可,所以我是肯定要回去的。”

  “对对对,我老婆知道我参加一个讨小老婆的宴会,肯定会克扣我的零花钱。我也得走,快把礼金退给我!”

  但叶文英不想退啊,双方一吵起来,便不可开交。

  那些人干脆不再跟叶文英纠缠,而是去找上了一个头两个大的叶文川:“叶副柿长,我们退出你们的结婚酒席,请把礼金退回给我们吧。”

  叶文川心中非常愤怒,但此时,却都不是发作的时候,他苦着一张脸:“魏老板,金老板,吴老板,你们这是,这是,要跟我绝交了吗?”

  几位老板心中一登,绝交,他们要回礼金,就是打叶文川的脸,后果自然就是绝交了。

  魏老板忙说:“叶副柿长,您看,我们只是不想参加酒席了,所以才要回礼金,而且,实话跟您说吧,这礼金我打得重了一些,怕查出来,会对您不好,所以才过来要回去。如果您觉得我要回去就是绝交,那不要也罢。”

  叶文川一听他这话,便明白了,魏老板是为了他手中的那个项目而来。可他现在这个时候,恐怕真是不方便操作了。

  再看其他几位,无一不是之前对他有所求的人。

  这是看他倒楣了,连落井下石吗?

  他只能朝着叶文英挥手:“退了吧,退了吧,反正今天这酒席也吃不成,全都退了吧。”

  “可是哪有送出的礼金还退回去的。”叶文英不服。她还是第一次摸到这么多钱呢。

  “我让你退你就退,说那么多干什么?”叶文川不高兴地说。

  他心中发誓,若是他这次没有跌倒,等站稳之后,一定要给这三人好看。

  只是,他没有想到,他这句话,却是引来了更多的人来退礼金。

  不过,总算之前先走的人都没有退礼金。

  叶文英摔摔打打没好气地退着礼金:她想要的大房子没了!

  不多一会,整个招待所,就只剩下了叶文川一家,司马家一直没有出现。

  不过,司马粟走的时候,叶文川还是看到了:原来,他们一开始就隐在人群中,却没有出来替他们解围。

  这个亲家,哼,也太势利了。

  正在往场外走的司马粟听到,肯定会嗤之以鼻。

  我们势利?若不是周九夫死了,你叶文川会舍得给你带来巨大利益的妻子,从而将妻子丢到山沟沟里,跟我的女儿结婚?

  说真的,若是司马智知道他这样对待原配妻子,他根本就不会认这个女儿,认这个亲家。

  他之前还以为是他的原配生不出孩子,所以主动离开叶家,来个眼不见为净。

  可没想过,她不是主动离开的,而是被叶文川打包送进山里的,而且,还授意别人干掉自己的妻子。

  他司马粟虽然也势利,当年被人算计,丢了家中继承人之位,用的就是这种不入流的方式算计他跟女人滚在一床,致使他失去了岳父的支持,被司马智夺走了继承人之位。

  他一直不知道,自己那次版算计,还留下了一个孽种,直到这次司马智被拉下马,司马粟被推举,才有人将这事又爆了出来。

  他思考过后,干脆认了这个女儿,只是提出,司马美玉要么回到司马家来,要么就不要认他这个父亲,绝对不能不明不白地就这么跟着叶文川。

  结果,叶文川马上向司马家提亲了。

  他以是,叶文川是体制内的人,他敢提出跟美玉结婚,定然是已经处理好了跟老婆那边的事。毕竟,他那个老婆没有生育能力,对方自愿退出,他可以理解。

  但他还是问了一句:“你跟你老婆之间”

  叶文川马上说:“岳父放心,我跟前妻的事已经处理好了。”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叶文川所谓的处理好,是派人强制软禁了妻子,而且,还打算着要让妻子永远消失。

  这样的女婿,他司马粟敢要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