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3章无耻

  果然,司马粟回去之后,就给司马美玉打来了电话:“如果你认我这个父亲,就马上回来,你要跟着叶文川,就永远不要回来了。”

  司马美玉很为难,一边是她的生父,一边是她的男人和孩子,以叶母对孙子的宝贝程度,肯定不会让她带孩子回去,因此,回去了,男人和孩子都没了。

  可不回去,她又担心。

  通过今天这一出,加上那女人说要告他重婚罪,只要一坐牢,男人恐怕保不住这个位置了,只要男人一倒,这个叶家,马上就要倒了。

  更让她心寒的是,叶文川这个男人,居然授意别人杀他的妻子!

  她司马美玉不是傻瓜,一个男人现在能为了自己杀妻,那将来就能为了别的女人杀自己。这样可怕的男人,她要不起。

  而且,回去之后,她就是司马家主的女儿,是大家族的小姐,她才二十四岁,有大家族的背景,完全可以重新来过。

  因此,她权衡之后,终究还是选择了回家。

  她进入了卫生间,将新娘服换了下来,然后趁乱悄悄地离开了招待所。

  叶家人并没有发现司马美玉走了。

  叶母抱着孙子过来她问叶文川:“阿川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已经把那个姓周的女人处理好了么?怎么她今天又出现了,而且还”还说要告你!

  其实,如果不是周水莲是个不下蛋的鸡,她还是愿意认她作媳妇的,毕竟,她虽然是个大官的外孙女,但性格温柔,对她这个农村的婆婆还算恭敬,守着大家闺秀贤妻良母的本份。

  而这个司马美玉,一开始还刻意讨好她,但自从知道她是司马家的女儿之后,特别是认了司马家主作父亲之后,整个人就发生了变化,有意无意之间,便有些看不同他们这些农村人了。

  但无论怎么说,她给自己生了一个大胖孙子,这一点就盖过了她所有的不好了。

  因此,她毫不犹豫就接纳了这个儿媳。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今天的婚礼上,周水莲完全变了,她不再象以前一样温柔小意,也不再象以前一样围着她的儿子转。她甚至指责儿子,还说要告儿子!

  她看错她了!

  “她怎么能这样?”她最后说。

  叶文川当然也发现了妻子的变化。

  以前,尽管她的外公的高官,但她在他面前真的非常温柔,也非常顺从他,听他的话。也因为如此,他才敢在她外公外婆去世后,将她骗去了山里。

  如果她是现在的性格,他怎么也不会将她打包送去山里吧。他会想别的措施,或者干脆以她不能生育为名直接离婚。

  两年时间,改变了她,但这改变,却不是他喜欢的。她怎么能够变得那么勇敢,她的腰怎么能在自己面前挺直起来,而且,她怎么能把他的所作所为在他跟别人的婚礼上揭发出来?

  她不应该听他的话老实在山里呆着吗?

  就算出山了,看到他跟别的女人结婚了,她不应该是躲在一边,偷偷地哭泣吗?或者,在人后悄悄找到自己,弱弱地问他为什么,哭求自己不要抛弃他吗?

  为什么,她会变得这么厉害?

  最让他无法理解的是,两年前,她在家里还是个黄脸婆,还是个有点胖有点浮肿的黄脸婆,为什么,离开了两年,就恢复了他第一次见她时的青春美丽?

  现在的她,瞬间就将美玉比成了泥。

  如果两年前她是现在的样子,他还会抛弃她吗?

  叶母见儿子不说话,又问道:“她刚才说那院子是怎么一回事?你把那个院子卖掉了?”

  叶文川“恩”了一声。

  叶母叹气:“唉,不是我说你,那个院子那么大,有十五间房呢,你买的那个房改房,房间太少,还跟人共用一个楼梯,太窄了,划不来哎。”

  叶文川见母亲这个时候还在说这些话,很是烦躁。却不知道,叶母还有着自己的打算呢。

  “我来之前原本想着,你现在已经当大领导了,可以给你大哥在b城安排个工作,你反正在f市有了自己的房子,那个院子也住不着,就给你大哥一家子住呢。你说你怎么就卖了呢?”

  叶文川被母亲说得烦躁,没好气地:“不卖了那个院子,住房改革的时候怎么买得起房子?”

  是的,推行住房改革,一是对原有的房子按照当时的成本价减工龄应扣的部分进行收费,变成单位和个人所有,或者完全私有。二是各单位都起了很多房子,照成本价卖给本单位职工。

  叶文川是后来者,刚来市里的时候是没有房子的,只有一个宿舍,因此房改的时候,他参加了新房的房改,虽然是成本价,但也要十几万。

  他原本就是从农村出来,他的工资向来都寄给了老家父母,之前家里向来是妻子当家,或者说,向来是由妻子养家。

  因此,妻子走后,他手头根本没什么钱,虽然当县里一把手的时候收了点,但他很注意经营自己的形象,因此,收得非常少,几年来加起来还不到两万。

  房改交不出钱很没面子,而且,他在f市也需要有房子住,便只好将周水莲外公外婆留下的房子给卖了。

  不过,因为那房子房产证上的名字是周九生的妻子,周九生夫妇一起去世后,原本应该由水玉春继承,但还没有办理,水玉春和水莲就被他打包丢到了山里,而且,房产证也找不到,他都有点怀疑,这房子也许根本就没有房产证。

  因此,他虽然把院子给卖了,但只签了协议,拿了钱,买方提出尽快过户,但他一直以房证在妻子手中,而妻子下乡支教为由拖延不办。

  现在水莲提出要拿回院子,他还不知道怎么跟那买房方说呢。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乖乖呆在牛角冲不好吗?非要出来跟他搞破坏!

  到了现在,他还这么想,还真是个无耻的人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