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9章黑岩大师

  只见在绿树遮掩之下,一座精舍建在一座颜色较深的石山的半山腰的一个山洞里,一半建在洞外,一半建在山洞里。

  精舍外边,有一道飞瀑,飞溅的水珠在阳光下散发着七彩光芒,将整个洞府给遮住了。

  这地方,怎么说呢,有点象西游家形容的花果山水帘洞的景色。只不过,花果山的水帘洞是天然的,而这个洞府除了瀑布之外,有着明显的人工痕迹。

  而且,这山上也不知是被人种的还是野生的,生长着不少的果树。

  这个样子,根本就是照搬着孙悟空花果山水帘洞来建的。

  难道,这个黑岩大师是华夏人?

  同人,唐爱莲的念力再扫进去,就看到了一个华夏人心目中的神仙形象:白胡子白头发童颜色!

  这个家伙,还真是华夏人!

  而且,唐爱莲还从他的腰侧看到了她送给弟子郑红军的百宝囊!

  唐爱莲无比庆幸,迈克的为难让她没有登上去往y国的飞机,否则,她去了y国根本就找不到害弟子的仇人。

  她将念力看到的情况以精神力传给凤鸣。凤鸣摸摸她的头发:“去吧,去为郑红军报仇吧,老公给你殿后。”

  他知道,她早就念念不忘要为弟子报仇了,仇,自然是她亲自报,他给作后盾就好。

  他将葫芦拿出来,悬浮在空中,盘腿坐在葫芦上。

  唐爱莲拎着乃吉就冲向了黑岩山。

  乃吉:能不能不要这样将人家拎来拎去的?

  唐爱莲没有听到乃吉的小心思,她将乃吉朝地上一扔,将他摔晕了过去,然后,她才朝着水帘洞里喊道:“黑岩大师,请出来解释一下。”

  一个挟带着怒气的声音传了出来:“谁敢来本尊的洞府前撒野?”

  “你是什么鸟,敢在我面前称尊?”

  唐爱莲伸出拳头用力一击,只听“啪嚓”一声响,紧接着是一阵空爆声,洞府周围的阵法就被破坏了。

  黑岩大师的洞府原本被水雾遮掩,此时却显露出真容来。一个有着明显华夏脸的中年男人怒气冲冲地冲了出来,站到唐爱莲的面前:“你这人好没道理,你这欺负我善良仁慈,不会冲女人动手吗?”

  不用说,这个中年男人就是黑岩大师了。

  他很愤怒,在t国几十年,他一直受着尊崇,所有人在他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出,而这个女人却一拳打爆了他的护洞阵法。

  他怎么能不气愤?

  只是,他居然看不透眼前女人的修为,看不透,要么是这个女人没有修为,要么是这个女人的修为很高,高到他看不透的地步。

  这个女人能一拳打爆他的阵法,明显不是前者,只能是后者。所以,他很想服软。

  但是,人家都把他护府阵法打爆了,他也不能没有反应啊。

  “善良、仁慈?一个善良仁慈的人会上战场?”

  唐爱莲不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如果不是自己显露了这一手,恐怕他此刻已经动升温了吧?

  原来高调是这样的爽气啊,只要显露了一点力量,对方哪怕再恨你气你,也不敢对你怎么样。

  高调起来这么爽,她以后不会再玩低调了。

  唐爱莲拿出那块护身符,问道:“这块护身符你给徒弟的?”

  黑岩大师见到护身符,看向乃吉,见乃吉躲闪着不敢跟他对视,心中没底,试探地说:“这是,我捡到的,给了我徒弟用,怎么啦?”

  捡到的?唐爱莲切了一声:“这样的宝贝你都能捡到啊。”她指了指对方的腰间:“你是不是想要说,这个百宝囊也是捡的?”

  黑岩大师马上伸手捂住了百宝囊,看着唐爱莲:“你干什么,想抢劫?”

  唐爱莲“哧”地叽笑了一声:“抢劫?”她猛然出拳,朝着那黑岩大师打去,黑岩大师连忙伸手去挡,但唐爱莲却变拳为抓,将他腰间的百宝囊扯了下来:“我还就是抢劫了,你怎么的?”

  她当场打开看了,当年她去地宫前发给弟子们的东西大部分还在,丹药里还有生肌丹,解毒丹,回春丹,聚元丹却不见了,还有大壶的灵液还剩下了一半,灵髓没了。

  里面还增加了一些之前没有的东西,一些说不出的名称的药材,一些炼器材料,还有日常用品,纸钞,金条。

  黑岩大师见百宝囊到了唐爱莲的手中,非常愤恨:“道友公然抢劫,到底是什么意思?”

  别看这个百宝囊只有十来个立方,但在这一界,储物装备可是少见,因此,一直被他当作宝贝,每天挂在腰间,还将他的绝大部分身家放在里面。

  可现在,他的身家,到了别人手中。他怎么能不急?

  而且,他还不能表现出有多急,因为,仅从刚才这一招来看,对方身手非常快,自己的手挡过去,根本就没有挡住,而对方要拿取他的东西却轻而易举。

  如果对方刚才取的是他的命,而不是百宝囊,他恐怕已经死了。

  唐爱莲晃了晃手中的百宝囊:“什么抢劫,别告诉我,这百宝囊是你的。我明明看到了里面有别人的衣服。”

  因为是法衣,因此,黑岩大师舍不得丢。但平常日子又穿不着法衣,加上他需要穿着他的长袍装大师骗民众,因此,z郑红军的这身法衣就一直放在里面没有动。

  见黑岩大师要开口,唐爱莲又抢在他前面说:“不要说什么这个百宝囊也是你捡的,这不是大白菜,哪个得了不好好栓在腰间,难道你还能从地上捡?”

  是啊,护身符说捡的还勉强,这百宝囊,说捡的是绝对不可能的。

  “说吧,哪来的?是不是偷的?”唐爱莲将出窍期的威压加在了黑岩大师的身上:“是你自己说,还是我给你搜魂?”

  黑岩大师顿时就不能动了。

  他心中中很是震惊,这个女人,果然是个比他功力高得多的人,自己是金丹期,金丹以下的修为他都能看破,却看不破这个女人,这说明这个女人最少也是个元婴期了。

  不对,这威压,恐怕元婴期也没有这么厉害啊。

  元婴期以上的老怪找上门来,抢他的百宝囊,这事,怎么看怎么怪,而且,给他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