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0章杀不杀

  黑岩大师感觉,百宝囊虽然珍贵,但对方的功力那么高,怎么可能看得上这样一个百宝囊?

  他感觉,只要他说了,百宝囊的来历,后果肯定极其难料,但不说,这个女人说了,搜魂。

  搜魂啊,被搜过之后,灵魂受损,他还能有自己的意识吗?

  他最后决定还是实话实说:“这个,不是偷的。而是,而是我在y国战场上的战利品。”

  “战利品?”唐爱莲的眼中酝酿着风云:“你是修士,不能参战,哪来的战利品?”

  “是,因为华夏军方有修士参加了战斗,所以,y国请我参加。”

  “你是不是华夏人?”唐爱莲逼问。

  “是。”

  “是,你还去对付自己的同胞?”

  “不,我只是想去看看,没有想过对付自己的同胞。”黑岩大师转动着眼珠。他在寻找着逃跑的机会。只是,他身上被唐爱莲的威压加身,全身都难以动惮。除了说话,什么都做不了。

  “然后呢?你这一看就就杀了自己的同胞?”唐爱莲肺都要气炸了。

  她想到y国有修士违反规定参战,却没有想到,这个参战的修士,居然是华夏人!

  “修士不得参加凡人战争,你不知道吗?”

  “知道。”

  “知道你为什么要去?”

  “对方说,华夏军方有修士”

  “那你在战场上看到了修士吗?”

  黑岩大师冷汗直冒。

  他当然没有看到修士,而那个被y国人称之为修士的人,不过是个古武修炼者,虽然突破了先天,但没有引灵入体,就不算修士。

  但是,他不能说。

  他能说,是有个军官看到了一个华夏军官不避子弹,知道对方身上有防御的法器,然后请出了他,又看到了对方脱掉外衣露出来腰间挂着的百宝囊,所以要了那个百宝囊。控制了他,让人杀掉了对方?

  黑岩大师不说话,唐爱莲干脆直接读取对方记忆。

  庞大的念力进入黑岩大师的识海,读取了他的记忆。

  通过黑岩的记忆,唐爱莲看到了y国战场上的残酷,看到了短兵相接时的战斗,听到了刺刀插入的声音,看到了士兵临死前的挣扎。还看到了郑红军在战场上的所向披靡。

  一个战场上的校官,身先士卒冲入敌群残忍杀戮,如同屠夫。所到之处,敌人望风披靡,无人敢挡其锋。

  冷枪打在他身上,他的身体晃了一下,子弹却不能射穿他的身体,而他回头一枪就干掉了放冷枪的敌人。

  看到郑红军的勇猛,唐爱莲感觉非常骄傲。但是,紧接着,她就看到了令她愤怒的景象。

  因为,郑红军忽然就不能动了,被敌人围上来,抢走了他的护身符,还有储物袋。

  郑红军指着一个军官大:“你真卑鄙,有本事,靠自己的力量跟我斗,请修士来搞歪门邪道算什么?就算我死了,就算你杀了我,你也是靠着别人把我固定在这里给你杀,不是你自己的本事。

  因为,被禁固的我,就是一个小孩子拿着枪也能把我杀死。所以,我不是你杀的,而是那个修士杀的,我就算死了,你永远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那个被他骂的军官一言不发。因为,他的确是请人帮忙了,郑红军不算他杀的,这个人是个修士,他来这里是违反规矩的。

  但他实在无法战胜郑红军,无论是战术或是战力!

  而后,郑红军一眼就锁定了战场上的黑岩大师。

  “你卑鄙,你一个金丹以上的修士居然来对付我一个古武修炼者,修士不得上战场,你等着修士的审判吧!就算修士不审判你,我师父也会替我报仇的!”

  如果对方是一个筑基修士,绝对不能让仅以威压就禁固着他,让他动惮不动。让他一个先天高手被压制,对方最少是金丹以上。

  黑岩大师也不说话,因为,郑红军的那句话也让他被吓住了。

  最后,y国的那个军官对着郑红军开了枪。没有了护身符,又被禁固了不得动惮,郑红军也不过是普通人,他大睁着眼睛倒下,死不瞑目。

  死前,他的口子发出了两个音节,别人听不出来他说了什么,但唐爱莲却通过他的口型知道了,他叫的是“师父,替我报仇”六个字。

  唐爱莲的心狂跳了起来,郑红军居然能想到,她会来找他,居然开口让她替他报仇。他相信,她会来替他报仇!

  被信任的感觉让唐爱莲的心血沸腾。

  正常的战场死亡,唐爱莲不可能替他报仇,但他是被一个金丹修士算计杀死,不算正常。因此,这个仇,她替他报了。

  更何况,郑红军求她帮他报仇。这个错,非报不可。

  那个军官将士兵们从郑红军身上抢下的东西拿过来递给了黑岩大师。黑岩大师只交代了一句:“将他的遗体送回给他们吧。”便走了。

  唐爱莲呵呵了两声,愤怒的火焰熊熊燃烧着:黑岩害死了她的徒弟郑红军,那个勾结黑岩害死她徒弟郑红军的军官她也不会放过。

  从黑岩的记忆里,她知道那个军官叫阮中南,当时是跟郑红军对战的敌方中校团长。听说现在已经因军功当了军长。

  当年他请黑岩出山时,黑岩就告诉过他,修士不得参战。但他一方面以当年对黑岩受伤逃到y国,被他救助的恩情协迫黑岩,一方面又以对方也是修士,他只是请他对方修士为由,请黑岩出手。

  虽然说,两军打仗,各为其主,兵不厌诈,无论他怎么做,都不算错。但他勾结了黑岩这个修士来参与战争,而黑岩也告诉过他,修士不允许参与战争,他还是以恩情协迫黑岩害了郑红军,他就要承受被他害死的郑红军的师父的怒火。

  他请动黑岩固然是他的本事,但郑红军临死前说的那句话,却成了唐爱莲去杀他的理由。

  唐爱莲直接将黑岩收进了空间里的小黑屋,她要将他带到郑红军的墓前祭杀。然后,她走进了黑岩的洞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