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511章 永远的渣男
  第1511章永远的手下败将

  唐爱莲在黑岩的洞府里搜索了一下,发现里面居然堆了不少的各种物资。

  甚至,还有不少当地人送的各种宝物,因为百宝囊比较小,因此,被他用一个洞府存放着。

  唐爱莲心中鄙视,这个黑岩还是个金丹修士,居然收集这种俗世财宝。

  只是,她刚刚别鄙视罢,转眼间,就将这些俗世财宝全部给收了。她想着回去后去找郑红军的家属,给他们送去一些吧。

  半空中的凤鸣见唐爱莲搜索洞府,还将那些没有修士看得上的东西大收取了,不由好笑:阿莲还是改不了这个爱收“破烂”的毛病。

  唐爱莲要是听到他的心声,肯定会撇嘴巴:当初她不收破烂,他收徒时哪来的见面礼。

  这些东西虽然是世俗的财物,修士用不着,但普通人能用啊。

  唐爱莲出了洞府,看了一眼还昏在地上的乃吉:这个家伙要不是杀掉呢?

  他虽然是被尼迈请去对付自己的,不过,他还没开始对付呢,就被自己找上门,还将他掠到此处。要是杀掉他的话,他好象又罪不致死。

  不杀吧,又怕他会给自己惹出麻烦。

  算了,抹掉他的记忆,随他自生自灭吧。

  唐爱莲顺手抹了乃吉的记忆,正要出府,习惯性地回头扫描,突然又发现那山洞里忽然闪过一丝灵力波动,或者说,阵法的痕迹。

  她拿出一把极品灵器飞剑,朝着那阵法的地方就刺了进去。

  阵法轰然而破。眼前露出的,是一个洞中洞。这个小洞里,居然有一汪灵泉,下面是一个小型灵脉。

  难怪,那个黑岩大师能突破到金丹期!

  唐爱莲将灵泉水连同那条灵脉一起移进了自己后来修炼出来的空间里,这样,以后她的这个空间里也有灵泉了。

  左手空间有灵泉,右手空间有灵井,她心中很是高兴:这一趟,来得值啊。

  她拿出花篮飞上了半空,跟半空中等着她的凤鸣汇合。

  “走,咱们去y国去。”

  凤鸣看了她处理这事的整个过程,心中摇头:他的阿莲还是心太软哎。不过,她若是真变得心硬如铁,就不是他的阿莲了。

  他宠溺地揉了揉了唐爱莲的头:“行,走吧。”

  只是,他个葫芦跟唐爱莲花篮并行,一只手却回身丢下了一个火球,直接将昏迷中的乃吉给火化了。

  唐爱莲自然也看到了凤鸣的动作,脸上有点红:“哎,我”

  “呵呵,我知道,杀人这种事,还是让老公来吧。”凤鸣说。

  “我不是”唐爱莲说了半句话,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说自己不是想将人让给老公杀,说自己不是心软?

  说自己已经抹掉了他的记忆?还是说,这个人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好象都不好说。

  凤鸣看了她纠结的脸色,他再次伸手揉了揉她的发心,笑了:“别纠结了。这个人受了黑岩师恩,拿着师父送的护身符给师父惹来大祸临头,却只想着自保,这种白眼狼杀了就好。”

  阮中南军长这几天总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危险的直觉让他这几天一直吃不好睡不好,他不知道,到底哪里有问题,让他这般坐卧不宁。

  他将自己可能遇到的危险都梳理了一遍,还是找不到危险的源头。

  他不由自主就想起了他的前妻。

  他的前妻是他微未之时跟着他的人,一直在家里替他打理着家庭,赚钱支持他的事业,为他耗尽了自己的心血。

  但是,他前妻最忍不了的是他在外面玩的几个女人,多次谴责他,而他每次都保证不犯,但过后又重犯,他认为那不过是风流小过,前妻却抓住不放,很是不满。

  他一方面感激于前妻子的付出,一方面又觉得在前妻子面前没有了信用,感觉在妻子面前,自己已经脏了,洗不白了,于是,在遇到现在的妻子之后,便干脆跟前妻离了婚。跟现任妻子结了婚。结婚后,他严格要求自己,做了一个好男人。

  后来他才知道,他在人们眼中依然是个坏男人,甚至,还比以前更坏了,因为他将贤惠的前妻给抛弃了,都说糟糠之妻不下堂,可他将陪他一路走来,助他事业成功,从来没有嫌弃过他的糟糠之妻给抛弃了,是所有人眼中的渣男。

  他现在做得再好,也抹不去他曾经的劣迹。

  他的行为,就跟欠一个人债太多,他无法偿还,就将那人杀了一般,他永远也无法还债了。

  就象他勾结修士杀了郑红军,那么,他被郑红军打败的过往就永远无法扭转了。

  怎么就想起了郑红军呢?

  不由自主地,他就想起了七年前,他在战场上的劲敌郑红军,那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厉害的对手郑红军。

  无论是战术战果或是单兵作战能力,他都不如郑红军,他数次埋伏,甚至牺牲了潜伏下来的女兵,都没能将他杀掉。有几次,明明感觉应该打中了他,他却毫发无伤。

  他知道一些修士的事,也曾经救过一位受了重伤的修士。他猜测,他的身上莫不是戴了什么修士送的防御法器?

  于是,他找到了曾经救过的那位修士,请他出山来对付这个郑红军。

  用掉了救人的人情,他终于请出了黑岩,果然,修士就是修士,不是凡人能斗的,黑岩大师根本没有动手,只是定定地看着郑红军,就能将郑红军压制得动惮不得。

  他顺利地将郑红军身的防御法器拿了下来,又拿了他身的一个黑岩大师指定要的小袋子,然后开枪将他杀了。

  他永远忘不了郑红军指着他骂的话:“你真卑鄙,有本事,靠自己的力量跟我斗,请修士来搞歪门邪道算什么?就算我死了,就算你杀了我,你也是靠着别人把我固定在这里给你杀,不是你自己的本事。

  因为,被禁固的我,就是一个小孩子拿着枪也能把我杀死。所以,我不是你杀的,而是那个修士杀的,我就算死了,你永远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想起他,他死了,永远不可能还能给自己带来危险。

  可自己为什么会想起他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