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2章生不如死

  忽然,又一句话在阮中南的耳边响起:

  “你卑鄙,你一个金丹以上的修士居然来对付我一个古武修炼者,修士不得上战场,你等着修士的审判吧!就算修士不审判你,我师父也会替我报仇的!”

  一开始,他还是担心的,不是因为郑红军说的那句什么“修士会来审判你”,而是那句“我师父也会替我报仇的!”

  因为,他师父如果来了,报仇的对象应该不仅仅是黑岩大师,还有他阮中南。

  六年过去了,什么修士并没有审判黑岩大师,他也就慢慢将这事给完全放下了。

  他真有师父替他报仇,为什么一直没来?说不定,他说的师父根本就没有,或者,他师父也怕了黑岩大师,不敢来。

  但今天,他不由自主到想起了郑红军。那个被他联合修士压制才杀掉的郑红军!

  他觉得自己真是见鬼了,为什么会想到他呢?

  他不由自主地取下了墙上的一把刀。这把宝刀吹毛立断,它是属于郑红军的。当年,黑岩大师要了郑红军的那个小袋子和护身符,他就要了这把刀。

  这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宝刀,非常锋利不说,似乎还有会饮血见血越多,它就越锋利。

  此刻,他拿着这把刀,却感觉到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刀身上居然浮现出了郑红军的面容!

  郑红军!

  阮中南惊叫一声。

  刀上的郑红军面容带着嘲讽的笑,他做着嘴型:“就算我死了,你依然永远是我的手下败将!”

  “你依然永远是我的手下败将!”

  “你永远是我的手下败将!”

  “你是我永远的手下败将!”

  郑红军的声音越来越大,充斥整个屋子,阮中南愤怒了,但很快又泄气了。

  他忽然觉得,他其实做错了,郑红军活着,他总有打败他的一天,可他请来黑岩大师将他镇压着杀死了。

  看起来是他杀了郑红军,但实际上,郑红军说的不错,那不是他杀的,而是黑岩大师杀的。

  他一直败给他,成为他手下败将的事却就此定型,没有办法战胜他。

  郑红军说得对,他就算杀了他,他也永远是郑红军的手下败将。

  就跟他跟妻子离婚了,他在人们心目中的男人形象永远被定格成渣男一样。

  他恨自己,为了战争的胜利,使了手段,却输了军人的人格,还让郑红军在他心上永远烙下了手下败将的耻辱!

  气怒交加的他,恍惚中听到现任妻子的招呼他的声音,下一刻就将那把宝刀朝着门口丢了出去。

  可他的刀刚刚丢出,就听到啊的一声惨叫。

  他心头重重一跳,连忙跑出去,却发现他的夫人倒在地上,额头上正架着他刚才丢出的那把宝刀,因为宝刀太利,那刀深深地砍进了夫人的头骨一半有多。

  原来,就在他刚刚丢出刀的那一刻,他的夫人正好走过来叫他去吃饭,不想刚刚走到门口,就从里面丢出一样东西,直冲头脸。她避之不及,就眼睁睁看着那刀劈在了她的额头正中。她只来得及惨叫一声,就倒了下去。

  “阿蔓!阿蔓!”他手足无措。

  他的夫人,是黎司令的女儿,跟着他十五年,虽然他因为那个部位受了伤没有孩子,却毫无怨言,不离不弃。

  可今天,他却无意中将她给杀了!

  阮中南因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

  据说其本人诉称是误杀,但因鉴定他并无精神病。而且,他的妻子从厨房走过来,走到正房门口的时候,曾经叫过他一声。

  他是在听到妻子的叫声之后扔出宝刀的,就算他不是计划要杀妻,但也是他自己潜意识里想要杀掉妻子。

  而阮中南自己在分析当时的心理之后,也恐慌了那一刻,他的确是想要杀掉妻子。

  他的妻子对他有多好,对他的付出有多大,他心中的枷锁就有多沉重。

  如果不是遇到他现在的妻子,他不会跟妻子离婚,不会背着忘恩负义的渣男名声无法洗脱。

  潜意识里,他将自己离婚的过错归到了妻子身上,觉得现任妻子是他跟前妻离婚,将他将渣男形象永远定格的罪魁祸首。

  就象他请出黑岩大师将郑红军杀掉,将他成为郑红军的手下败将为永远定格一样。

  他当时将宝刀扔了出去,不但是想要将郑红军这个手下败将的烙印丢掉,也同时将渣男这个永远的烙印丢掉。

  他也的确丢掉了他杀了现妻,觉得他欠前妻的总算还了。如果他再将黑岩大师杀掉,是不是有资格再跟郑红军一较长短呢?

  这事,唐爱莲还真是没有出手,一来就听说阮中南杀妻案,她怀疑,郑红军的魂魄还滞留在他身边。

  唐爱莲隐身拿走了郑红军的宝刀。

  果然,在见到那把凶器后,就证实了她的猜测:郑红军居然附身刀上,他自己报了仇。

  不过,他之前一直附身于刀上,直到唐爱莲来为他报仇,频繁的想起他,唐爱莲的强大念力,通过思念的方式唤醒了他,他才能够给自己报仇。

  只是报仇后的郑红军神魂差点溃散,如果唐爱莲晚来一天,他很有可能就散了。

  唐爱莲给了他两百念力值的灵魂能量,助他凝聚了魂身。

  他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唐爱莲就哭了:“师父,您终于来了。师公,您也来了。”

  凤鸣点点头。

  唐爱莲叹气:“师父来晚了。你已经自己报了仇。”

  “不,不晚,师父来了,师父要帮徒弟报仇的信息唤醒了徒儿,徒儿才利用阮中南的遗憾心理,诱导他扔出宝刀,杀了他的妻子,让他背上了杀人之罪。”

  只是,他的妻子就有点太无辜。

  唐爱莲却摇头:“我查过他的记忆,他对抛弃前妻有着非常深的梗,他过不了这个梗,这种男人,总想将自己犯的过错推到别人身上,因此,他认为现任妻子是他抛弃前妻,让他烙上渣男二字的罪魁祸首,他妻子迟早得死在他手里。

  他并不无辜。所以,你不用内疚。倒是现在,你觉得阮中南这样已经够了吗?还是想要他死?”

  郑红军摇头:“够了,他现在生不如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