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3章她是破鞋

  唐爱莲想起了黑屋里的黑岩大师,又问:“那个黑岩大师呢?你是希望他死,还是按照修士盟约,废了他的修为,让他生不如死?”

  郑红军叹口气,说:“按照修士规则来处罚他吧。”

  唐爱莲叹息,还以为他会希望他死呢。

  她也懒得去找修士同盟,直接找了个地方废了黑岩大师的修为,抹掉他的记忆,将他放走了。

  唐爱莲想送郑红军去投胎,但郑红军不愿意,他怕,转世之后,他再见不到师父,他想就留在刀里,作器灵。

  但唐爱莲严辞拒绝了他:“不行,我不能拿自己徒弟的灵魂作器灵。这样吧,我亲自送你去投胎,待你长到五岁,我再去收你为徒。”

  郑红军这才答应了。不过,他又提出了一件事:“师父,能不能先带我回老家去看看。”

  郑红军结婚比较早,早在拜唐爱莲为师之前,就在家乡跟人订了婚。三年后从修真界回来,他获假后,就回老家完了婚。

  但也许是因为他修炼古武了,也许是因为聚少离多,他一直到七九年他上战场后,妻子才发现怀上了孩子。

  他在参加了二月份的战役之后,别人是轮流上战场,可他却因为单兵作战能力强,很适合y国的这种战场,加上师兄弟们有背景的都很快上了位,他很想通过军功跟上师兄弟们的步伐,因此也自己请战,几乎一直断断续续地上战场,也就没有将妻子接到身边随军。

  他的妻子和女儿也就一直留在老家。

  他在战场上牺牲之后,他的父母还有弟弟照顾,因此,他最担心的就是妻子和女儿。

  “行,你老家在华南地区吗?”

  “是,在g省赤县的万福乡大马村四组。”

  “好,我们先去你老家。”

  凤鸣看着唐爱莲处理徒弟的事,感觉唐爱莲收那么多徒弟就是麻烦。但唐爱莲并不感觉是麻烦。

  因为,徒弟们也给了她很多温暖。他们对她都有着很深的感情,她也都喜欢着他们。

  而且,她做的事业,现在都是徒弟们在撑着,徒弟们成了希望园希望集团的中坚力量。

  而她每天收获的大量功德,就有徒弟们的一份力量。

  哪怕是没有进入希望集团的徒弟,也给了她很多回报,有了徒弟们的帮助,她的企业,她行善积德的事业才能那么顺利。

  因此,她一点也不后悔,收了这么多徒弟。

  两人一魂按照郑红军指点的方向,飞了约一个小时才到了郑红军的老家。

  郑红军的老家是一个南方的大乡村,说大,是因为他们村里有两百多户人家,一千多人。

  唐爱莲皱了皱眉:这样的大村子,也意味着宗族势力很强。恐怕,郑红军妻子的日子不好过啊。

  她干脆从空间里拿了一辆小车出来,两人坐上车子,向大马村而去。

  唐爱莲到了村头便停了下来,农村永远不缺好奇的孩子,一群孩子围着两人一车当稀奇看。

  唐爱莲从车子里探出头,问一群围观孩子:“小朋友,请问一下,郑红军家怎么走?”

  那些小朋友奇怪地打量了一下唐爱莲和凤鸣:这两人长得好漂亮啊,而且,这位姐姐好亲切啊。

  一个孩子大着胆子回答:“郑红军已经死了。”

  唐爱莲拿出一个水果给他:“我知道,我们是来看郑红军的妻子和女儿的。”

  那些孩子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

  “那个女人是个破鞋。”

  “是啊,她的女儿是个野孩子。”

  “破鞋早就被赶出去了。”

  “破鞋生的野孩子也被赶出去了。”

  “是啊,他们都被赶出村了。”

  “是开族里的祠堂赶出去的。”

  唐爱莲问那些孩子:“你们是不是记错了?那孩子明明是郑红军的。”

  “我们没记错,那小苹果就是野孩子。”

  “是啊,是她婶娘亲眼看到她妈偷人生的。”

  “就是,她家里的床上挂着野男人的衣服。”

  “小苹果的妈妈还给野男人做内裤。”

  “还有还有,她还在晚上出门,跑牛栏里去跟野男人约会,牛栏里铺着稻草,还用稻草做了一个小枕头。”

  唐爱莲抓住那个说约会女孩:“有人抓到了她跟野男人在一起吗?”

  那女孩害怕了:“没有,没有,但是有人看到她去那个牛栏了。”

  唐爱莲放开了那女孩,连忙从车里拿出一个苹果给了快要哭出来的那个孩子。

  那孩子拿到苹果,马上眉开眼笑了。

  其他孩子见那孩子得了苹果,一个个眼睛都盯住苹果,恨不能抢过来。

  唐爱莲又举起一个大苹果:“有没有人知道她们现在在哪里?谁告诉我,这个大苹果就归他!”

  孩子们马上抢着说:

  “我说我说,她们去捡破烂了。”

  “对对对,那个破鞋去捡破烂卖。”

  唐爱莲给了两个孩子每人一个苹果,又拿出一个:“有没有人知道,她们现在住哪里?”

  “我知道我知道,她们现在住在知青房里。”

  “对对对,就在大队部的知青房里。”

  唐爱莲给了刚才说话的孩子的孩子每人一个水果,然后又拿出一大堆微带灵气的普通水果:“谢谢大家了,来来来,每人一个水果。自己拿!不许拿多。”

  “我还能再拿一个吗?”刚才回答问题的孩子问。

  “能,刚才那个是奖励的,这些是每人都有的。”

  开始孩子们还不敢拿,后来一个大胆的孩子拿了一个,其他孩子马上一涌而上,将水果抢光了。

  唐爱莲看了车里的宝刀一眼,刀身上,郑红军的面容显露出来,非常愤怒。他传给唐爱莲意识:“不可能,孩子明明是我的,是我上战场之前回来的那次怀上的。”

  唐爱莲和凤鸣面面相觑,唐爱莲说:“恐怕,郑红军的妻子被人算计了。算计她的人,极有可能是她的妯娌。”

  凤鸣点头:“红军的妻子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家的人应该清楚,所以,算计红军妻子的应该不仅仅是他弟妹,将母女两人赶出家门,他们一家子都有份。”

  “你家里很有钱?”唐爱莲看着孩子指给她的郑红军家那座楼房。这是九一年,能起这样一座三层楼房很不容易。

  “没有,我家很穷。”郑红军很肯定地说:“当年师父给了金币,我偷偷卖了四个,得了一千块钱,寄给了家里。但是,那一千块钱起不了这样的三层楼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