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5章说真话

  林村长看了唐爱莲和凤鸣一眼:“听说有组织上的人来看军儿的家属,我能不来吗?”他朝着凤鸣伸手:“同志,您好,贵姓啊?我是这个村里的支书,姓林,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随着支书的到来,郑家楼前也围了不少人,这个时候,还不到后世,村里人人都出外打工,因此,村里的人还是不少。

  凤鸣伸手握了一下,马上就收了回来:“我姓凤。是郑红军的朋友。我们是来看郑红军的妻子和女儿的。”

  林村长的脸怔了一下,马上又恢复正常:“噢,恐怕你们要失望了,她们出外打工去了。不过,郑红军的父母和弟弟弟媳侄儿都在。你们有什么话,也可以跟他们说。”

  唐爱莲忽然说:“可我们刚才在村口听孩子们说,郑红军的妻儿似乎被你们开了祠堂赶出去了?”

  林村长心中暗恨村里的孩子嘴巴太快。这幸好只是郑红军的朋友,要是组织上来人可怎么办?

  看来,以后得要让各家大人管好自己的孩子才行。

  “是这样的,有人举报,淑萍不守妇道,她生的女儿郑玉声,不是郑红军的”

  “仅仅因为有人举报她不守妇道,你们就将她们两母女赶了出去?你们可作过亲子鉴定,确认孩子跟郑红军没有父女关系?”唐爱莲打断他的话问。

  村长忙说:“郑红军已经死了,亲子鉴定怎么能做?”

  “你们就是都定了郑红军已死,没办法做亲子鉴定,所以才仅凭一个举报就断定赵淑萍生的女儿不是郑红军的孩子?”

  “当然不仅仅是人证,还有物证的。赵淑萍的床头帐钩上,挂着村里光棍老八的衣服”

  唐爱莲冷笑着打断他的话:“难道她要跟人通女干,还会将男人的衣服挂到自己的床头?你不觉得,这种栽脏太明显吗?”

  林村长一怔,又说:“还有,她的房里有做了一半的男人内裤”

  “男人的衣服都可以挂到她床头了,难道还不能放进一条做到一半的内裤?这也是可以栽脏的啊。”唐爱莲又说。

  林村长有点着急:“这,还有人亲眼看到她进了村口的牛棚,而且,牛棚里也有人两人睡过的痕迹,还有一个用稻草做的枕头。”

  “她进了牛棚,抓了她的现场吗?”

  “没有,但有人看到了她跟男人搂在一起。”林村长感觉这种被人逼问的感觉很不好,但他又不得不回答。

  “谁亲眼看到的,有证据吗?”

  林村长一指李笑春:“是她看到的,也是她举报的。她是郑红军的弟妹,总不会冤枉她吧,她名声臭了,她家里的女儿也受影响的。所以”

  “难道她就不会是瞎说的?”唐爱莲看了一眼李笑春,拍了一下她的肩膀:“你亲眼看到了赵淑萍跟人通女干?说真话!”

  李笑春本想说:是,我亲眼看到赵淑萍跟村里的光棍汉老八进了牛棚,亲眼看到他们搂在一起。

  但她说出来的话却是:“是,我没有亲眼看到。我瞎说的。”

  话一说完,李笑春连忙捂住了嘴巴:我怎么把真话说出来了?

  众人一听到李笑春这话,都是大吃一惊,要知道,赵淑萍母女被赶出村子,李笑春的证言非常关键。她现在居然说,她是瞎说的?

  林村长惊慌了,当初,这事定性,还有他的一份力量。如今李笑春翻口,他的错就大了。

  他刚要上前去问李笑春,唐爱莲已经抢在他的前面问了:“赵淑萍床头帐钩上挂的男人衣服是谁挂上去的?把手拿开,说真话!”

  李笑春原本还捂着嘴巴,听到唐爱莲那句“把手拿开,说真话”,马上将手拿开了,老实回答:“是我趁她不在家的时候挂上去的。”

  她心中非常恐慌,她为什么那么听这个姑娘的话?

  唐爱莲又问:“那她屋里针线锣里做到一半的男人内裤呢?”

  “也是我放的,那是我给红兵做的内裤。”李笑春再次回答。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只要唐爱莲问什么,她就答什么,且说的都是真话。

  她干脆蹲了下去,用力勾头,将嘴巴藏在膝盖上。

  “哗”所有人都震惊了,想要说话,却又被唐爱莲的声音压了下去。

  “谁让你这么做的?你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快说。”

  原本还打算死也不再说话的李笑春听到唐爱莲问,马上又抬头回答:“当然是红兵出的主意,目的嘛,当然是将那个女人跟她的女儿赶走,好独得郑红军的抚恤金。

  抚恤金还不算多,主要是他的战友送来寄来的钱物多啊。光是那个什么姓唐的什么爱莲就寄来了一万块,他的师兄弟,联合起来寄了一万多块,还有其他战友,七七八八也寄了两三千块。

  这些钱加起来有近三万块,其中有大部分都是指明给郑红军的孩子读书用的。只有两千块指明给郑红军的父母。却没有一分钱是指明给我们的。

  我们也是烈士的家属啊,为什么,我们什么都得不到?所以,红兵才说,干脆使个计策,把他们赶出去。让她们一分钱都用不到,这样,那些钱就都是我们的了。所以”

  她面如死灰,已经认命了: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唐爱莲倒不知道,唐暗也以她的名义寄了钱。师兄弟们应该是每人寄了一千块吧。没想到,他们寄来的这些钱,不但没有让红军的妻儿好过,还成了陷害催逼他们的源头。

  围观的众人听着李笑春的话,一个个都惊呆了。

  虽然这事众人心中早有怀疑,赵淑萍那样的漂亮又温柔传统的女人,怎么会干出给郑红军戴绿帽子,还生出野孩子这样的事来。

  很多人不信,可是,有人证有物证,连人家家公家婆都没为她说话,她娘家又没有人能说得上话,谁还会为她说话?

  可没想到,这物证,是李笑春栽脏的,这人证,她自己都承认是瞎说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