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7章亏心啊

  林村长转身就走,他算是看出来了,只要这个美丽的女人一问话,大家就都说实话,

  但是,唐爱莲却叫住了林村长:“林村长先别走,说说你的看法。你真的收了李笑春的五百块钱,替他们给冤枉赵淑萍这事定性吗?”

  见唐爱莲将话问到了自己身上,林村长很想狡辩,为自己洗白。

  但是,他老实回答:“是。”他紧接着又说:“我很后悔,所以,我跟着赵淑萍,将投水自尽的赵淑萍救了出来,将她安排在已经空置不用的知青屋里,还让我老婆去照顾她。李笑春给的那五百块钱,我也让老婆买了东西,用在了她们母女身上。”

  唐爱莲看着这个男人的眼睛:“你既然知道她是冤枉她,你又是村长,为什么不为她申冤?”

  林村长硬着头皮:“我虽然是村长,但在我们村,各宗族的权力要比我这个村长还大,郑家是我们村的大家族,有一百三十八户,而我林家,仅有不到三十户,李家也有三十二户,赵家只有九户。

  所以,郑家宗族作了决定,又有人证物证,我根本没有办法推翻,只能暗地里照顾她们母女两人。”

  唐爱莲皱着眉头,果然跟她预想的一样,村子越大,宗族力量越强。

  “那现在,人证物证都没有了,你打算怎么做?”唐爱莲问。

  林村长无奈:“这事当初由郑家族老做出的决定,还得将他们三个族老叫来才行。”

  唐爱莲冷笑:“那三个族老来了,没有脸见江东父老,所以又回去了。不过,这样收受了一千块钱,就能拿着人命不当回事的族老,以后也不必听他们的,他们的话,也没人会听了。所以,由你决定吧。”

  林村长这才说道:“既然李笑春他们都已经说了真话,证明赵淑萍是被冤枉的。这赵淑萍自然是要评反的。

  李笑春和郑红兵阴谋诬陷赵淑萍,给赵淑萍母女带来了极大的物质和精神损害,还差点闹出人命,明天送派出所,追究法律责任。

  那些抚恤金和红军的战友师兄弟送的钱,红兵必须全部吐出来。该给赵淑萍母女的部分,要全部归还给赵淑萍她们。

  就这样吧,大家都散了吧。”

  众人听着村长作出了决定,渐渐都散了。

  院子里,就只剩下了林村长,唐爱莲凤鸣以及郑家人。

  李笑春一听到林村长说将她送派出所,顿时惊呆了:“不,不要,我不要去派出所!”

  郑红兵阴沉着脸,看着林村长:“你确定要这样?没了我们郑家支持,你不怕你的村长当不久?”

  “呵呵!”唐爱莲笑了:“你居然敢威胁主持公道的村长?信不信,我让你永远站不起来?”

  郑老太终于感觉到了不对:“你你你,你不能这样,你不是郑红军的朋友吗?我就剩下这一个儿子了,你要是把他送派出所,谁来养我们两老?你让我们以后怎么过?你这样做是招人恨的。”

  唐爱莲冷笑连连:“你现在想到谁养你们,以后怎么过了?可你们想过淑萍母子过去现在和将来怎么过吗?

  赵淑萍一个好女人,被你们坏了名声,她这么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她投河的时候,你们想过她有多怨你们,多恨你们吗?

  你们的亲孙女郑玉声,她失去了爸爸,本来,她还有爷爷奶奶,还有二叔二婶,可是,就是她的亲爷爷亲奶奶,亲二叔二婶,却将她赶了出去。你有没有想过她要怎么过?你可知道,她又有多恨你们这些所谓的亲人?

  你们作了恶,现在要得到报应,你现在担心自己以后怎么过了?你们这样对他的妻子女儿,有想过们的儿子郑红军会不会从地下爬起来找你们?”

  唐爱莲说到这里,郑老头和老太都打了一个寒颤,是啊,他们的大儿子若是知道他们听任小儿媳将脏水泼向的妻子,还将他的妻子和女儿都赶出了家门,他会怎么样?

  两个老人第一次后悔了。

  老头却反驳:“什么回来,他死在y国战场上了,哪还能回来,你别吓人了。”

  唐爱莲没有避开林村长,从车子里拿出了一把宝刀,带着宝刀回到院子,关上了院子的大门。

  “这是你们的儿子郑红军用过的宝刀。我去y国,把它找了回来。你们大儿子的灵魂,就附在这把宝刀上,你们要见他吗?”

  李红兵冷笑:“你当我们三岁小孩子呢?”

  唐爱莲却坚持问两位老人:“你们自己说吧,要不要见他?”

  老太太终究是想儿子了。她说:“要,我要见他,你能让他出来吗?”

  林村长大睁着眼睛看着唐爱莲:她真的能让郑红军出来?

  唐爱莲见老太太答应了,然后马上对着宝刀道:“红军啊,你妈想见你,你出来吧。”

  众人眼盯盯地看着宝刀。

  就见宝刀一阵光芒大盛,骤然间,眼前就出现了一个人,不,一个魂体,这个人,不郑红军是谁?

  除了唐爱莲凤鸣,所有人都盯着郑红军,如同见鬼——他们也的确是见鬼了。

  特别是林村长,他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可现在,他却看到了活生生的鬼了。

  还有郑红兵,他也是坚决不相信鬼的存在,所以他才敢那样做,但现在,谁能告诉他,他的大哥居然还能以鬼的方式回来见他?他做了那么多对不起大哥的事,他该怎么办?

  见到郑红军出现,李笑春直接吓昏了过去。

  郑老头也呆呆地看着儿子,不敢相信这是他的儿子。

  刚才唐爱莲问他,不怕大儿子从地下爬起来找他们的时候,他就已经颤栗了,现在,儿子真的来找他了,他怎么能不怕?

  有句俗话怎么说来着?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拍门。

  他亏心啊。

  见到真的郑红军,老太太的眼泪就流了出来:“军儿,真的是你吗?”她伸出手去碰郑红军,却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郑红军神色复杂地看着自己的父母。张了张口,却没有叫出“妈妈”二字。

  他能感受到,母亲对他的感情。却想不通,为什么母亲会放任二弟和弟妹那样对他的妻子和女儿。

  “爸,妈,为什么?”nt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