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8章不是亲的

  郑红军早在村口听到那些孩子们说起妻女都被赶出家门之后,就很想回来问问他的父母,为什么?

  现在,他终于能问出这句话了。

  只是,他的父母却没有人能回答他。

  他们真的后悔了。

  就连郑红兵也后悔了,早知道这世上真的有鬼存在,那就说明举头三尺有神明这句话的正确心,他还怎么敢欺心?怎么敢理直气壮地说出良心多少钱一斤这样的话?

  他朝着大哥跪了下去:“大哥,我对不起你。”

  郑红军却固执地看着他的父母:“爸,妈,为什么?”

  最后,郑老太被逼得说了真话:“因为,你不是我们的亲儿子!”

  郑红军呆住了。

  不光是郑红军,除了郑老头之外的所有人都呆住了。

  原来,郑红军不是他们的孩子?

  郑红军的面容变成了苦笑:“原来,相对于郑家来说,我的孩子还真是野孩子!”

  郑老头连忙说:“军儿,我一直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

  这一点,郑红军没有否认。但是,他们接受了他,却没有接受他的妻子孩子。只有将她们当作外人,才会因为看到大笔钱财落入她们手中而肉痛。才会在儿子做出那样的事而不加阻拦。

  唐爱莲叹气,郑红军已经死了,她无法看出来郑红军和这些人之间是否有相同相似的血脉。因此,没有早发现这个情况。

  郑红军问道:“那我是谁的孩子?”

  老太太叹气:“1943年的时候,你母亲带着刚出生没多久的你在敌后抗日,后来,有一天,敌人包围了村庄,她把孩子交给我,她说,你是一个老红军的孩子,你父亲所在的部队改编成了八路军开赴战场了,所以给你取名红军。

  你母亲引开了敌人,却没有回来。你的父亲也没有回来找你,所以,我们估计他们都死了,就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养在身边。”

  郑红军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不是父母的孩子。

  凤鸣看着郑红军,却是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一直在寻找妻儿的老首长。

  可现在,郑红军已经死了,他要不要说呢?

  唐爱莲见凤鸣沉思,问道:“可是想起了什么?”

  凤鸣传音:“你不觉得,郑红军跟某位将军很象?”

  唐爱莲回想那位将军的相貌,的确很象:“回去再查一查再说吧,这样,红军会更放心一些。”

  郑红军沉默良久,说:“既然如此,那些钱,不用退了,就当是我孝敬你们的。感谢你们养大了我。”

  他看向了唐爱莲:“师父,能不能将您当初送给的金币给他们二十个?我希望,以后跟他们再无关系。”

  唐爱莲:“当然能,那是属于你的,你想给谁都行。”

  她拿出二十个金币递给郑老头:“这二十个金币,如果拿去银行换,每块能换到三千块钱左右,这二十枚金币,价值在六万块钱。

  如果你拿去卖给术士,大约能卖到一万块钱一金币,这二十枚金币就能卖到二十万。

  无论是六万还是二十万,加上你吞没的那些钱,就算是郑红军报答你养大他的恩情了。以后,你们全家都不能再以郑红军家人的身份来跟任何人接触,获得任何利益,你同意吗?”

  郑老头开始听到郑红军给他二十块金币,心中大跳,但听说以后都不能以郑红军家人的身份,又有些迟疑。

  他问:“那国家发的赡养费呢?”

  唐爱莲冷冷地:“自然没有了。”

  这家人能做出这样的事,以后万一红军的父亲真是个将军,谁知道会不会仗势做出更过份的事呢?因此,最好就是买断这个关系。

  一听到赡养费没有了,连老太都有点犹豫了。

  这笔钱虽然多,但那赡养费是保障啊。

  红兵一听能卖到二十万,眼睛都红了。他之前做了那么多,也就得了两万多块钱,可现在,只要父亲答应跟郑红军买断关系,就能获得六万,甚至有可能是二十万!

  这个时候,一个镇长的工资也就一百多不到两百,一年不到两千,这二十万,是一个镇长一百年的工资!

  红兵连忙提醒:“爸,妈,国家发的赡养费四个人全部加起来一年才两千块。得要三十年才能发够六万块,得一百年才能发到二十万!”

  老太也着急了,是啊,红军已经死了,国家发的那点赡养费,哪比得上这六万甚至是二十万呢?

  再说,这国家要是知道红军不是他们的孩子,会不会断了赡养费?

  林村长见两位老人意动,连忙劝道:“郑红军可是英雄,你们真舍得不要这个儿子了?”

  郑红兵却反驳:“哪里是我爸妈不要郑红军,而是他本来就不是我爸妈的儿子啊,这二十枚金币,不过是郑红军报答我爸妈的养育之恩而已。”

  唐爱莲看着这个郑红兵,心中泛冷:“这可不仅仅是报答,也是买断他们之间的关系。”

  两个老人又犹豫起来,看着郑红军的魂体,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军儿——”

  郑红兵忙说:“可是,郑红军已经死了。”

  他暗示两位老人,拿着个死人能卖六万甚至是二十万,这笔买卖划得来。

  两位老人一怔,是啊,如果军儿活着,他们自然不能跟他断绝关系,但他已经死了,这关系断不断绝都没什么关系了。

  “行,我同意了。”郑老头看了说。

  “我也同意了。”郑老太市。

  “既然同意了,就写下断绝书吧。”唐爱莲对林村长说:“烦请林村长帮写下这份断绝书。”

  林村长看了看两位老人,又看看郑红兵,叹了一口气,回去拿了纸,写了两份断绝书,让两位老人签字按下了手印。

  唐爱莲将一份断绝书给了郑老头,将二十枚金币分成两下,十枚给了郑老头,十枚给了郑老太。

  她看了面无表情的郑红军一眼,说:“这以后啊,你们跟郑红军一家就没有关系了。”

  讨论断绝关系时,郑红军一直低着头,此时,见郑老头接了断绝书,抬起头看着两位老人:“我跟父母的恩情就此了断,我原谅了你们对我所作的事,但是,我没有资格代替淑萍原谅红兵和笑春。”

  郑红兵本以为,这事翻过篇了,没想到,郑红军依然没有放过他!他一下瘫在了地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