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9章又抢徒弟

  郑红军之前对父母的恨意烟消云散,但不意味着对红兵夫妇的恨意也消失。

  他看向了林村长。

  被一个不知道杀戮了多少人的战魂盯着,林村长心中恐惧,他克制着颤抖的牙齿,说:“我明天会将他们送去派出所。他们会得大应有的惩罚。”

  而且,他要当一个真正的村长,而不是宗族的傀儡,就从这件事开始吧!

  出了郑家,郑红军对唐爱莲说:“师父,请您把我的百宝囊送给我的妻子和女儿吧。”

  唐爱莲:“红军,你就不怕,百宝囊会给她们带来灾祸?”

  郑红军低头:“可我没办法保护他们了,又不想让她们过苦日子。她们应该会好好守护这个秘密的。”

  唐爱莲想了一下,说:“这样吧,让你的女儿进希望园吧。你的妻子也跟着进去做事。”

  郑红军大喜:“那太好啦。”

  唐爱莲见凤鸣带着笑看她,又说:“以后,我的徒弟们的孩子都可以无条件进入希望园。”

  得知妻子和孩子都可以进希望园,郑红军终于放下了心中的牵挂,安心去投胎了。

  唐爱莲和凤鸣两人带着郑红军找了好几天,才找到一个叫西湾村的村头一户三世积善之家。

  这家人也是姓郑,女主人怀了双胞胎,但里面只有一个完好的胎灵,另一个被一缕快要消散的残魂所占。

  如果郑红军不来的话,那生下来的两个孩子之中,必定会有一个是傻子。

  “师父,您一定要来找我啊。”郑红军临投胎时,还在颤声交代。

  凤鸣上前一步:“若是你师父不来接你的话,我来接你,你放心吧。”

  待郑红军进入母腹之中后,唐爱莲看着凤鸣哭笑不得:“你是抢徒弟抢上瘾了吧?这还没投胎就开始抢?”

  凤鸣心中暗况,阿莲收的徒弟之中,那些女徒弟还罢了,可那些男徒弟,那一个没有对师父有过爱慕?

  只不过,区别在于有的将爱慕的神情表露出来,有的却很好的隐藏了而已。

  他才不会让妻子再收男弟子呢。

  以后,妻子要收的男弟子,都由他来收!

  他转移话题:“你看看这两个孩子,看能不能改善他们的灵根吧。”

  以唐爱莲的巫术,完全可以在孩子未出生之前,将孩子的灵根改造。

  唐爱莲看去,这郑家女人怀的是一对龙凤胎,那胎儿的身体里,带着一丝先天之气。这很正常,这是每个人与生俱来,只不过,出生之后,口鼻之气一开,这丝先天之气便断,然后慢慢消散了。

  如果对方没有灵根,唐爱莲可以将这丝先天之气给保留下来,以后,孩子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很容易就能达到先天境界。

  再认真探索,就发现这两个孩子,居然都有一点灵力占据下丹田,这便是灵根了。

  只是,两人都是双灵根。

  男胎是火木双灵根,女胎是水木双灵根。

  唐爱莲忽然想起了一个法术,能将娘胎里的孩子灵根去掉,让另一种灵根吸收。她当即抬手结印:“我让他们都变成天灵根。”

  她拿出一株火属性的药材,一株木属性药材,将火属性灵药的灵力一点点地融解,送到男胎腹中,温养他的火灵根,和木灵根,直到他的两种灵根都变得圆满,成为天灵根。

  然后,又拿出木属性灵力和水属性灵力的药材,送到女胎的腹中,温养她的木灵根和水灵根,直到她的两种灵根都变得圆满,成为天灵根。

  单灵根不一定是天灵根,只有单灵根又是圆满的灵根,才叫天灵根。

  但单灵根有天灵根,而双灵根的天灵根却极其罕见,但现在,唐爱莲却硬是生生地打造了两个双天灵根出来。日后这两人的修为不可预料。

  其实,最好的灵根,是五灵根,却又每种灵根都达到圆满,那才是逆天灵根。虽然修炼的时候需要的灵力多,但以后一个能顶五个啊。

  造就了两个好灵根的孩子,两人干脆就留在郑家周围,等着孩子的降生。

  三天后,孩子呱呱落地,郑红军被生出来,没有见到师父,便哭得震天响,家人和接员怎么弄都不肯止哭。

  郑家父母爷奶正焦急间,唐爱莲和凤鸣粉墨登场了。

  唐爱莲扮成一对中年夫妇,先弄了个法术,下起雨来,然后,两人便走到郑家喊道:“有人在家吗?我们夫妻俩到这里,下雨了,借地方躲一下雨。”

  郑家父亲迎出,见到一对吵少客长得漂亮,大为高兴:“两位客人请进吧,谁把屋子背着走呢。呵呵,呵呵。”

  在一些农村地区,生孩子之后,第一个进屋里的人称为吵生客,意即为新人吵生,吵生客越聪明漂亮,主人越喜欢。因此,有些人家甚至早就找好吵少客,故意让对方去吵生。

  郑父因为妻子一胎两个,在这个计生政策很严的时候,有男有女可是写成了一个好字。正高兴着呢,又见到唐爱莲凤鸣这一对如画中走出的夫妻,更为高兴。

  “孩子怎么一直哭啊?”凤鸣找话。

  “恩,刚刚生出来,正哭着呢,怎么都不听劝。”郑父微微皱眉。

  “我能看看吗?”凤鸣问。接着又说:“我懂点医术。”

  郑父一听,更为高兴:“那当然好。”

  连忙将孩子抱到堂屋。

  凤鸣连忙去接孩子:“这孩子长得真好。”摸着孩子的头:“别哭了,别哭了。有你的好事。”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拿出一块灵玉刻的防御符给孩子挂上。

  郑红军以为师父没有来呢,一见到凤鸣,顿时不哭了。

  郑父见凤鸣只是摸了摸头,孩子就不哭了,顿时大喜,只是,看到凤鸣将那么珍贵的玉戴到孩子身上,连忙推辞:“不敢收先生的东西。”

  凤鸣却不让他将玉牌拿下来:“孩子小眼睛利,会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让他戴着这个,就能护着他平安长大了。而且,我觉得这个孩子跟我有缘,我想收他作个徒弟,怎么样?”

  郑父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