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大造化

  唐爱莲在旁边接话道:“我丈夫收孩子为徒,一来是看这孩子有缘分,二来,是这孩子命有点轻,如果能拜个师父,会多重保护,三来,我们夫妻都是中医,另外还有些拳脚功夫,可以教他中医,拳脚功夫,让他以后有门手艺,任何时候都不怕没饭吃。

  而且,这孩子是个有出息的,但小时候恐怕有些磨难,有师父护着,日子也过得顺点。”

  郑父总觉得天上下馅饼的事太不可靠,孩子的爷爷奶奶已经走了出来:“行,我们同意。”

  不就是拜个师父吗?不说别的,人家先就给了一份贵重的见面礼了。他们这样的人家,人家还图什么?

  唐爱莲见那郑家奶奶手上还抱着女娃,眼睛便亮了一下:“哎呀,这孩子长得可真好。来,让我抱抱。”

  这吵生,自然是要抱抱孩子的。

  郑奶奶虽然当了奶奶,其实也不过四十多岁,她见唐爱莲喜欢孩子,便微笑着将孩子递给了唐爱莲。

  唐爱莲抱到怀子,孩子便睁开了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唐爱莲,将头往唐爱莲身上扎。

  很明显,孩子喜欢唐爱莲身上的气息。

  “哎,我实在太喜欢这孩子了。干脆,我也这个女娃收个徒弟吧。你们看行不?”唐爱莲一边说着,一边也掏了一块灵玉牌,给孩子戴上。

  “哎,那可不行,太贵重了。”郑父连忙要拦。

  “不贵不贵重,这是我给徒弟的见面礼呢。”

  呃,人家还没答应呢。

  郑父看着唐爱莲,你丈夫懂中医,懂拳脚,收个徒弟还说得过去,你个女人收徒弟,是真的吗?

  他虽然没说出话来,但唐爱莲却猜到了他的心思,她的手一伸,手中就出现了一个苹果:“我教她魔术!”

  “啊?”郑父惊奇了,但马上又黑脸了,女儿学魔术干什么?

  唐爱莲将苹果咬了一口:“我变的东西都是真的。”

  说罢,手中一晃,又出现一颗丹药:“这颗药给嫂子吃了,身体马上就会变好。”

  郑父张大了嘴巴,连药都能变出来?

  唐爱莲干脆将那颗培元丹弹入了他的嘴里。郑父一时不注意,便咽了下去,脸露惊:“这”

  “知道了吧?这个叫培元丹。这里还有一颗,快拿去给嫂子吃了吧。”唐爱莲说着,手一晃,又变成一颗培元丹。

  郑父吃了培元丹,感觉全身舒服,身体里的一些隐隐作痛的地方都不痛了,全身都轻松起来。

  他福来心至,知道这丹药是好东西,连忙拿着跑进了屋里,送到妻子嘴边:“快吃了吧,我已经吃了一颗,这真是好东西。”

  唐爱莲见郑爷爷郑奶奶站在一边,羡慕地看着儿子拿着丹药进了房,想着既然徒弟的父亲都服用了培元丹,这祖父母自然也不能偏了。

  她手中又出现了两颗培元丹,对两位老人说:“两位老人家也用一颗吧。”

  两位老人连忙摇手:“那药太珍贵了。”

  唐爱莲一笑:“这不过是我变出来的而已,你们就放心用吧。用了你们的身体就变得更好,才能带好孙子孙女。”

  两位老人听了,只得接过丹药吃了。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心中非常感激这个仙女一样的姑娘。

  郑爷爷的心中,更是震惊,他看了唐爱莲一眼,将头低下了:他的孙子孙女,有造化了。

  房里,郑母吃过丹药,刚刚生产过的身体里马上就有了力气,她爬了起来:“快帮我拿衣服过来,我要去好好感谢恩人。”

  两人出来,郑母便要拜唐爱莲,唐爱莲连忙扶住:“别客气,你是我徒弟的妈妈,以后咱们还要多来往呢。”

  “太好了,我儿子拜您的丈夫为师,女儿拜了您为师,他们以后互相作伴,我就放心了。”

  于是,这新生的郑家兄妹,就成了唐爱莲夫妻两个的弟子。

  唐爱莲看了看他们的家庭环境。摇摇头:“你们家太清苦了。”她拿出两万块钱:“这点钱给你们改善生活吧。”

  郑母感觉不好收,连忙推辞:“不用了”

  唐爱莲却将钱塞进郑母的手中:“我们的徒弟,要过好日子。这是给我徒弟的伙食费,你们不收也得收。”

  又问:“孩子取名了吗?”

  郑父连忙说:“还没呢。要不,请两位师父帮他们取两个?”

  唐爱莲看了凤鸣一眼,凤鸣微笑着点头:“你给他们取个吧。”

  “我爱人是个当兵的,既然他收的徒弟,男孩叫郑洪君,女孩子嘛,就叫郑洪茜,你们看怎么样?”唐爱莲说着,便将两人的名字写了下来。

  郑家人一听凤鸣是个当兵的,顿时更加放心了。

  “那敢情好。”

  “洪君,洪茜,太好啦。”

  唐爱莲干脆将两块玉牌上刻上两人的名字,然后给俩人戴上:“你们要记得,他们两人身上的这个玉牌可护他们远离伤害,千万别摘下来!”

  安顿好了郑洪军,两人便离开了西湾村。

  待唐爱莲凤鸣两人离开后,郑爷爷马上去烧香。

  郑奶奶奇怪:“不时不节的,你烧什么香?”

  郑爷爷却不理她,插好了香,又到了门口,抬头看看万里无云的天,这才对郑奶奶说:“你们不感觉今天这两人有点奇怪吗?”

  “是有点奇怪啊,我们的孩子见到他们,就不哭了。”郑母说。

  郑父说:“恩,有点奇怪,第一次见到我们的孩子,也不知以后孩子是好是坏,就说要收徒弟。”

  郑奶奶也说:“还真有点奇怪,那么好的药,说送人就送人。”

  郑爷爷点着三个人:“你们啊,真是笨得可以!”他再次抬头看了看天:“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进来躲雨啊。”郑奶奶也抬头看天:“咦,没雨了?”

  “这天气,根本就不是下雨的样子,昨天的天气预报,也没有说今天有雨。昨天傍晚,天上还起了鱼鳞。”

  “天上起了鱼鳞般,明天晒谷不用翻。这傍晚起鱼鳞云,预示着第二天会是个大晴天,有大太阳。可刚才他们来的时候,却下雨了。”

  郑奶奶恍然大悟:“你是说,这天上下雨,是他们搞的鬼?就为了来我们家躲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