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528章 上门闹事(三)
  第1524章又一个回来报仇的人

  “她巴结上了一个高阶修士,她这次是跟着那位高阶修士来到世俗界的。我偷听到她跟那位高阶修士说,回到家乡之后,她要替她祖父报仇。”

  唐爱莲又是一惊:“司马教授怎么啦?”

  “他死了!”

  司马教授死了?

  真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

  虽然,其实司马教授也不是什么好人。

  “司马教授怎么死的?”唐爱莲问。

  阿焱指了指前面的灵果顿,唐爱莲发现,就这么一会儿,那些灵桃居然被它吃光了。她只好又甩出一堆灵桃:“司马教授怎么死的?”

  阿焱丢了一颗灵桃入嘴:“他是累死的!”

  “累死?”唐爱莲记得,她走的时候,还给司马教授一个百宝囊,百宝囊里装着一万金币。

  虽然两万金币不多,但是,如果只是用来吃用,而不是用来修炼,应该足够他们吃用几十年吧吧?

  乔镇的秩序不错,一个普通家庭吃用一年也就十几个银币,司马教授有了这一万金币,就算不回地球,只要入了本地籍,完全可以在这个国度过好下半生,且还能做个富家翁。

  当然,必须是在司马兰不作死的基础上。

  司马逑当时非常感激,又非常羞愧,自己孙女给唐爱莲造成了那么多的麻烦,她却以德报怨给自己这么多的帮助。但想到自己和孙女在这异界都没有赚钱的能力,他还是收下了唐爱莲给的这一万金币。

  可现在,阿焱居然说,司马教授是累死的?

  “是啊。那个乔镇长不是判了司马兰做十年公仆吗?司马兰哪里懂做事?本应该由她承担的事情,全部都交给了司马教授去做。

  司马教授本就是风中残烛之年,哪里受得了那般劳累,干了两年,就积劳成疾,去世了。

  司马教授死后,司马兰大闹镇主府,硬说是镇主勾结那个勾结主母,害了她的祖父。恰巧,她运气好,遇到一个高阶修士,替她出气,杀掉了乔镇主。”

  “什么,乔镇主被杀了?”唐爱莲吃了一惊。

  “是啊,那个高阶修士偏听偏信,杀了乔镇主,替她报了一半仇,说是另一半,留到九九开仙门的时候再回到俗世报。”阿焱偷看了主母一眼:“她的那个报仇对象,就是主母您。”

  唐爱莲奇怪:“那个高阶修士就那么信她?”

  阿焱嘲笑:“她是个纯阴之身,最适合作炉鼎,那个高阶修士哪还能不替她报仇?

  对了,那个高阶修士还教她修炼呢。她修炼速度倒是蛮快,现在应该已经筑基了。这次带她出来,是为了去圣地替她找机缘结丹呢。

  呵呵,她以为人家对她好,不过是为了她结丹之后,利用她的纯阴之身突破瓶颈罢了。”

  唐爱莲暗叹,身为炉鼎,她固然可悲,但她的作为更可恨。

  唐爱莲笑了笑:“这么说,她这次是要找我报仇了?”

  阿焱又丢了一颗桃子进嘴:“是啊,所以主母你还是快躲起来吧,躲过这一年,等仙门关了,她就奈何不了你了。”

  唐爱莲好笑,一个高阶修士就想让她躲起来?

  凤鸣见阿焱大嘴巴吃不停还罢了,居然还说个不停,他拿起一个大苹果塞进它的大嘴里:“怎么说话呢,让你主母躲起来,你把主子我放哪啦?”

  “主人当然是要放在心上啦。主母,您不用躲,有阿焱挡着呢,他来一个,阿焱帮你杀一个,他来两个,阿焱帮你杀一双”

  凤鸣忍不住了,扯住了它的耳朵:“你大嘴巴说话还没数了是吧?你杀?你的功力恢复到什么程度了?仙婴恢复了吗?”

  阿焱护痛:“痛痛痛,主子轻点”它忽然感觉不对:“主子您您恢复记忆了?”

  “哼,我没有恢复记忆,你就可以骗着我,跟我签定平等契约?”

  凤鸣扭着它的耳朵转了几圈:“你是不是忘了,当年”

  “啊,神凤大人,我错了大人,我不该跟您的转世之身签定平等契约,可是我一直当您是我的主人啊。您就放了我吧。”

  唐爱莲懵了,这一人一狗还有故事,她怎么不知道?

  从他们的话来看,他们应该以前应该就签过主仆之约,后来凤鸣在耗费万年时光为她重聚魂魄,伤了神魂之后,转世之后没有恢复记忆,被李新野钻了空子。

  凤鸣再次耗费功力行使时光逆转之术禁术之时,受胎中之迷,还没有恢复记忆之时,就遇上了这只天犬,结果天犬欺他没有记忆,就跟他签了平等之约。

  平等契约啊,一辈子只有一个名额的平等契约,就这么被它占领了。

  因此,凤鸣不满了。

  “主人,您看,要怎么样您才能原谅我?”阿焱苦着脸。

  “你先把司马兰的那个后台给解决了吧。”凤鸣说。

  阿焱的脸更苦了:“主人,我连他的功力都看不清。”

  看不清功力,自然是功力远不如人家,你让人家去解决他,不是为难人家吗?

  唐爱莲问它:“他们有没有说过,要怎么报复我?我相信,仙门开,修仙者来到俗世,肯定会有规矩吧?”

  阿焱的眼睛顿时亮了:“不错,修仙者出手,不但骚扰尘世,他不敢明目张胆地来找您的麻烦。不过”他想到司马家的地位:“她可以通过家族来找您的麻烦。”

  凤鸣敲了阿焱一下:“你以为司马家还是第一家族吗?他们早就已经掉到后面了。现在的司马家还不如凤家。”

  阿焱顿时堆上了讨好的笑容:“还是主人厉害。”

  它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不过啊,这次从仙门出来的,除了司马兰之外,另外还有一个人据说要去回司马家。”

  “回?”唐爱莲一怔:“是司马家的人吗?”

  “好象是吧,听说,她是带着兄弟回司马家找司马智算帐的。”阿焱说。

  唐爱莲的心中格登一下:找司马智算帐?

  她想起了司马夏和司马秋的母亲。她当年曾经救过司马智,后来跟司马智结婚,结果没多久,司马智就出轨了,而司马夏的母亲却在生下司马秋之后失踪了。

  她总觉得这里面还有秘密,一个母亲不会轻易丢下自己的儿女,可她离开了,她觉得,她应该是被动离开的,或者说,是被人救走的。

  联想到司马秋多次遇到的暗杀,她呵呵笑了起来:又是一个回来报仇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