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533章 来历不明的女人
  第1533章来历不明的女人

  “唉”老家主长长地叹气:“一个好好的家族掘起机会,白白被浪费了。”

  “咱们不是还有司马兰吗?”司马粟不解。

  谁知,老家主却摇头:“千万不要把希望放在司马兰身上,她不祸害咱们家就算好的了。”

  “为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总之就是不要把希望放在她身上,不过,对她的要求,能满足就尽量满足吧。”

  司马粟不解,司马兰也是自己家里人,又不是嫁进来的女人,怎么就不能依靠,反而之前的白娇娇到是反复剜惜呢?

  唐爱莲很是佩服这个老头,很显然,他看到了本质。他才是真正的智多星吧?

  想到白娇娇要对付周家,唐爱莲却想起了周家的小霸王周涛,那个利用自己去蛮周山取宝,却被自己截胡,取了守护者许常的宝藏,还救了许常的事。

  也不知道,她要怎么对付周家?

  不过,对小霸王周涛,她也没有什么好印象,因此,也不去管白娇娇怎么对付周家。

  不过,她知道,白娇娇对付了周家之后,肯定会来找自己要儿女。

  她是放还是不放呢?

  算了,到时候由司马夏和司马秋决定吧。

  她在白娇娇身上放了一个念头,便不去管她了,而将注意力放在了司马兰身上。

  司马兰跟公孙羽回到司马家,正好发现一个女人从他们家里出去。

  他们都看出来,这个女人功力比他们高,因此,两人都不敢打扰。等女人走远,他们才走了进去,求见家主。

  等见到家主的时候,司马兰随口问道:“家主,我们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位女人从我们家出去,那位是谁啊?好象有点面熟哎。”

  司马粟古怪地看了看司马兰:“你真不认识她?”

  司马兰歪头想了一想:“我应该认识吗?”她被老祖救了之后,就一直跟着老祖修炼,外面的人她还真没认识几个。

  “那是你智堂伯的原配妻子。”

  “什么?她是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白娇娇?”

  司马兰大吃一惊,她分明感觉得出,刚才那人的修为比她要高了不少,怎么可能是当年那个永远都温言温语,带点不食人间烟火气息,凡事不与人争长短的智伯母?

  “我就说,她看起来有点面熟,可是,她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也是修仙者?”司马兰嫉妒了。

  “她原本就是修仙者,四九仙门开的时候从仙门出来,救了你智堂伯,跟你智堂伯相爱,就没有回仙门了。”

  司马粟的心情很是复杂。

  这个白娇娇明明是仙门中人,嫁入了司马家,却没有将功法交给司马家。甚至,连两个儿女都没有教他们修仙。

  看来,她对司马智也不是全心全意的爱啊。

  也许,当年她根本就不是因为爱上司马智才没有进仙门,而是因为救司马智误了进仙门才留了下来。

  可是,就算别人没有灵根,但司马夏和司马秋是肯定有灵根的,否则不会被唐爱莲收走,而刚刚回来的司马兰也是有灵根的,她现在已经修仙了。

  别人不教还罢了,连司马夏和司马秋都没有教,甚至,连修仙者的身份都没有透露,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他不知道的是,其实白娇娇也是发现了司马兰有灵根的,只是,她又发现了她的纯阴体质,这种体质的女人修炼之后,极有可能被人掳作炉鼎,还不如做个富家小姐,平安一世。

  至于她自己的一双儿女,她当然是要教他们修仙的,只是,她刚刚有所动作,就被打断了她去山里采药,为的就是给一双儿女洗髓,可就因为这次采药,她被周利华派的人给射下了悬崖。那个时候,仅仅只是筑基的她还不能抵抗子弹。

  之后,她就被外公带进了仙门,自然是更加无法教两位儿女修练了。

  司马兰很是嫉妒,那个白娇娇因为来历不明,就凭着对智堂伯的救命之恩嫁入了司马家,后来还成了家主继承人被喻为智多星的司马智的夫人,谁不嫉妒?

  因此,家里的人或多或少都会为难她,但她永远是那么一幅风轻云淡,不跟人计较的样子,让人起不了大火。

  她还觉得,这个女人就是能装呢。原来人家不是装,而是真的没把这个家主夫人当回事。是啊,一个修仙者,又怎么可能跟凡人争三争四。

  “她既然回去了,今天又来干什么?”

  白娇娇在司马秋不满两岁的时候就失踪了,司马兰只听说,是因为智堂伯另外有了女人,所以白娇娇就自己离开了。既然是自己离开的,又回来什么?

  司马粟叹口气:“当年她并非是自己离开,而是被你、被周利华派人打下了悬崖。恰好被从仙门出来的人救了回去。”

  司马兰睁大了嘴巴,不到仙门开,却能从仙门出来,那是出窍期的修士才能做到。

  看来,以后要注意不能得罪这个堂伯母了。

  这个堂伯母回来,看来那个后伯母就要受罪了,当年她怎么就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神仙下手!

  还有她生的那对儿女,恐怕也要被连累了。

  不过,她却没有想过要去帮他们他们不过一介凡人而已,没有资格获得她司马兰这个修仙者的帮助。

  司马粟见司马兰来找他,肯定是有事的,便问道:“兰儿,你来找我,可是有事?”

  “粟堂叔,我需要十亿华夏币的资金。”司马兰很直接地对司马粟说。

  司马粟吃了一惊,十个亿啊,不是十万,随手可以拿出来。

  “兰儿,你要那么钱干什么?”司马粟不由问道。

  “你问那么多干什么?你给我不就行了?”司马兰不耐烦地说。

  司马粟想了一下,说:“家里可没有那么多现金。我们海外的产业也就八十年代才回归,这么些年,赚的钱也不多,当年你智堂伯花了大价钱弄来的军火,被上面当作证据给搜走了。

  同时消失的,还有价值二十亿的各种财货,那次之后,家里的财产就大大缩水了,所以,家里现在根本没有那么多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