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8章争抢

  唐爱莲有点担心地问:“白道友,你是不是想他们带回修真界。”

  白娇娇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不错,谢谢您这么多年对我一双儿女的照顾,我毕竟是他们的娘,我想把他们接回去,然后让他们加入大门派。”

  她以为,只要唐爱莲知道了,她的徒弟能够加入大门派,肯定会很高兴地将他们送出来。

  只是,她失望了。

  唐爱莲淡淡地说:“可他们是我跟我丈夫的徒弟,我可不喜欢我的徒弟另投师门。”

  “我知道,所以我很感谢你们对他们的照顾,而且,我会给你们补偿的。”白娇娇很诚恳地说。

  唐爱莲叹气::“你应该知道,入了师门,哪怕是父母,也不能安排他们!所以,我的徒弟我做主,你别说了。”

  白娇娇皱皱眉:“所以我说会给你们补偿!”她想了一下又说:“我可以给你们两千万,两千万华夏币,够你们吃一辈子了。”

  唐爱莲觉得好笑,居然用钱砸她?不知道她的钱多得数不完吗?

  “我不要钱。”唐爱莲摇头。

  “你不要钱?”白娇娇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我忘了,你跟你老公除了是中医外,还修炼古武,这样吧,我给你两瓶聚气丹,一瓶十粒,一共二十粒。怎么样?你们可以用来突破先天之后,还有用。”

  白娇娇知道,尘世的人千方百计找到好药好材料保存下来,就为了仙门开的时候跟仙门中人换点丹药。

  现在,这个唐爱莲和她的丈夫好运收了自己的儿女为弟子,不用任何东西就能拿到两瓶聚气丹,应该高兴坏了吧?

  这两瓶聚气丹还是师门发给她,她攒下来的,她都舍不得用,一直珍藏着,想等见到儿女的时候,送给儿女用。现在送给儿女的师父,她都觉得有点肉疼。

  她一起才攒了十瓶,现在一气就拿了两瓶出来。她将儿女带回仙门之后,也要修炼资源的。

  见白娇娇拿聚气丹砸自己,唐爱莲差点气笑了,聚气丹啊,她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再说,她现在根本就用不着聚气丹,这人居然拿聚气丹砸她?

  唐爱莲冷笑了:“呵呵,你居然拿聚气丹来砸我?”

  “怎么,嫌少?”白娇娇不满了:“那你想要多少!”

  她可是记得上次仙门开之时,那些武者为了换得一粒聚气丹来突破先天,可是争得很非常要紧,好几株灵药,都换不来一颗聚气丹。

  她现在一拿就是二十粒,她居然还嫌少?

  唐爱莲强硬地说:“你觉得我的徒弟价值能用聚元丹来衡量?我唐爱莲是个卖徒弟的人吗?”

  白娇娇怒了:“你别给好不知好,你”

  唐爱莲打断她的话:“白娇娇,别忘了,你离开尘世已经四十多年,你把儿女丢在尘世四十多年,现在回来就想将儿女要走?

  要不是我们看顾着,你的女儿早就被人欺负死了,你的儿子也成了一杯黄土。你现在回来了,就要将儿女要走?你觉得有这样的好事吗?”

  说到过去四十年,白娇娇有点心虚,但不管再心虚,她都要将孩子带走。她看着唐爱莲:“唐道友,我白娇娇的儿女,不能流落在外,你自己说吧,你要怎么样才能将孩子还给我?”

  唐爱莲很明确地告诉她:“我不会把我的徒弟让给任何人的!”

  她和凤鸣这两个徒弟,她可是花大力培养的。

  别的弟子,都是在她的公司里上班,但这两个徒弟,因为收为正式弟子的时间较晚,因此,她一直都将他们跟她的孩子和那些小徒弟们一样,经常放在她的桃花岛上修炼。

  虽然说,空间给他们加了禁制,让他们不得说出空间的秘密,如果有人抓了他们,拷问他们修炼快速的秘密,有封印在,又有他们自的意识在,自然不可能拷问出来。

  但是,若是他们加入了别的门派,面对他们敬重的师长,很难说,他们所知道的秘密不被人所诱给掏出来。

  当然,她也可以抹掉他们的记忆,但那样大面积的抹掉记忆,会伤到他们的神魂,让他们的修炼路上走得不远。

  为了保险,她的徒弟,只能是她的徒弟,而不能成为别人的徒弟!

  白娇娇本就是大门派的天之娇女,之前能跟周利华说那么多话,是因为她要诱着对方承认自己的罪恶,让她心甘情愿地赴死。

  现在能跟唐爱莲这么客气地说话,也是因为她的儿女被唐爱莲夫妇照顾,受了他们的师恩。

  她本身是清冷的性子,当年在司马家忍气,只不过她不想跟凡人计较,加上单身在尘世,为了生孩子封印了功力,但并不代表她会忍别人的气。

  此时,见唐爱莲明显是铁了心不想将孩子还给她,她自然不干了。

  “可我一定要要回呢?”她愤恨地瞪着唐爱莲。

  唐爱莲针锋相对:“那你只能失望了。我说过,我不会把自己的徒弟让给任何人!”

  “你”白娇娇很是气愤,她几乎想要动手了:“唐爱莲,你是吃定了我不敢动手是吗?”

  唐爱莲见她的双手握拳,冷笑道:“怎么,想打我?想强抢?想恩将仇报?”

  听到“恩将仇报”四字,白娇娇顿时泄气了。

  因为,不管怎么说,她的儿女这么些年都是唐爱莲在照顾,对她的儿女有恩,她若真的打了她,还真是恩将仇报了。

  这次仙门开,修真的人可是一再强调,今年不比往年,任何人都不得在尘世用出法术,并不得欺负凡人,若有发现欺负凡人的事发生,严惩不贷。

  她长叹了一口气,只得用软语相求了。

  “唐道友,请理解一个母亲的心情。我的这双儿女,因为司马智和周利华的狠毒,也因为我的忽视,才造成了现在的状况。

  虽然他们这些年被耽误了,但我亡养补牢,带他们回去让外公帮帮他们,求得外公给他们弄一颗洗髓丹,希望他们能在有生之年筑基,这样总比当个凡人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