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8章死亡惩罚

  一个金丹男修刚才见过唐爱莲,惊为天人,他很想认识她,却不得其法。

  唐爱莲离开后,见司马兰刚才对着唐爱莲微笑,便去问司马兰:“司马兰,你认识刚才走的那位女修?”

  司马兰强压下自己心中的愤恨,微笑着说:“我当然认识,我跟她是很好的朋友。你想认识她?”

  说到朋友二字,她的牙齿都差点咬出血。

  那个男修却没有注意到司马兰的情绪,他正兴奋着呢:“是啊,我想认识她,你能不能帮我引见一下?”

  司马兰这才认真看他一眼,认出他是玄真门的掌门弟子玄明,心中一动,说:“你想干吗?不会是你也知道她是天灵体,想跟她结为道侣吧?”

  “什么?”玄明心中先是震惊,后是惊喜,天灵体,传说中最适合作道侣的体质,跟天灵体女修共修的话,能提高一倍修炼速度。

  他若是追上她,跟她共修,那是不是很快就能凝婴呢?

  不过,原本还想让司马兰介绍认识的,但在得知唐爱莲的天灵体资质之后,马上就不打算让司马兰介绍了。众目睽睽之下,去跟那个女人搭讪,太过引人注目了。

  他要想个万全的办法!

  司马兰看着玄明眼中的神色,心中冷笑:她不能帮老祖找到一个更好的体质的女人,但她却可以将唐爱莲毁掉。

  最好,多让几个人知道,这样,男修们会不会将她抓住轮流共修呢?

  接下来,又有两个仙门男修想要找司马兰介绍认识唐爱莲,司马兰都用同样的话将他们打发走。

  是的,司马兰就是故意的。

  想想自己被老祖采荫的痛苦,她就觉得得,也得让唐爱莲也受那种苦,才觉得解气。

  玉皇蜂传回了司马兰将她天灵体泄露给男修的事,唐爱莲心中非常愤怒。

  她到是没有料到,那个金光居然也能看穿她的天灵体的体质,不过,她知道对方不会散播出去,她只要提防着金光老祖就行了。

  可没有料到,这个司马兰居然故意泄露她是天灵体的事。幸好,她只知道自己是天灵体,却不知道自己是混沌天灵体。

  但就算普通天灵体,一般人也不会放过。这让她很是被动天灵体对男修来说,跟唐僧肉也差不多了。

  跟天灵体共修能提供一倍的修炼速度,但有一点前提,跟天灵体共修,必须是天灵体心甘情愿的事,而不象采那个补,可以强行成事。

  因此,就算她将自己天灵体的事泄露出去,也没有人会强迫她。

  怕就怕,那些人对付她的家人,或者通过别的手段威胁利诱她跟他们共修。

  因此,她的天灵体体质被泄露,还真是个麻烦事。

  之前还想着,她在异界得罪自己,自己已经惩罚了她,而回来俗界,两次带人来替她报仇都没有得逞,加上她现在成了炉鼎,因此也就不想节外枝,没有另外惩罚她呢。没想到,她居然死不悔改。

  看来,她得想个办法一劳永逸才行了。

  只是,她还没有对司马兰动手呢,就有人先她动手了。

  司马兰的行为引起了金光老祖的注意。当他注意到,司马兰故意将唐爱莲的天灵体体质在那些人面前泄露之时,他心中大怒。

  纯阴体质的女人,大多数的修士都能看出来,但天灵体,并不是所有都能看出的,他金光老祖能看出来,那是因为他天赋异禀。

  他还打算着,要找个时机,在仙门关时留在尘世,慢慢融化唐爱莲的心,花个几十年时间将她追到手,跟她结为道侣呢。

  可现在,却被司马兰将唐爱莲的天灵体体质给泄露出去了。

  他的功力虽然高,但跟那些合体期、出窍期修士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

  他的计划还能实现吗?

  他心中怒火万丈,但脸上表情却非常柔和:“阿兰,你随我来一下。”

  司马兰一听到金光老祖的叫唤声,就打了一个寒颤:她故意泄露唐爱莲天灵体体质的消息,老祖发现了吗?

  不会的,她那么小心,老祖不会发现的,他真发现了,肯定会很生气,会不会活撕了她都难说。

  但老祖的脸上,依然是那么和旭,还带着微笑,带着宠溺的眼睛看着她。

  所以,老祖一定没有发现她的小动作。

  老祖招唤,无论老祖生不生气,她都得跟着走。金光老祖直接将她搂住,飞身而起,带往外面而去。

  不一会,金光老祖就将司马兰带到了离集会地点三十多里外的一座山上。

  司马兰非常害怕:“老祖,我们来山上干什么?”

  金光老祖直接将她带到了半山腰的一个山洞里,一挥手,便放出了一张大床。将她放到了床上:“你说,老祖要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

  “老祖”司马兰的心放了下来,老祖不是因为发现她泄露唐爱莲的体质而惩罚她,而是想要跟她又欠爱!

  只可惜,她不知道,金光老祖的确是在惩罚她,而且,这次惩罚,是死亡惩罚!

  司马兰的心虽然放了下来,但上次被老祖采荫造成的心里障碍还在,她还是有些害怕。

  “老祖,能不能”

  她想拒绝,但是,她能拒绝吗?

  “能不能什么?”老祖这一次倒是很耐心地在她身上上下其手,四处点火。他本就是个中高手,不一会,司马兰便气喘嘘唏起来。

  “说啊,能不能什么?”

  “老祖,能、不能,轻、轻一点。”司马兰已经是媚眼如丝。身体里的最原始的谷欠望被唤发起来。

  “当然可以。”老祖深深地吻住她,舌尖往她嘴里顶进了一颗丹药。直到她将药咽了进去,才放开她的唇:“我会让你欲仙欲死的。”

  接下来的过程,司马兰的确是欲仙欲死。

  这一次的体验跟上次截然不同,上次痛得要命,而这一次,她却感觉要飞上天的感觉。

  金光老祖极为卖力,极力让司马兰享受到极致的快感,因为,她这是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个享受于飞之乐了。

  他原本没有打算这么早就要她的命,就象公孙羽所想到的,他一开始,是打算待她结了金丹,再将她作为突破元婴期的瓶颈来预备的。

  他可以想象,要晋入合体期,所需要的能量肯定非常多,他准备了一些丹药,再吸收一个金丹期女修,应该能一鼓作气突破到合体期。

  只是,那样的话,司马兰肯定就会被他直接吸干,连生命精华都不会剩下。因此,可以说,他从一开始救下司马兰,收她为徒,就没安好心,而是打算着要她的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