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0章利用

  司马兰后悔啊。

  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该报什么仇,这样,师父也发现不了唐爱莲的天灵体,她还是师父的掌中宝,哪怕这个掌中宝是个炉鼎,但凭着她的纯阴体修炼速度,很快就能结丹,到时候,就算被师父采了荫元,她依然能修炼回来,还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修士。

  可现在,就因为她念念不忘的报仇,才让师父到了天灵体,被师父采致死。

  “我后悔了,可有用吗?”

  唐爱莲叹息一声:“那你恨金光老祖吗?”

  恨金光老祖?当然恨!她想活着,想要好好活着,可金光老祖不但夺走了她的修为,还夺走了她的生命!

  “恨,有用吗?”

  “想报仇吗?”

  “报仇?”司马兰的眼光闪了一下,看着唐爱莲:“你肯帮助我报仇?”

  唐爱莲摇摇头:“这个仇,得你自己报。”

  司马兰眼里的光又暗了下去:“我马上要死了。”

  她没有请求唐爱莲救她,因为,她知道,她连生命精华都没有了,只剩下一口气而已。大罗神仙都救不了她。

  其实,如果唐爱莲想救司马兰,还是能救的,因为,她的空间里,有着天地本源之气凝聚起来的药井水,里面包含了大量的生机。

  另外,她手上还有生命丸,一颗下去,就能将她救活。

  但她为什么要救司马兰?

  她虽然是修巫的,拥有一颗仁慈的心,也需要大量功德来修炼自身,却不是救狼的东郭先生。

  她敢肯定,她如果救了司马兰,司马兰好了之后,只要有机会,绝对又会害她。

  不过,她不救她,却可以帮她报仇。

  她拿出一颗翠绿色的球体,注入灵力,洞里便响起了声音:

  “老祖,我们来山上干什么?”

  “你说,老祖要干什么?当然是干你了。”

  “老祖”

  ……

  “你录了音?你刚才就在附近?你为什么不救我?”司马兰愤恨了。

  唐爱莲冷笑:“我为什么要救你?”

  司马兰怔了一怔,是啊,她为什么要救自己?

  她们是敌人,自己可一直在对付她呢。

  “你的师兄马上要来了,他才是真正爱你的人。有了这个录音球,你可以让他替你报仇了。”

  “他爱我?”司马兰怔住了,但她马上就想到了另一点:“你想利用我,除掉金光老祖?”

  “是的。”唐爱莲很干脆地回答。

  “我不会被你利用的。”

  唐爱莲将录音球塞进司马兰的手里:“你想要报仇,还真就必须让我利用。”

  说罢,便离开了山洞。

  唐爱莲知道,金光老祖肯定已经处理了那几个得到她是天灵体消息的人,然后才来处理司马兰。

  只要金光死了,她是天灵体的事,就没有人知道了。

  她现在还必须利用公孙羽除掉金光老祖,因此,暂时先不动他。等金光死后,再想办法抹掉他的记忆吧。

  只是,有些事,却不是她所能预料到的。

  果然,唐爱莲刚刚出去一会儿,又有一个人冲了进来,一见到司马兰,就冲过去抱住了她:“阿兰,阿兰,怎么会这样,他怎么能这样?明明都不用你来突破,为什么要对你这样?”

  一边呼唤着,一边无助地给司马兰输入灵力,希望能救她。

  这个人,正是金光老祖的徒弟公孙羽。他惶急、悲伤的神情一点不象作假。

  原本已经闭上眼睛的司马兰得到公孙羽的灵力,睁开了眼睛,低低地叫了一声:“羽”

  公孙羽听到这一声叫,眼泪就落了下来:“阿兰,我在!”

  他将更多的灵力输入到司马兰的身体里,徒然地想要救司马兰。

  但是,金光老祖最后那一掌催断了司马兰的心脉,如今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

  “别白费劲了。”司马兰说。

  “羽,我错了。”她后悔莫及。

  “不,不是你的错,是师兄的错。”公孙羽痛不欲生。

  他第一次看到她,是在她爷爷死亡的时候,她哀伤地哭着,尽显无助,他替她埋葬了她的爷爷,将她领回临时住地。

  但是,师父见到她之后,却立即带着她却杀了乔镇主,替她报了仇,然后,她就成了师父的人。

  他无数次地后悔,他不该领她回去见师父的,而是应该自己将她偷偷藏起来,自己教她修仙,那样,她就会属于自己了,而不会被师父当成炉鼎了。

  只要成了师父的炉鼎,她就避免不了被吸干而死的结局。

  他忽然就愤恨起来,明明是他先遇到她,师父却抢走了她,抢走她还罢了,却又不珍惜她。明明都已经不用她作突破的炉鼎了,为什么还要无缘无故地直接吸干了她!

  哪怕就是留着慢慢采也好啊,至少,她还有机会活着修炼。

  他恨,恨金光老祖的无情,竟然能眼睁睁地看着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的身下消亡。

  他恨,恨自己太过懦弱,没有勇气跟师父抗争,保护这个他表面上很讨厌,实际上却放在心上的人。

  “我知道你,喜欢我。”司马兰低低地说着:“其实,我”

  公孙羽连忙将耳朵放到她嘴边,听到她的声音说:“其实,我也喜欢着”

  一个“你”字,却一直没有吐出来。

  公孙羽连连摇着司马兰:“你说呀,你想说,你喜欢着我对不对?对不对?”

  但司马兰已经永远说不出来了。

  “啊”公孙羽象一头野兽在低吼,接着又压低声音大哭。

  他从司马兰的手心里抠出一个微型的录音球,那是科技跟修真文明的新产品。

  她自己也意料到了结局吗?所以,买了录音球,将当时的过程录了音。她告诉他手心里的录音球,是想让他帮她报仇吗?

  他输入灵力,里面就传出了两人说话的声音。他听了一遍那些声音,就作了一个重大决定。

  他抱起了司马兰,冲上了自己的飞行器。

  很快地,公孙羽就带着司马兰回到了众修士的聚会地。

  他不知道,他的身后,跟着贴了隐身符的唐爱莲。

  金光老祖还没有回来,他应该是找个安静的地方消化刚刚吸收的灵力吧?

  此时,操场上又来了不少仙门中人,七大门派之中,上清门、玄真门,洪荒宗,丹鼎宗、凌云宗、玄机宗等门派都到了,只剩下一个合元门还未到。

  其他中小门派也大部分到了。

  众人见公孙羽抱着个满头白发的女人、不对,是一具干尸进来,都觉得奇怪,公孙羽这是干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