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8章协迫

  唐爱莲自然听到了他们的商议,她知道,待他们商议完之后,就会向自己发动进攻了。

  她犹豫了一阵,觉得暂时还是不要用禁忌巫术了,她还要等着凤鸣完成自己的机缘来找她呢。

  因此,她果断掐断了灵力供应。

  就在洪春老祖等人商议确定,要对她实施手段的时候,就发现,盘腿坐在树下的那个女娃不见了。

  “不好,她进了大厅!”洪春老祖刚要冲向大厅,丹青却拉住了他:“大厅里有宝灯。”

  洪春老祖如雷轰电挚,他居然忘记了,这个院子是禁院,不得进入,否则,以天火为灯焰的宝灯会将人烧成灰烬。

  “可是,她进去了。”洪春很是郁闷,早知道就不商量了,直接进去将人抓住不好吗?

  可他忘记了,之前他可没有忘记,这是禁院,不能随意进去。

  他提高声音朝着里面喊道:“小友,我们没有恶意,你不用躲,里面有盏非常利害的灯,它会烧死你的,你赶快出来吧。”

  他选择性地忘记了那个传说,只要将院子里所有果子吃完,那盏灯就不会烧人。而眼前树上的果实全部没了,她手上又没果子,说明她全吃了。因此,她根本不会被灯烧死。

  唐爱莲心中一顿,之前就见他不敢进来,原来是因为里面有盏非常厉害的灯啊。

  唐爱莲的声音传了出来:“洪春老头,我知道你早就对我心怀不轨了,你说没有恶意,试问猎人对山羊,老虎对兔子会没有恶意吗?”

  洪春老祖被唐爱莲这一怼,老脸一红:“我不会强迫你的。”

  “鬼才相信你呢。”唐爱莲的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玄镇老祖见洪春老祖没话说了,连忙喊道:“小友,快出来,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其他事宜都顺从你的意思。”

  唐爱莲切了一声:“朋友?你们不过觊觎我的身体,怎么可能跟我交朋友?你说得再好听,也不过想骗我出去罢了。有本事,你们就进来啊。”

  她虽然没有听说过这个院子是禁地,但见到他们只在院子外面,却没有跨进院子,便知道了,这个院子恐怕有什么东西是他们所顾忌的,因此,不敢进来。

  因此,虽然大厅里有什么东西对她发出声声心灵的呼唤,她也只是走到了院子的转角,并没有进入大厅。

  凌云老祖见洪春老祖和玄镇老祖都失败了,连忙大声喊道:“小女娃,我们真没有恶意的,我们真的只是跟你交朋友只想跟你共修,我可以发誓,不会伤害你共修不会带来伤害。你想想,有我们四个作朋友保护你,就没有人敢伤害你,你在这个世上都可以横着走了。”

  唐爱莲哼了一声:“你们几个的狼子野心我早知道了,想跟我共修?办不到,你们把我当成街上卖的女子了吗?还是把我当成人尽可夫的当妇?

  我唐爱莲用不着任何人保护。说什么没有人敢伤害我?问题是你们四个就是最想伤害我的人。”

  凌云老祖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是啊,他们四个想要跟她一个人共修,一个女人跟四个男人那算什么?

  丹青想了想,才喊道:“唐爱莲道友,我叫丹青,是丹鼎宗的太上长老。我很诚意地想跟你交个朋友,平等的探讨修炼事项,只想宠着你,绝不不会对你用强。你看行么?”

  这个丹青倒是比其他老头说话好听,但唐爱莲并不被他迷惑,不过,对他却比对其他三人客气多了。

  “丹青道友请了,我有自己的道侣,我们夫妻恩爱,夫妻之间就象树跟树皮之间,插入别的东西,只能是永远的伤害。所以,我不会跟别的异**太亲密的朋友。哪怕这个异性不会对我用强。”

  四个老祖一个个都垂头丧气了,唐爱莲没有接受他们之中的任何人。

  留着八字胡的凌志老祖忽然说道:“我记得,只要有人吃光了九色果,就可以在这个院子任意畅寻。那是不是意味着有人吃了九色果,别人进这个院子,进那个大厅也没事呢?”

  唐爱莲听到凌志老祖的话,心中一亮,原来,吃了九色果就能在这个院子里畅游也没事啊,之前见他们不敢进来,还害得自己也不敢轻举妄动呢。

  她终于跨进了大厅。

  不过,她还是很小心的,她将自己每一个元婴都一分为二,意识也一分为二而她又跟别人不同,她能够将元婴分割成几个。这在别人根本做不到,但唐爱莲却因为修巫做到了。

  她这一样一分,就等于有了十八个元婴。九个在身体上丹田内,九个小元婴出了体外,化成了九个小女孩。

  出窍期之后,元婴已经能够随意出体。

  她原本有四千八百万的念力的灵魂能量,后来分出三百万念力射击李新野,没有收回来,她现在还有四千五百万念力的灵魂能量,这些念力也分成了两下,每个元婴拥有250万的念力,跟普通刚刚进入出窍期的修士差不了多少。

  禁院外,洪春老祖拎了一个筑基期修士过来。

  那小筑基吓得发抖:“洪老祖”

  洪春老祖说:“你进入大厅里,如果没有事,你杀死我洪荒宗的弟子的事就抹掉了。否则,哼!”

  那小筑基大哭:“洪老祖见谅,我杀朱志平那是无可奈何,他强迫了我妹妹,事后还杀死了她,我”

  “我什么我,我洪荒宗弟子就算犯了错,也只能由我洪荒宗处置,你擅自杀他,就是犯我洪荒宗,我杀了你,谁也说不得。你进还是不进?”

  那小筑基把牙一咬:“我进。这里各位老祖可都听到了,只要我进了大厅不死,你们洪荒宗以后就不得再追究我杀洪荒宗弟子的事!”

  “洪老祖说话,自然是算话的,我给你作证。”丹青说。

  那小筑基抹着眼泪,一幅英勇就义的神情,踏进了禁院。

  洪春喝道:“往前走,走进大厅,在大厅里转一圈。”

  只是,那小筑基却如同裹脚的小娘,一步步往里移,一边移,一边全神戒备。

  不过,他只走了几步,就走不动了这个院子里有着唐爱莲之前布置的阵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