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4章夺房

  唐爱莲仰起一张哭花了的脸,狠狠地点头:“好,我只剩下爸爸一个亲人了,爸爸您可千万别不要我。我会乖的。”

  她的心里却很是恶寒,多大年纪的人了,还哭花了脸。

  这装嫩实在不容易。

  赵家没有一个人来相送,如果是平玉安,肯定会心寒了,但现在是唐爱莲主导,因此,她并不觉得怎么样,反正,这屋子里的东西,她都带走了连同这座房子的屋契。

  她并没有打算真将这房子留给赵家大房,这房子在九仙镇上,也属于外婆的嫁妆之一,将来这个镇可是要开发旅游产业的,这个院子到时候可是值老钱了。

  不过,就算她现在留下了这房子,未来几年后的大运动中她也无法保留,就算留下了,恐怕也会落到继母手里。因此,不如就这样吧,没有明说交给大房,无论大房能不能保住房子,到时候她都可以凭借房契将房子要回来。

  因此,她一把大锁将房子锁好,带走了房契。

  那房契上,早就被外婆改成了她的名字。只是赵家大房不知道而已。

  平涛将女儿的檀木包两口大箱子绑到单车后座上,每边一个吊着,见女儿还在看着房子,叹了一口气,对女儿说:“走吧,以后想要回来,再回来看吧。”

  但他也知道,赵家大房肯定会将房子收走,再回来,已经不是女儿的房子了。而且,飞石村人就算赶圩,也不会到九仙镇来,而会去离村只有四五里远的古圩。

  只是,他们还没有走远呢,赵家人就来了,见到铁将军把门的院子,赵大盼的脸色就黑了下来。

  “这小兔仔子,怎么把门给锁上了?”他给两个儿子下令:“去,把锁给我砸开。”

  左邻右舍见有人来砸锁,过来制止:“你们是什么人,怎么来砸人家的门?”

  赵大盼眼珠一转:“这是我赵家的房子,钥匙掉了,所以只好把锁砸开。”

  邻居感觉不对:“不对啊,这是姚奶奶家的房子,她只带着一个外孙女过日子,姚奶奶去世后,她的外孙女可是托我们帮忙看着房子,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赵大盼的妻子方大妹连忙说:“是这样的,姚珍玉是我的弟妹,她可她是我们赵家人,她走了,这房子自然是属于我们的。”

  这房子可是在镇上,而且,这前面可以做门面,后面还有可以住人,她早就嫉妒妯娌这房子了。

  老二死后,他们大房可以夺走老二名下的任何东西,可就这老二遗霜住的房子,他们没法夺走,因为,这是人家的嫁妆房子。

  可现在,老这遗霜也死了,这房子,终于可以夺回来了。

  邻居奇怪:“你们是姚珍玉的亲人?那她生病的时候,怎么没见你们?”

  赵家大伯有点脸红:“我们这不忙吗?”

  “你们忙啊,可这都死了,也没见你们来帮着办丧事啊。”

  赵家大伯更加脸红了。

  “就是啊,这人生病了,你说忙着没空来看她,还可以理解,可这人都死了,也没见来帮着办丧事,就一个八岁的孩子求着邻居们帮着料理了后事。你们现在来说,你们是姚珍玉的亲人,谁能信你们?”

  方大妹急了:“我们真是姚珍玉的家属。她夫家姓赵你们知道吧,她丈夫叫赵二盼,他大哥叫赵大盼。罗,赵大盼就是我丈夫,他跟姚珍玉那死鬼丈夫赵二盼,是同父同母的兄弟。

  这些年没来往,也是因为赵二盼早死,这姚珍玉怕赌物思人,就搬了出来。我们也不知道姚珍玉死了,还是听到乡亲们说,才过来,所以,我们不是不来帮忙,而是不知道。”

  方大妹很懂说话,这几句话就将自家人的责任给推得一干二净。

  可惜,却有熟人发现了他们。

  “是赵大盼啊,怎么,当年赵二盼死了,你们夺了人家寡女的田地,还因此被划了个地主的成分,现在这姚珍玉死了,你们又来夺人家的嫁妆房子了?那姚奶奶可是说过,这房子给了外孙女平玉安了,你现在来砸锁是什么意思?”

  镇上众人一听,顿时嘘声四起,如果是赵二盼名下的房子,赵二盼家人死绝了,你来收房还说得过去,可这房子是人家二盼妻子的嫁妆房,可就跟你赵家没关系了。

  方大妹一听到夺田地的事就愤恨:“谁说我们夺她的地了,明明是她自己不懂种地,把地给我们种,害得我们被划分成了地主,这都是赵二害了我们。如果他们夫妻都死了,正好将这房子给们作补偿。”

  平涛听着后面传来的声音,早把单车停了,问唐爱莲:“玉安,要不要回去说清楚一下?”

  唐爱莲叹了一口气:“我现在回去,能阻拦他们夺我的房子吗?或者,夺回了房子,我一个人住这里?”

  平涛想起赵家大房那些人的恶行,叹了一口气。

  唐爱莲又说:“既然我夺不回这房子,或者夺回来了也不可能住这里,我还夺回来干什么?”

  她心中冷笑,赵家大房想要住进房子,就等着好看吧。

  平涛叹了一口气:“既然这样,那就走吧。”

  眼不见为净,平涛干脆上了单车,带着唐爱莲走了。

  这边,还有人在跟方大妹理论:“你这人怎么颠倒黑白呢?当年明明是你们见老二死了,欺负人家孤女寡母,就夺走了人家的田地,要不田地怎么都在你们赵家大房的名下?

  自己做了恶事得了报应,现在还想来夺人家外孙女的房子,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被划为地主是赵家大伯的痛,幸好,众人都知道,他原来不是地主,因此,倒也没有多少盘剥的事发生。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不管怎么样,姚珍玉也是我们赵家媳妇,她死了,她的房子不给赵家给谁?难道你们想要我赵家的房子不成?”她干脆耍起泼来:“来人啦,有人要夺我赵家的房子啦”

  众人见她耍泼,只却是不好再去管她,就连之前出头的邻居,也不好再去管得。众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赵家大房砸坏了锁,进入姚珍玉的房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