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5章有鬼

  之前,赵家大房的人就觊觎着这镇上带院子房子,但姚珍玉就是不许赵家人进入这房子,现在她死了,赵家大房的人对大摇大摆地进入这座漂亮的院子,感觉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

  只是,这种感觉在穿过被当作门面的三间房子,进入后面的院子时就消失了。

  明明只是五月阳春天气,院子里却是阴冷阴冷的。这种阴冷的感觉,在穿过院子,推开正房的大门时,达到了顶点。

  “鬼啊”有人喊了一声。

  赵大盼,方大妹以及他们带来的两个儿子四个孙子孙女都紧张了起来。孙子孙女躲到了他们的父亲身后:“爹,我害怕。咱们回家吧。”

  方大妹拍了孙女的手:“称称不怕,这世上哪有鬼。”

  然而,她的话音未落,便赫然发现姚珍玉坐在中堂,一双愤怒的眼睛正盯着她。

  “妈呀”方大妹拉着孙女就冲出了正堂。

  赵大盼刚想骂方大妹,却突然就发现赵二盼惨白着一张脸看着他不说话。

  “老二”天哪,老二回来了。

  不对啊,老二死了很多年了,他怎么可能回来?这是鬼啊!

  赵大盼吓得屁滚尿流,拉着带着两个孙子就往外面跑。但他还不忘安慰孙子:“别担心,肯定是有人在装神弄鬼?”

  念力监控着这里的唐爱莲不由得有些佩服他,这么快就发现了是有人在搞鬼。

  有了这个幻阵,赵家大房是别想住安然了。

  这样她就放心地回平家了。

  坐在单车前杠上,抛了三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平家所在飞石村,唐爱莲感觉,这全身都要被颠散了。

  飞石村,因村子中间有一块上大小小象是飞天而下的大岩石而得名。平家就住在这个村子里。离村一公里处就是一座十个山头相连的大山,山前有一条河流,绕着山前转到村边,再往东而去。

  因此,这个村子可以说有山有水还有田,算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小乡村。

  到了平家门口,平涛喊了一声,一个三十六七岁有几分姿色的的女人就赶了出来:“哎,是平玉安回来了吗?可把你盼回来了,你爸天天念叨着你呢。”

  唐爱莲看着这个满面笑容的女人,强压着心中原主的恨意,淡淡地叫了一声“阿姨”。

  别看她现在笑得这么好,但她心中指定在想着怎么夺走外婆留给自己的遗产,然后搓磨她呢。

  “哎呀,叫什么阿姨,叫妈妈吧。”平涛纠正道。

  唐爱莲看了看平涛,很认真地说:“我的妈妈只有一个,她叫赵颂之。”

  程笑妹见继女居然敢反驳丈夫的话,心中就是一喜,这样的女儿,恐怕会触怒丈夫吧?

  从女儿口中听到前妻的名字,平涛的眼前浮现出了当年那个穿着白上衣,黑裙子的女学生模样的前妻。心中不知为何就是一滞,挥了挥手:“随你。”

  程笑妹见平时不容人反驳的丈夫居然容忍下了女儿的忤逆,心中顿时敲起了警钟:这平玉安不简单!

  从里面跑出两个孩子,一个是八岁的女孩,一个是五岁的男孩。两人从屋里跑出,就奔向父亲:

  “爸爸回来啦。”

  “爸爸给瑶儿带好东西了吗?”

  “爸爸,威儿也要好东西。”

  刚刚把两口大箱子解下来的平涛见到一对儿女飞奔过来,连忙将单车撑好,蹲下身一把抱起了男孩,又伸手去摸女孩的头:“瑶儿,威儿,你们在家有没有很乖啊,有没有听妈妈的话?”

  “我很乖。”

  “我听妈妈的话。”

  唐爱莲看着平涛跟一对儿女的互动,眼中满是冷意。

  平涛感觉到了冷意,但他一回头,看到的是却是唐爱莲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满满的羡慕。

  他连忙将男孩放下,拉着两个孩子来到唐爱莲的面前:“这是你们的大姐,她叫平玉安,快叫大姐。”

  平玉瑶看着唐爱莲,后退了两步,躲到妈妈的后面,她才不叫这个丫头做姐姐呢。妈妈是我的,爸爸也是我的,她不想家里多出个外人。

  男孩很是听话地叫了一声大姐,想了想又补充:“大姐,我叫平玉鑫。”

  前辈子的平玉鑫对平玉安谈不上有多好,但却是平家在平家唯一的温暖。

  唐爱莲打开其中一口箱子,从箱子里的一首饰盒里拿出一个银项圈,项圈上挂了几个银玲。

  她把项圈送给平玉鑫:“玉鑫好,这是大姐送给你的见面礼。”

  她说着,将银项圈摇了几下,项圈上的银玲发出悦耳的声音。

  平玉鑫一见银项圈,就喜欢上了。

  程笑妹看了一眼银项圈,眼中闪过莫明的光芒:“还不快谢谢你玉安姐姐。”

  平玉鑫连忙朝着唐爱莲道谢:“谢谢玉安姐姐。”

  平涛皱眉:“什么遇安姐姐,要叫大姐。”又看向平玉瑶:“你怎么不叫大姐?”

  平玉瑶原本不想叫大姐,但见弟弟叫了大姐,就有礼物可拿,连忙也叫了一声大姐。

  但唐爱莲却只是哎了一声,然后回了她一句“玉瑶妹妹好”,并没有送给她礼物。

  平玉瑶忍不住质问:“你怎么不给我见面礼?”

  唐爱莲歪着头看了她一眼:“我外婆跟我说,要尊老爱幼,你只比我小半个月,差不多跟我一样大吧,所以,我不用给你见面礼。”

  然后看向继母:“阿姨也没有给我见面礼呢。”

  她这话一出,平涛有些尴尬:他也没有给平玉安见面礼。

  他看了妻子一眼,这种事平时都是由妻子打理的。

  平玉瑶听唐爱莲这话,心中很不服气:“你给了弟弟见面礼,就该给我见面礼。”

  而程笑妹却是趁着唐爱莲不注意,扛起唐爱莲一口大箱子就往里走。

  只是,她搬的方向却是主房的东房。那是她自己跟丈夫的卧室。

  唐爱莲连忙跟了过去:“阿姨,你是安排我住这个房间吗?”

  前世,程笑妹也是将原主的两口大箱子搬到她住的主卧里,而且,还在平玉安不知情的情况下打开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平玉瑶才能将箱子里的首饰盒翻了出来,据为己有。

  原主要拿回来,平玉瑶却谎称是妈妈买给她的首饰盒。两人闹到平涛面前,平涛却说出让平玉安让着妹妹点这句话,导致平玉安的首饰盒被平玉瑶夺走。

  甚至,原主外婆给原主缝的衣服也被夺走了大部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