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577章 各有算计下
  第1577章各有算计下

  程笑妹早就将唐爱莲拿回来的东西当成了她的东西了。

  可现在,原本要悄悄拿回房里的箱子被唐爱莲截了下来,箱子里的东西还东一件西一件都拿了出来。那什么画还罢了,反正她也不喜欢,但那么一大匹布,就给了死老太太,说是由她分配,还不是落到了大房手中?

  就算老太太平均分配,那也是不公平的,毕竟,平玉安这个死丫头,可是属于二房的。

  可是,当着丈夫的面,她不能说啊。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个老东西拿着属于二房的东西回了大房。

  不过,她心中最想要的东西,还在箱子里呢。

  之前唐爱莲打开箱子拿项圈送给玉鑫的时候,她看到了那首饰盒了。她相信,那首饰盒里肯定有不少好东西。

  其实,她更想连箱子一起要过来,因为,这两口大箱子一看就是好东西啊。

  丈夫的前妻的娘家可是有钱人,这个从那个死鬼女人留下的嫁妆就能看出来。但她不相信,那个老婆子会将所有东西都给女儿陪嫁,因此,她肯定会有不少财宝。

  如今老东西死了,她的东西自然是给了唯一的外孙女平玉安了。

  因此,这首饰盒,她一定要拿到手。

  趁着丈夫为两个老人拿着东西送老人去大房,程笑妹朝着唐爱莲堆出一脸笑容:“玉安啊,你给了爷爷奶奶礼物,我不是你亲妈也罢了,怎么没给你爸爸准备礼物啊?”

  唐爱莲心中暗骂这程笑妹:他们作为长辈不但没有给孩子见面礼,居然还敢跟自己要见面礼?

  唐爱莲仰起脸,不解地看着继母:“我外婆教我说,要尊老爱幼。所以,我给爷爷奶奶准备了礼物,给玉鑫弟弟准备了礼物。可是,你们你跟爸爸就已经老了吗?”

  程笑妹心中暗怒,居然说她老?

  她勉强笑了笑说:“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嘛。”她眼珠转了转,又说:“玉安乖,你这两口大箱子,还是让阿姨给你保管吧。”

  唐爱莲更加不解:“阿姨,这箱子里装着我的换洗衣服呢,您的意思是说,以后我的衣服您要帮我洗吗?”

  程笑妹心中暗骂,想让我帮你洗衣服,你想得美!

  不过,为了拿到箱子,她还是勉强笑着说:“这个嘛,你玉瑶妹妹都自己洗衣服了呢。不过你是娇小姐,阿姨帮你洗也不是不可以。”

  实际上,玉瑶比玉安还小了半个月,怎么可能自己洗衣服?

  反倒是原主,回平家后,程笑妹以村里的孩子都是只读到小学为由,让原主小学毕业就不许她再读书。

  原主原就是跳级读书的,八声就读到五年级,九岁就小学毕业了,因此,她九岁开始做各种家务,全家的衣服自然也是由她洗了。

  唐爱莲自然知道,平玉瑶不可能洗衣服,她在心中暗暗撇嘴说:“不用了,我外婆说,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所以,我自己的衣服就自己洗了。我的衣服也不劳烦阿姨保管了。”

  说罢,一手拖了一口箱子就往西厢走。

  程笑妹眼见唐爱莲就要将箱子拉向西厢,终于直接提了出来:“箱子的衣服你自己保管可以,但你那个首饰盒,还是让阿姨保管吧。那是贵重东西,小孩子弄丢了可就不好了。”

  平玉瑶原本还为唐爱莲不给自己见面礼而生气,一听妈妈说要帮唐爱莲保管首饰盒,顿时就高兴了。

  之前,唐爱莲打开箱子,从首饰盒里拿送给玉鑫项圈的时候,她可是看到,那首饰盒里可是有不少亮闪闪的宝贝呢。

  首饰盒到了妈妈手中,她想要就问妈妈拿。那一整盒都是自己的了。

  唐爱莲犹豫了一下,说:“外婆说,这首饰盒里的东西我长大后的嫁妆。阿姨是你要帮我保管吗?”

  程笑妹笑着说:“当然,这是你的宝贝,我只是帮你保管,等你长大了,就给你做嫁妆。”

  唐爱莲却抱着首饰盒犹豫:“那也行,你给我写个收条。”

  程笑妹顿了一顿,脸上笑容又变得有点勉强:“我是你的继母,总不能谋了你的东西。”

  唐爱莲却坚持:“外婆说了,这是我长大后的嫁妆,不能给别人,你要是帮我保管,就必须给我写收条。”

  最后,程笑妹很“无奈”,她当即写了一张收条:今收到平玉安交来保管的嫁妆一盒,等平玉安长大后即归还。下面落款:程笑妹。

  她只上过夜校,但这几个字还是能写的,只是写得不太好罢了。

  唐爱莲心中冷笑,这程笑妹想谋她的首饰,故意这样写,打着算盘,等到时候随便弄点东西糊弄自己就行了。

  哼,继母的这种做法,却不知正中自己的下怀呢。

  是的,唐爱莲也在算计着程笑妹呢。从原主的记忆里她知道,外婆曾经交给她一张妈妈的嫁妆单子,让她长大后凭此跟爸爸要回妈妈的嫁妆。

  前世她曾经拿着妈妈的嫁妆单子跟爸爸提过,但实际上,妈妈的嫁妆早就到了程笑妹的手中,爸爸问继母,继母却说,那些嫁妆早就变成钱用作家用了。

  但实际上,那些嫁妆还在继母的手中,后来平玉瑶结婚的时候,给平玉瑶作了嫁妆。后来平玉瑶难产而死,都好了牟春归。

  “好了,收条我已经写了,把首饰盒给我吧。”程笑妹说。

  唐爱莲却拿着收条看了又看,说:“阿姨,按个手印吧。”

  程笑妹却不想按手印:“阿都写了字条了,你还不放心吗?”

  唐爱莲将抱在手上的首饰盒晃了晃:“这可是我的宝贝,阿姨你不按手印的话,我怎么放心交给你?到时候你说不是你写的怎么办?或者以后你的字写漂亮了,说这不是你的字怎么办?”

  她拿出一盒印泥,又将那张收条折了几折,只露出“程笑妹”三字:“就在这里按吧。”

  程笑妹看了看首饰盒,知道她不按手印的话,是得不到这盒首饰了。只得将大拇指沾了印泥,对着自己的名字按了下去。

  她只以为,自己按下手印的,是她写的那张只是模糊地写了“一盒嫁妆”的收条,却不知道,这收条已经被唐爱莲掉包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