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7章不许进门

  唐爱莲原本的计划,只是一两头野猪或是野鹿就行,可现在,居然一下杀了这么多。幸而她现在只是平玉安,如果是以唐爱莲的身份,这一批杀孽,就能让自己的性光掉下不少。

  唐爱莲用纳物符收取那些野物,只是,那么大的纳物符居然也收不下,她不得不又从纳物符里取出一枚玉佩,当场炼制成了纳物符,这才将这些东西都收了进去。

  这次留了五十万念力在识海里,刻画纳物符的时间却是比上次还短了一下,只用了三分钟就刻画好了。

  而且,这次刻画的纳物符,居然有两年的时效。两年后,这块玉佩就会承受不住符力而破裂。

  要是能找到灵玉就好了,她可以制出十年的的纳物符。

  制好符,将一地的动物收进纳物符里。

  只是,收了这么多的野物,她却不方便去卖了,她必须等功力再次修炼出来,才好去卖这些东西否则,人家给你个低价,你都没办法跟人争。

  她打算等功力恢复,就去卖掉一张老虎皮。这个时候的老虎还不是被保护的动物,卖虎皮并不犯法,但等以后动物保护法出来,老虎皮就不能交易了。

  虽然外婆给她留了五百多块钱,但想到饥荒时期一只鸡就卖到十块钱一斤,她就有些心荒荒她需要钱。

  只有有了钱,她才能多买些粮食收藏着。

  但卖钱是为了买粮食,因此,大部分的肉类,她打算分割成肉块,用点盐腌一下,就放在纳物符里保存起来。

  反正她的纳物符里,东西还能保鲜。

  去的时候一路风行,回来的时候,她依然捏着手诀,凝聚天地源气,不断修复着自己身上的细小经脉。但速度,却慢了很多。等她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钟了。

  农村人睡得早,平家大门已经关上了,唐爱莲想要翻墙进去,却忘了如今的身体很多细小经脉还断着,无法翻墙,只能敲门。

  玉瑶听到唐爱莲的声音,装睡着,反而是玉鑫醒了,马上开了房门出来,去给唐爱莲开门。

  玉瑶听到玉鑫开了房门,连忙起床出来制止:“玉鑫你忘了妈妈说的,晚上不要开门。”

  玉鑫反驳:“外面是大姐,不能把大姐关在外头。”

  玉瑶想去捂他的耳朵:“你听错了,大姐怎么可能半夜三更才回来。”

  但平玉鑫也不是那么好哄的:“二姐,真的是大姐,大姐今天拿着刀和绳子上山砍柴了,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才回来这么晚,快开门让她进来吧。”

  但是,玉瑶好容易抓住这个机会为难唐爱莲,哪里肯开门让她进屋?在外头被野狼叨走了才好呢。

  “你别乱说话,那个贱,那个平玉安明明是去了镇上,没有回来,外面的人不会是她,而是坏人来骗我们开门的。”

  唐爱莲功力消失,不等于念力也消失,两人声音虽然压得很低,但她却听了个清楚明白,连忙将声音传入院子:“玉瑶,玉鑫,是我,平玉安回来了。”

  玉鑫听到唐爱莲的话,马上隔门叫了起来:“大姐真是你吗?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大姐今天在砍柴时追一头野鹿,跌下山坡昏了过去,半夜才醒过来,所以回来晚了。你们快开门让大姐进去。”

  但唐爱莲无论怎么说,玉瑶就不开门,也不许玉鑫开门。

  以为她没发现,她走近玉鑫时闻到他嘴巴上的肉香了,肯定是那个贱丕子玉鑫肉吃的,居然只给玉鑫吃,不给她吃,她就要把她关在门外。

  隔壁的刘大娘听到平家拍门声,也听到唐爱莲说话的声音,开始还以为很快就会打开门,但谁知拍了半天,那门还是没有打开。

  她忍不住把门打开了,只见唐爱莲扛着一只野鹿,站在门口,连忙招呼:“是玉安吗?这么晚才回来啊。”

  唐爱莲将刚才跟弟弟说的理由跟刘大娘说了一遍:“幸好,我跌下的地方没有野兽,要不然我今天可就回不来了。谁知道,好容易回来了,玉瑶却把门栓着,不许我进去。”

  刘大娘早就听说过,玉瑶母女对唐爱莲不好,却没想到,这去砍柴半夜回来,居然还不许进去。

  她过去拍门:“玉瑶,快开门,是你姐姐玉安回来了。”

  玉瑶在里面接话:“妈妈今天出门时说了,让我们早点关门睡觉,在家,有人来别开门。”

  刘大娘没想到自己都拍门了,这玉瑶还是不开门,不高兴了:“可你姐姐回来了,你怎么能不开门啊?你总不能把你姐姐关在门外吧?”

  “她这么晚才回来,谁知道她去干什么了。妈妈说了晚上不能开门。玉鑫,你干什么?”玉瑶无论如何都不开门。

  甚至,想要去开门的玉鑫也被她推了一下。

  “二姐,大姐回来了,你不开门,你不是我二姐。”玉鑫哭叫了。

  但无论刘大娘怎么说,玉瑶就以遵守妈妈的交待为由,拒不开门。

  如果是平时,唐爱莲就算不翻墙进去,也要揣开院门。

  但今天,她丹田还破着,虽然七经八脉已经修复了,但细碎的经脉还断着,她不能动手动脚。

  不过,哼!

  刘大娘愤恨地对唐爱莲说:“我去找村长,让她开门。”

  唐爱莲却拦住她:“刘大娘,不用了。她会后悔的。”

  刘大娘无奈地:“要不,你先到我家去睡一夜吧。我家就我一个老婆子在家。”

  刘大娘原本是一家四口,后来儿子参军了,女儿出嫁了,去年,丈夫又因病去世了,因此,她就只剩下了一个人在家。

  唐爱莲知道玉瑶不会让她进去,她心中冷笑,扛着那只野鹿进了刘大娘家。当然就睡刘大娘家了。睡当年刘家闺女出阁前住的房间。

  第二天早上,隔壁的肉香味飘进了平家,平玉瑶奇怪,刘大娘买肉了?

  今天才是圩日子啊,刘大娘去哪买的肉?

  不对,昨夜那个贱丕子说过,她是追一头野鹿掉下了山坡,难道,那头野鹿她打到了?

  那可是肉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