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588章 名声再坏一点
  第1588章名声再坏一点

  平玉瑶很气愤。

  自从上次那贱丕说出自己没吃到肉之后,便宜爸爸已经两个星期没有买肉回来了。

  她馋肉,很馋。否则也不会因为闻到弟弟平玉鑫嘴边有肉香,就气愤他吃了肉,却不给自己吃。

  虽然平玉鑫否认自己吃了肉,但她就是肯定。而且,莫名就是断定,肉还是那贱丕给的。

  要不然,昨天晚上她也不会关着门就是不许那个贱丕进来。

  此时,闻着隔壁的肉香味,平玉瑶后悔了,早知道那个贱丕带着猎物回来,她怎么会不开门?

  正在此时,刘大娘家的门被打开了,唐爱莲出现在大门口,对看过来的平玉瑶视而不见,朝着刚刚走出家门的玉鑫招手:“玉鑫,快过来。”

  玉鑫见大姐在招手,连忙跑过去:“大姐,昨天晚上我想帮你开门的,是二姐靠着门上不许我开。我本来想,等二姐睡着后给你开的,可是,可是我上床后就睡着了,没给你开门,大姐对不起。”

  唐爱莲自然知道,昨天晚上玉鑫一直想给自己开门,只是,他只是一个四岁多五岁不满的孩子,怎么可能扭得过八岁多的二姐。

  她摸了摸平玉鑫的头:“没关系,大姐不会生你的气。洗脸刷牙了吗?过来吃肉。”

  “真的?大姐你没生我的气?”平玉鑫高兴了,但马上又被唐爱莲最后四个字吸引:“有肉吃吗?”

  “当然,今天不是烤肉,是大姐煮的鹿肉,可香了。”

  平玉鑫一听真的有鹿肉吃,顿时高兴地一跳三尺高:“噢,有肉吃喽。”

  平玉瑶一听有肉吃,马上跟着走了过来:“大姐,早啊。”

  唐爱莲却连理都不理她,将玉鑫拉进屋里,就将院子的大门给关上了,差点撞上紧跟而来的平玉瑶的鼻子。

  平玉瑶大怒,破口就骂:“玉安你这个贱丕”

  门马上开了,一个巴掌甩到了平玉瑶的嘴巴:“你的嘴巴太臭了。”

  平玉瑶被打懵了,但马上地,就往地上一坐,大哭大叫起来:“来人啊,欺负人啊,平玉安这个外来的贱丕打人啊,来人啊。”

  早在刘大娘家飘出肉香味的时候,左邻右舍就被吸引了。

  农家都是不吃早饭就出去做事,然后到九点左右才回来吃饭,十点又继续上工,中午一点才回家吃午饭,下午三点上工,天黑前收工,吃过晚饭,待天完全黑了就上床睡觉。

  这一大早就煮肉,故意馋人呢。因此,不一会,村人们就围了过来:

  “这是怎么啦?”

  “说是外来的人欺负人呢。”

  “外来人?谁是外来的?”

  “应该是平玉安吧?”

  “平玉安,才回来一个多月的那个?”

  “是啊,她打人了。”

  “玉瑶的脸都被打红了。”

  “这手劲可真大。”

  听着别人的议论,唐爱莲心中冷笑,她在刘大娘家煮这锅肉,就是故意搞事来的:一来是要引来平玉瑶,二来,也是要引来众人。

  昨天晚上被拒之门外之辱,可不能白受。

  “外来人?”她盯着平玉瑶:“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才是我爸爸的亲生女儿,你不过是我继母带进来的外姓女。你个跟我们平家没有血缘关系的人居然说我这个正宗的平家女是外来人?”

  众人齐齐一愣,猛然间清醒过来:是啊,这个平玉瑶才是程笑妹带进平家的人,她才是真正的外来人。

  而平玉安,就算从小在外婆家长大,但她却是堂堂正正的平家血脉,身上流着平家的血。

  刘大娘也走了出来,看着平玉瑶:“你这个女娃也真是不象话,昨天你们大姐放学回来就去砍柴了,晚上没有回来,你们不说叫人去找,却把门给栓上了。

  你们大姐在山上跌了一交,昏迷了,也没个人去找她,夜里才自己醒了过来,自己挣扎着走回来,这身上还带着伤呢,可你这个女娃却死不开门让你们大姐进去。

  我看不过去,出来帮着拍门,让你开门让你大姐进去,可你却说什么你妈妈交待晚上要早关门,不要让坏人进来。可你姐姐是坏人吗?

  我没办法,才把你姐领回家去住了一夜,可你今天见到你大姐,不说道歉,居然还骂她贱丕,你说你该不该打?

  你大姐就算不在平家长大,可她却是平老师的亲生女儿,是正宗的平家嫡女,可不是外来人。你不知道吗?你自己才是外来人,是你娘带到平家的拖油瓶,你这个外来人居然把平家女关在门外过夜,你说你该不该打?”

  平玉瑶懵了,她一直都将自己当作正宗的平家人,平玉安回归,她感觉就是来跟她争爸爸妈妈,争平家财产的人。

  可从来没有想过,她自己才是外来人。

  她哭了,一边闭着眼睛哭一边还反驳刘大娘:“你胡说,我才是爸爸的女儿,我妈说了,平玉安就是个外来人,回来就是给我做丫头的。

  丫头,就是个贱丕,就该给我家干活,她带回来的所有东西都是属于我的,她打的东西也是我的。”

  她突然睁开着红眼看着刘大娘:“你一定是想贪她拿回来的肉对不对?一定是的,所以你把她带回家,还煮了我的肉吃。你是个坏人!”

  众人听着平玉瑶的话,一个个面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居然敢说,平家嫡女是她一个外来拖油瓶的丫头?”

  “呵呵,平家嫡女的一切都是属于她一个拖油瓶的?”

  “人没回来就关门,不说请人去找就不对了,自己醒来回来了还敢把门关着不让进屋?”

  “一个拖油瓶,居然敢把一个堂堂正正的平家女儿关在门外?”

  “没听到吗?是她妈告诉她的,早点关门,谁来也不开门。”

  “明明是她自己让继女放学回来去打柴了,每次星期六上山打柴都会天黑才回来,还让女儿早点关门。这不是故意让女儿把继女关在门外吗?”

  “原来,这个平玉瑶敢这样做,是因为她妈妈的缘故!”

  “她自己也是心毒啊,明明知道是玉安回来也不开门,难道就不知道,一个女孩子被关在门外过夜,会发生什么事吗?”

  “前几年夜里还有狼出现过。”

  “大家想想吧,玉安一个八岁多的女孩每个星期六星期天都要上山砍柴,可同样是八岁多的平玉瑶,却从来没有上过山。可见啊,这后娘就是后娘。”

  “这后娘欺负前娘女,自古都有吧,只是,这个程笑妹也欺负得太狠了吧?”

  “这玉安穿的衣服可不差呢,可见也没怎么亏待吧?”

  “十几天前还见程嫂子买了布,说是给他们姐妹俩缝衣服呢。”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