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9章认干娘

  唐爱莲听着众人的议论,心中冷笑:很好,她什么也没说,这个平玉瑶就自己把她妈的阴谋给暴露了。

  不错,她就要让继母的名声再坏一点!

  这辈子,我倒要看她,怎么夺走原本属于平玉安的一切。

  听到有人说到自己穿的衣服不差,唐爱莲马上高声说道:“阿姨买的布,只给玉瑶做了新衣服,我穿的衣服,都是外婆给我做的。外婆去世之前,请裁缝给我做了八岁到十六岁的衣服,每年都有两套。”

  前世,后母就以玉平安穿得不差为由,给自己脸上贴金,实际上,从小到大,继母都没有帮玉平安做过一套衣服。

  这一世,她就趁机说了出来,看以后继母还怎么拿这件事来给自己脸上贴金。

  听着众人的议论,平玉瑶终于意识到自己闯了祸。但她毕竟是一个八岁的孩子,顿时手足无措了,只是哭着叫喊:

  “我不是拖油瓶!”

  “我不是故意关门的”

  “我只是怕坏人进屋。”

  却是绝口不提是妈妈交待她早关门了。

  此时,队长吹着哨子过来了,朝着众人骂道:“都围在这里干什么?不出工了?”

  众人一听,连忙走去出工了。

  队长这才看向唐爱莲几人:“怎么回事?”

  刘大娘将刚才的事说了一遍。叹了一口气,说:“可怜见的,昏死在山下都没人发现,还好没有被野物叨走。唉,明明知道孩子去山上砍柴了,还让女儿早关门,这是什么事嘛。”

  队长同情的眼光看向唐爱莲:“你去砍柴是谁让你去的?”让这么小个孩子去砍柴,这也只有继母才能狠下心,有娘的孩子哪有受这份苦的啊。

  唐爱莲低头装着可怜:“阿姨说,她没空砍柴,让我去砍柴,还说以后家里柴烧的事都归我了,让我星期六下午星期天全天都上山砍柴。说要是没砍柴回来,就不许吃饭。

  星期天有一整天还好,可星期六只有半天,我每个星期六砍柴回来,到家的时候都是天黑了的。

  昨天我本来砍好柴准备回来了,看到一只受伤的鹿冲过来,我当时就想让开,但那头鹿却朝着我冲了过来,我被那头鹿带得掉下了山坡,昏迷了过去。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我摸到身边有一头死鹿,就把死鹿扛着回来了。

  谁知道,我回到了家,家里的门却关得死死的,无论我怎么喊门拍门,玉瑶都不开门,玉鑫听到我的声音,想要帮我开门,玉瑶自己不开,也不准玉鑫开门。说是她妈说了要他们在天黑前关上门,任何人来喊都不要开门。”

  队长果然脸黑了:砍柴一般都是早上去,下午回。星期六学生只上半天课,下午那半天还上山砍柴,就是大人也要天擦黑才能到家,更何况小孩子?这程笑妹也太盘剥继女了吧?

  明知道继女上山砍柴要天黑才能回来,却吩咐女儿天黑前关门,这是故意不让继女进屋吧?

  这继母果然不是好东西!

  “那今天早上又闹什么?”队长问。

  “那是因为我在刘大娘家煮鹿肉。这个天气已经蛮热了,我怕鹿肉坏了,就把它用盐腌了一下,煮熟了烘干,能放几天。可玉瑶却来了,指责刘大娘贪她的东西。”

  队长不解:“贪她的东西?”

  “是。”唐爱莲看了平玉瑶一眼:“她说,她妈说我就是个外来人,回平家是给她做丫头的,我带回来的所有东西都是属于她的,说刘大娘贪我拿回来的肉,还骂刘大娘是个坏人!”

  平玉瑶想反驳,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队长没想到,平时一见人就笑的程笑妹,居然会这样教女。看平玉瑶心虚手足无措的样子,平玉安应该没有说错。

  程笑妹这样教女,自然是从心底里把前头女当成了丫头来用。

  亏他平时还将程笑妹当成个好的。谁知道都是表面,背人的时候居然是这样!看来,要好好跟平老师说说了。

  “那你现在怎么打算?”队长又问。

  唐爱莲毫不犹豫地说:“我的户口落在镇上,本来我应该跟爸爸住在一起,但我现在还读小学呢,我想在我读完小学到读初中这一年多的时间,就跟刘大娘住。”

  队长一愣,如果平玉安跟刘大娘住,那不是打平老师的脸吗?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护不住。

  但是,想到这个小个女孩子,被后娘搓磨,又觉得可怜。

  他看向刘大娘:“刘大娘你看呢?”

  唐爱莲对于打平涛的脸没有丝毫犹豫,谁让他没有护好平玉安呢?前世平玉安的悲惨遭遇,他也是推手。甚至平玉安死了,他也没有替女儿申冤,只当她是自己投井死了。

  刘大娘自然高兴,她早就同情这个小女孩了。

  “我正愁一个人住孤单呢,能有个孩子作伴当然好。队长,正好请你作个见证,玉安这孩子要认我作干娘呢。”

  队长又是一怔,但接着心中就是一松:平老师经常不在家,前头女被后娘欺负也管不了。但如果玉安有个干娘就不同了,有事也有人帮着。

  但他却没有轻易答应:“平老师同意了吗?”

  唐爱莲眼中迸射我光芒:“他会同意的。”又说:“我今天就跟刘大娘去镇上找我爸爸,跟他说说这件事。”

  她之前留下,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剥开程笑妹这个微笑后母的假面具。经过今天这事,她的面具已经算是彻底被撕下了。

  但她的身体又出了问题,必须修炼好才能走。

  用一年多的时间,应该可以完全将身体修复,并恢复修为了。

  队长点头:“只要他同意,我可以做这个见证人。”

  玉鑫听到唐爱莲认了刘大娘做干闺女,等队长走后,他挪了过来,可怜巴巴地问:“大姐,你不要我了吗?”

  对这个平家唯一真正给了平玉安前世未温暖的孩子,唐爱莲怎么可能放弃。她拉着玉鑫的手:“咱们玉鑫那么乖,我怎么会不要玉鑫呢?你可是我爸爸的亲儿子,不比别人是外来的。来,跟大姐进屋吃肉去。”

  说罢,带着玉鑫进了刘大娘的屋子,剩下平玉瑶一个没人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