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5章又有阴谋

  平涛听了妻子说的实在不象话,便开口骂道:“你说什么屁话呢?玉安是我的亲闺女,哪来的刘家女。”

  两人的关系已经差了很多,程笑妹也不再装贤惠了,她哼了一声:“她这个月的粮食拿回来,就扛到了刘家,不是刘家女是什么?”

  唐爱莲看着她:“我弟弟拿回了一半。”

  程笑妹气愤地:“一半哪够吃?你把粮食给了别人,怎么不在别人家吃饭,又跑回来干什么?”

  唐爱莲冷笑:“你放心,我既然把这个月的粮食分成了两份,自然是一边吃一半。”

  平涛气愤地瞪了她一眼,对女儿说:“别管她,你想在哪吃就在哪吃,你的供应粮吃完了,还有爸爸的呢。”

  程笑妹听了,很是气愤,却不敢反驳,只能哼了声。她看了看唐爱莲,心里却在计划开了。

  “既然回来吃饭,就得干活,家里的柴不多了,从明天起你就去砍柴,把过年用的柴都预备好吧。”

  唐爱莲心中却是警惕起来:莫非,对方又有什么阴谋?以她现在的武力,有阴谋又怎么样?而且,她自己也打算上山打猎呢。

  她答应了:“行,明天起我去砍柴。”

  程笑妹早就在打唐爱莲的主意了。

  平涛那点粮食根本不够全家人吃,娘家那里也托人来让她带点粮食回去,她必须想办法再弄点粮食才行。

  因此,她想到了一个法子,将平玉安嫁出去!

  程笑妹是见到下村有人将女儿嫁出去换来一袋粮食才想到的。

  说是嫁,但实际上,跟卖也差不多。

  这样,不但能得到一笔大的粮食作聘礼,还能将这个前头女儿给赶出家去,少个人嚼吃,省下粮食给自己一家四口。

  只是,之前唐爱莲没有回来,无法实施,现在人回来了,她也该行动起来了。

  她知道,直接跟老平说嫁平玉安,他肯定不会同意,但如果是平玉安自己要嫁人,还做出了丑事,那就怪不得人了。

  反正这个前妻女长得又高,虽然虚岁十三岁,但看起来少农该有的特征都已经有了。告诉对方说有十六岁也看不出来。

  第二天一大早,唐爱莲拿着柴刀和绳子上了山,程笑妹便带着包袱回了娘家,若是有人注意到,就能看到,她的包里装了五斤大米。

  明明家里本就没有多少粮食了,还将粮食带回娘家,若不是打定主意能用前头女换来粮食,她也不敢这样做。

  唐爱莲自然是看到了,不过她也没有戳穿,那几斤米对她来说也不怎么样。她的手镯空间里,还有上万斤的大米呢。

  有这一万多斤粮食,足够保证她自己及家人度过这个大饥荒了。

  但这个家人,却不包括程笑妹和平玉瑶!

  唐爱莲忽然就想到,程笑妹前世便是想要将原主卖给她娘家的一个干部家,因为儿子小时候烧坏了脑子有点弱智,讨不到媳妇,便想趁着饥荒用粮食换媳妇。

  虽然儿子是弱智,但长得还不错,这个干部却并不想给儿子讨差的,因此,条件还蛮开得高。前世也是看上了平玉安长得还错,又没有后援,可以保证不会嫌弃他们家的儿子,才同意了用一百斤大米来换这个媳妇。

  只是,交易

  这一世,难道她还想将自己卖给那个弱智男人?

  唐爱莲的念力跟了上去。

  程笑妹的娘家村子离飞石村有五六公里的路程,唐爱莲现在已经是六级武者,放出来的念力已经有了六十万,定向监视的话是没有问题的。

  程笑妹先回了娘家,她的娘家嫂子接过她的包袱,见里面只有五斤大米,面带不满:“这五斤米能吃几顿啊。”

  程笑妹看了看自家的哥子,见他不出声,便说:“我这是给娘带的。”

  意思是说,你们吃的我不管,我只管娘。

  嫂子面色怔了一怔,更加难看了:“行,我不拿你的米,以后你这个娘就归你管了。”

  程笑妹看向大哥:“大哥,你也这样想的吗?你一个大男人,不养娘了,要将娘推给我这个出嫁女来养?”

  程心歌的脸色终于变了一变:“你别听你大嫂乱说。我怎么可能不养娘?”

  程笑妹这才脸色好了点:“你们先吃着,如果我这次办的事能办好,还会给你们一些。”

  程心歌自然是知道她回来要办的事:“你确定,妹夫能让你把她女儿嫁给老章家?”

  程笑妹笑了笑:“明着嫁肯定不行,但是,若是他的女儿自己想要嫁呢?”

  “自己想要嫁?”程心歌不解:“不是说,她是个聪明人,次次考第一吗?那老章家还因此愿意多给一百斤谷子,一起给到了三百斤呢。可是,她会自己愿意嫁给傻子?”

  唐爱莲听到这话,吃了一惊,前世程笑妹卖原主的时候,可是只有一百斤谷子的,这一世,居然将自己卖到了三百斤?

  程笑妹“哧”了一声:“不愿意,但若是她被傻子给那啥了呢?”

  程心歌大吃一惊:“你是想”

  程笑妹点头:“她跟村里的妹子都不怎么合得来,上山打柴经常是一个人去,只要这样这样……”

  唐爱莲的念力听到这些,心中大怒:这个女人居然想出这样歹毒的主意。若真是原主,恐怕很难避免中招。

  还有,说她跟村里的妹子合不来,是自己不想跟别人上山暴露自己会武的事好不好?

  不过,也是真的不喜欢跟小屁孩一起玩。

  程心歌听了程笑妹的计策,倒是有些迟疑:“这样好吗?要是她豁出去,那可是要坐牢的。”

  程笑妹哧笑:“豁出去,她敢吗?她不要脸了,不怕别人戳背了?

  女人真出了那种事,如果没人知道,她应该会把这事埋在心底,如果被人撞破了,除了乖乖嫁给那个男人外,她还有什么办法?”

  见程心歌还在犹豫,她又说:“放心吧,她不敢,除非她以后不打算嫁人了,否则,只要我们按照计划做了,她被章小鱼那啥了,她就只能老实按照我们的计划嫁到老章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