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 > 玄幻奇幻 > 永利国际娱乐官方网站空间之光荣军属 > 第1598章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第1598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

  程心歌想不通啊!

  明明是带着章小鱼来干那个平玉安的,之前也明明看到了平玉安,他让章小鱼自己上去,他不能让平玉安看到。因此,看着章小鱼走向平玉安之后,他就转身往下走,准备等妹子到来,再跟妹子一起去抓平玉安和章小鱼的女干!

  可是,不知怎么样,章小鱼却忽然转身朝他走过来了,一边走还一边脱衣服。

  他骂道:“你怎么下来?人都不在这里你脱什么衣服?快上去啊。”

  但是,小鱼象是根本听不到他的话,脸上带着笑容,朝着走来,等没走到他的前面,已经把衣服脱光了。

  然后,章小鱼居然抱住他,按照之前他教章小鱼做的,脱起了他程心歌的衣服。

  他大吃一惊,想要推开,可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压住了他,令他不能动惮,而章小鱼也毫不客气,就爬在他身上驰骋起来。

  于是,程笑妹拉着向嫂来时,就看到了两个大男人的这幅情景。

  程心歌又羞又愤,突然感觉身上一轻,那股压制他的力量没了,他拼命一推,终于将章小鱼从身上推下了。

  只是,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一个小小的平台,而平台之下,却是一个陡培,程心歌那么用力一推,章小鱼似乎没有提防,被他一推之下,便滚了下去。

  而这一段路恰好是被拖柴火拖得比较光的路,被推下来就沿着陡坡直滚下去,如果章小鱼身上穿了衣服,还有可能被沿途的树根挂住衣服,增加阻力,偏他身无寸缕,这一滚就直滚到坡底,才被一株树挡住。

  而章小鱼早就昏了过去。

  几人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一个个都呆住了。

  程心歌一边抓住衣服挡着自己重要部位,一边说着:“不关我事,不关我事,我只是推开他,是他自己滚下去的。”

  但几个人看他的眼神却都是认定了他。

  而向嫂更是直接:“我看到了,就是你推他下去的!”

  程心歌一时说不出话来,但心中却是反复一个念头:完了完了,要死了,章小鱼死了,自己也活不了啦。

  过了好一会,平涛才跳了起来,跑下山坡去看章小鱼。

  章小鱼已经昏了过去。

  他身上各种伤口非常明显,他朝着上面程心歌吼道:“还不快把他的衣服拿下来,愣在那里干什么?”想了想想又补充道:“他没死。只是昏过去了。”

  程心歌听到平涛说章小鱼没死,这才松了一口气:人没死就好。

  他连忙胡乱穿上衣服,拿着章小鱼的衣服跑下来。

  平涛又叫了向嫂过来替章小鱼包扎伤口。幸好程笑妹请向嫂是说要替她女儿看伤口,因此,她倒是带了伤药。

  经过向嫂简单处理之后,平涛和程心歌手忙脚乱地帮章小鱼穿上衣服,两人一个背着,一个扶着,就往山下跑。

  程笑妹和向嫂跟在后面小跑。

  差不多走到山脚的时候,遇到唐爱莲正往上而来,见到几人,奇怪地问:“你们,这是干什么?”

  平涛见到毫发无伤的唐爱莲,心口的大石这才放下了。只是,心中却又奇怪上了,他明明都在路上赌着呢,她是什么时候从山上下来,还跑到山脚下的?

  唐爱莲见他神色,自然知道他的疑问。但此时却不是说话的时候,也不是解释的地方。她只能跟平常一样跟平涛打招呼:“爸爸,你们这是,这人跌着了吗?”

  平涛点头:“是啊,他到山上玩,不小心从坡上滚下来跌伤了,正准备送卫生院呢。你现在才上山砍柴?”

  “恩,我今天来晚了点。”

  程心歌见到唐爱莲,如同见鬼。之前他明明看到她在上面砍柴,可他只是转身下山,才那么一会儿,她就不见了,更见鬼的事,章小鱼就朝他走来,一边走一边脱衣服,然后就……

  他敢肯定,这一切,一定是这个女娃在搞鬼。

  他狠狠地瞪了妹妹一眼,继女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居然就敢设计她,还连累了自己!

  唐爱莲见程心歌神色,便知道他的心思。但知道又怎么样?

  这么多人看到她才从山下来。

  我有不在场的证据,你能奈何我吗?

  是的,这事就是唐爱莲做的。

  之前,她并没有打算这样做。只想着让平涛看清楚程笑妹的真面目,好让平涛下定将程笑妹和平玉瑶赶走的决心。

  可她没想到,程笑妹不但想要设计她嫁给傻子,还打算毁掉自己,居然叫了赤脚副医生这个大嘴巴来。

  既然这样,她也就不客气了。

  她很容易就以念力控制了章小鱼,让他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等程心歌想要反抗时,她又以精神力压制他,让他无法动惮,让章小鱼将他教的对付自己的方法,用在程心歌身上。

  这也是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吧。

  不过,既然程笑妹叫了向嫂来,她自然不能再出现在山上,因此,她快速爬都另一座山,从那座山下了山,然后再迎向这些下山的人。

  程笑妹见唐爱莲居然从山下上来,责问道:“你怎么从山下走上来?”

  唐爱莲奇怪:“我又不住山上,上山砍柴,不从山下来,还能从哪里来?”

  程笑妹语塞,顿了一下才问:“你不是早就上山砍柴了吗?”

  唐爱莲切了一声:“谁看到我上山砍柴了?”

  程笑妹总不能说,我明明看到你上山,才回娘家去叫人上山去你吧。

  “你不是一大早就带着柴刀和绳子出门了吗?”

  “噢”唐爱莲:“我是带了柴刀和绳子出门,但一天时间这么长,我那么着急上山干吗?我想到干娘家的水缸没水了,回头去帮干娘家挑了几担水才上山砍柴,不行啊?”

  程笑妹心中暗骂,当然不行,你他么的这样做害死我的你知道么?

  但这话她不能说啊。

  向嫂看着唐爱莲,忽然说道:“你二娘以为你在山上被蛇咬了,还叫我上山去帮你治疗呢。”

  唐爱莲奇怪:“蛇咬了背下来治不就行了,干嘛要叫你上山?你闲得无聊啊?”

  向嫂一笑:“可不就是闲得无聊么?你快上山砍柴去吧。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

  她觉得,今天的事,一定是程笑妹看错了人。闹了个大误会。只是,她怎么觉得越想越不对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