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9章远离她

  向嫂想到遇到两个大男人那啥这种事,有点倒楣。只是,这章小鱼跟程心歌都是田心村的人,怎么跑到他们飞石村的后山来那啥呢?

  而程笑妹又怎么会知道他们在上面,还叫了自己来呢?

  不对,程笑妹叫她的时候,说得很清楚,是她的女儿被蛇咬了。

  而且,后来见到平老师,被平老师骂过之后,她忽然阴阳怪气地向平老师贺喜,是她女儿找到女婿了。还跟她说,她说的女儿就是平玉安,她被长在人身体上的蛇咬了,而且,咬的部位很私密,第一次咬还会出血。

  这话,就差直接说是平玉安在山上跟男人第一次那啥了。

  她感觉,程笑妹就是肯定了上面有人在那啥,虽然没说男方是谁,但女方就是平玉安。

  这里面,恐怕还有她不知道的事啊。

  她猛然清醒,不对,刚才平玉安的眼神不对,她看向她继母的眼神之中,带着得意,还有挑衅!

  今天的事,应该是这个程笑妹想要设计平玉安。上面两个男性,一个是程笑妹的娘家哥子,另一个很多人都认识,是镇上干部章怀玉的傻瓜儿子章小鱼。

  她应该是想设计章小鱼和平玉安那个,然后把平玉安嫁给章小鱼,却被唐爱莲给反设计了!本应该是一男一女的事,变成了两个男人的事!

  向嫂忽然就打了一个寒颤:这个程笑妹真是恶毒,勾结娘家哥子设计一个十二岁的继女;而这个继女也够厉害,才十二岁多就有本事反设计继母!

  只是,她是怎么设计两个男人那啥的呢?恐怕,这个平玉安也有帮手吧?

  妈呀,这些人都太厉害了,她以后都要远离着他们才行。

  跟向嫂有同样想法的人还有平涛和程笑妹:有人在帮平玉安。

  平涛想到了女儿跟她说过的师父,应该是她师父帮了她一把。他可不认为,唐爱莲一个不满十三岁的女孩会做这种事。

  程笑妹心中猜测,这贱丕是不是真的有了男人?

  只有程心歌在想,这个女孩子有神通,以后要么讨好,要么远离!

  唐爱莲也不管他们怎么想的,自顾拿着柴刀,带着绳子上山砍柴了。她今天的目的是猎一头大一点的野物回去,分给村里的人。

  上次唐爱莲无意中调动大范围的天地源气,将山里的猛兽都引了出来,虎、豹、熊、狼等特别凶恶想吃唐爱莲的,基本上都被唐爱莲那次解开封印给杀掉了,但野猪野牛野鹿野羊这种东西都还有很多。

  唐爱莲不可能直接去告诉村民们说,山上的大型猛兽已经没有了。否则,万一村民们在狩猎的时候有人受伤,就会归罪到她头上。

  因此,她只要打一头大型动物回去给村里人分分就足够了。

  顺带,也将今天的事冲一冲。

  她在山里轻快地跳动着,很快,就进入了深山。念力一扫,就扫到了几群野猪,野羊,野鹿,几只散落的野牛。

  咦,居然还有两只野狼,这是当年的漏网之鱼吗?

  唐爱莲直接以念力锥射出,杀掉两只野狼,收入纳物符她怕弄脏了储物手镯,还是用纳物符来收猎物,拿回去处理好之后再收进储物手镯。

  野狼是不能拿回村里的,她最后选取了一窝六头野猪,没有用念力杀猪,而是亲身上阵这也是锻炼自己的动手能力的时候。

  虽然已经是六级武者,但同时对付六头野猪还是让唐爱莲有点吃力,花了一个多小时候,又受了点小伤,才将这窝野猪全部杀掉。

  唐爱莲将六只野猪都放干了血,才收入纳物符。然后拿着柴刀和绳子就下了山,差不多走到山脚下,这才从纳物符中取出一头有两百多斤重的野猪,砍了几根树枝做了个简单的架子,将野猪放到架子上,拖着回了村。

  在村口,唐爱莲遇上了大嘴巴向嫂。

  她并没有跟平涛他们一起送章小鱼去镇上卫生院,而是直接回了家。程笑妹也想回去,却被平涛叫住,不许她回去他怕她一个人先回,又欺负自己的女儿。

  向嫂今天受了惊吓,很想找个人说一下,但想起平涛说的话:“向嫂,今天的事就是我们几个人知道,要是被别的人知道了,我就只找你问责。”

  向嫂很是委屈:“那要是他们说出去了呢?”

  “说出去他们也没脸,所以,他们不会说出去。”

  向嫂明明心里有话,却不能说出来,心中很是郁闷,在村里转悠了半天,转出了村,没想到,居然遇到从山里下来的唐爱莲。

  向嫂见唐爱莲拖着比她还大了很多的野猪,大为震惊:“玉安你”

  她忘记了之前还要打算着远离唐爱莲,眼睛亮亮地盯着野猪:这可是肉啊!

  唐爱莲笑着跟向嫂打招呼:“向婶出去啊。”

  “没”向嫂盯着野猪,她想吃肉:“玉安啊,婶子好久没吃肉了,能不能给婶子一点猪肠子啊?”

  她想的是,要肉的话唐爱莲肯定不肯,但要点肠子,她应该不会小气。当然,这是平时,现在可是正闹饥荒呢。她会给吗?

  谁知,唐爱莲很大方地答应了:“行,等我拉到村头的大樟树下处理了,就给你一点肠子吃。”

  向嫂大喜:“那我回去拿个篮子来拿。”

  她心中打着小九九,用手能拿多少点?这野猪这么大,光肠子怕不有半篮子。

  她兴冲冲地跑回去了。

  大樟树下不少村人正在蹲着聊天,或是坐在树根上做着针线活。见到唐爱莲拉着一头大野猪,一个个都惊呼着:“咦,这是一头大野猪啊。”

  “玉安,你从哪拉来的大野猪?”

  唐爱莲抹了一把不存在的汗:“山上捡的。”

  “山上能捡来野猪?”

  “真是捡的,也不知怎么回事,我正在烧向岭半山腰砍柴呢,就看它从山顶上滚下来,我吓了一跳,连忙爬到树上躲了起来,你们不知道,我爬树从来没那么爬得快过。

  那野猪滚到半山腰的时候,那里正好有一处被我一刀砍了半截做柴,还有半截朝向山坡的树根,那野猪滚下来的时候,肚子正对着那树根,被树根给戳进了肚子。

  它拼命挣扎,拼命叫,叫了好一阵,才不叫我,我在树上足足等了一个多钟头才敢下树,就发现这野猪已经死了。诺,这肚子上还有个洞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