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1章都怪你

  “我原本还想着,这一定是玉安的师父弄错了,你外家哥子不会把章小鱼带上山去害玉安的,我希望你不要出现,可惜,我的希望没有人听到。

  可惜,你辜负了我的期望,我亲眼看到你外家哥子带着小意上山了,而且,一路上还教他怎么去欺辱玉安。

  你知道我听着那个畜生教那个傻子欺辱我女儿的方法是什么心态吗?我差点就冲出去,当场杀了那个畜生!

  但我相信女儿的本事,所以,我继续等着你的到来,结果,你居然真的出现了,带着全村的大嘴巴,赤脚副医生出现了!

  一切都是我亲耳听到,亲眼看到,你现在跟我来说,你没有做过?”

  程笑妹没想到,她的计划一开始就泄露了,那个贱丕,居然早就知道她的计划,却没有戳穿她,而是任由她象个小丑一样,按照原计划跟自己的大哥一起将章小鱼带去山上,被设计丢了大丑。

  这一刻,她恨极了唐爱莲。

  其实,她一开始就恨着唐爱莲不是吗?否则,她也没有必要那样对她。

  谁让她一个小女孩,长得那么美,这说明她的妈妈肯定也非常美。

  她恨不得毁了她的容。然而并没有这样的机会。

  “明天,老实跟我去离婚!”平涛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不要”程笑妹惨叫。她原本就是个二婚,还能嫁给平老师这样的男人,原本就非常难得,人家都说,她带着拖油瓶,却比她第一次还嫁得好。

  她不要离婚,离婚了,她就什么都不没有了。

  不说别的,她的任务还完成,还把章小鱼搞得受伤了,老章家还不知道怎么对付她和大哥呢。

  “我们之间早就已经没有了感情。”平涛厌恶的眼神盯着程笑妹:“本来,若是你自己不作死,我还可以看在儿子的份上,让你留在平家。可你居然要害我的宝贝女儿,这世上,没有人会留下残害子女的毒蛇在自己的家里。所以,你不要再生别的妄想的,带着你的女儿走吧。”

  无论程笑妹怎么闹,这一次平涛都铁了心要赶她走。

  如果是平时,她还可以让她的大哥来闹一闹,但现在,大哥自顾不暇。

  原来,章小鱼受伤之后,平涛和程心歌、程笑妹送去镇上卫生院,正在镇上上班的章小鱼父亲闻讯后赶了过来。

  卫生院检查过后,告知章父发生的事,章家直接动用权力,直接在卫生院就将她的大哥程心歌也被被以流氓罪抓了起来。

  不错,就是流氓罪。程心歌悲愤欲绝,他才被耍流氓的那个。但谁都知道,章小鱼是个傻子,你说傻子对你耍流氓?谁信?

  因此,这个流氓只能是程心歌!

  就这样,程心歌被抓了起来,程笑妹自然也就失去了靠山。

  程笑妹知道,这一次平涛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她了。她触了他的底线。

  “我这不也是为了能让一家吃饱肚子吗?”她哭了。

  “真是这样,那你为什么不卖你自己的女儿?”平涛冷冷地说。

  程笑妹无话可说。

  最后,程笑妹提出:“离婚可以,玉鑫我要带走。”

  她想的是,只要带着平涛的儿子,他就得管她的死活。

  “不可能!”平涛拒绝。

  “不带走也行,你给我三百斤大米。”有了三百斤大米,她就可以度过这个饥荒。

  最后,平涛说:“我可想办法帮你找一百斤粮食。”

  程笑妹知道,平涛一个月也就三十斤粮食,加上他女儿的二十一斤,一百斤粮食是他们父女两个月的粮食了。

  她低下头:“我考虑几天。”

  第二天一大早,原本打算要在外婆家住几天的平玉瑶赶回来了,她是因为程心歌被抓了,程家人都拿她出气,说是被她妈害了,才跑回来的,

  一回来就听到爸爸妈妈要闹离婚的消息,她懵了。

  一个在初中当老师的爸爸,她怎么能放弃?

  她跪在地上,想去抱平涛的腿:“爸爸,不要跟我妈离婚。”

  平涛连忙让开了,笑话,这个女儿跟他没有血缘关系,虚岁十三了,还抱他的大腿象什么话。

  他毫不留情地说:“你去问你妈自己做了什么事吧。”

  她怎么能不知道她妈做了什么事?她妈跟她舅商量那事的时候,并没有避着她。能把那个自己讨厌的人卖掉,还能得到三百斤粮食,她当然是高兴的。

  可现在,讨厌的人没卖掉,却害得自己舅舅被抓了,爸爸还要跟妈妈闹离婚。她恨透了唐爱莲。

  她冲到唐爱莲的西厢房门口,冲着里面大骂:“平玉安,都怪你,你给我出来,你害了我舅舅不算,还要害我爸爸妈妈闹离婚,你这个贱丕子,你出来!”

  唐爱莲打开房门,冰冷的眼睛看着平玉瑶:“你错了,是你舅舅和你妈妈阴谋害我,老天看不过意,让他们的阴谋失败了。怎么,你老师没教过你,什么叫颠倒是非吗?或者,你学得太好了,把颠倒是非这种事做得拿手了?”

  “你”玉瑶说不过唐爱莲,干脆冲上去,挥掌要打唐爱莲,却被唐爱莲一伸手就抓住她的手,另一只手“啪”的一声打了她一具响亮的耳光。

  “你,你敢打我?”

  “你都要打我了,我为什么不敢打你?”唐爱莲冷声道:“难道你以为,还是以前爸爸不在家,你妈妈称王称霸的时候,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你”

  你什么你,你以为,大人要闹离婚还是结婚,是他们自己的事,你插什么手?”唐爱莲一想到她去抱爸爸的腿就有点恶心。

  平玉瑶坚持认为父母闹离婚是唐爱莲造成的:“要不是因为你,爸爸怎么会跟我妈妈闹离婚?”

  “因为我?你太高看我,也太低看我爸爸了,我爸爸又不是瞎子,会看不出来你妈妈包藏的祸心?一个要毁掉前妻女的毒蛇般的女人,他没有认清还罢了,如今认清了,换了任何男人,都不会还留在自己身边。

  还有你,你跟你妈一起回你外婆家,我不信你妈妈跟你舅舅商量设计我的事你不知道,你知道了却不制止,也不告诉爸爸,等于阵容了你妈妈犯下大错。

  所以,促使我爸爸跟你妈妈闹离婚的,不是我,而是你妈妈的恶毒心肠,还有你的纵容放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